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050章妇女之友
 赫瑞言下车,勉强站稳,脚背上的伤口越来越痛。

缓过一口气,上台阶,偏巧这时从旋转的玻璃门里跑出两个孩子,速度极快,后面的孩子擦着她的肩而过,巨大的冲力让她脚下十厘米的高跟鞋一下子失了重心。

身子晃了几下,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落在她的腰上,将她稳稳扶住。

抬头,逆光中映现一双阴霾的眼瞳。

“二少,谢谢!”

赫瑞言站稳,索性弯腰把高跟鞋脱下,勾在手上,还没直起腰,只觉得身子一悬空,人已经被打横抱了起来。

她吓得脸色一变,忙用另一只手勾住陆绎的颈脖,“陆二少,英雄救美啊!”

陆绎冷眼扫过她的前胸,没说话,但那眼神的意思,却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你是美吗,连个胸都没有!赫瑞言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看不出来,陆二少还喜欢波霸形的。”

陆绎没接她的茬,“按电梯!”

赫瑞言按下电梯,两人进去。

“把我放下来吧,这地上有毯子,我OK没问题。”

“赫瑞言,你能闭嘴吗?”

陆绎的口气很冲,与往日沉默寡言的样子,大相径庭。

赫瑞言一愣,深目看着他,“陆二少,不情愿抱,就别抱;抱了,请态度给我好一点!”

她说这话的时候昂着头,眼底的血线看得清清楚楚,理智和冷静重新在陆绎身上上线。

他重重呼了口气,“一个连自己脚伤都不顾的人,不该闭嘴吗?”

“你在关心我?”

赫瑞言足足愣了十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陆绎看着怀里的人,突然俯身凑在她的耳边,“算是!”

……算是是个什么鬼?

直到进了房间,脚站在地上,赫瑞言的高智商还是没有弄明白。

“坐下别动,我马上来!”

他说。

赫瑞言盯着他的背影看半天,刚坐下,他就折回来,手里多了一个盒子。

“这里面是什么?”

陆绎不予解释,右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赫瑞言还在脑内措辞,人已经被按坐在床上。

“我帮你清一下伤口,会有点疼,忍一忍!”

声音在房间,像带了回声,“我会尽量轻一点。”

说完,蹲下,把她的脚架在他膝盖上,小心翼翼脱下她黑色的袜子。

赫瑞言咬着唇,抬眼看向他。

橘红的灯光照在地上,床上,也落在男人的脸上,肩上,他的五官在这层光里油然立体了,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但脸上沉寂着。

赫瑞言拖长音一声叹:“有时候,妇女之友也不错,至少挺让人暖心!”

陆绎抬头看她一眼,毫不迟疑的将沾了酒精的消毒棉擦了上去。

“嘶——”赫瑞言冷汗都疼出来,“二少,故意的吧?”

陆绎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把她伤口处的血渍擦掉,又在上面撒了些白色粉沫。

“这是什么?”

“消炎的,加快你恢复伤口”说完,他把新的纱布盖上去,贴上透明膏药,一切妥当后,放下她的脚。

“谢谢啊!”

赫瑞言心存感动,然而下一秒,这男人拎起两只高跟鞋,放在面前看看,手上一使劲,鞋跟掰断了。

她怒了:“陆绎,你干什么?”

陆绎迎着她,目光里终于有了一分可以称作为情绪的神色。

“对别人的尊重,建立在对自己的尊重上,你尊重你的脚了吗?

你尊重你的身体了吗?”

赫瑞文:“……”“明天再让我看到你穿高跟鞋,不管再贵的鞋,照断不误,听见没有?”

赫瑞言活这么大,只有自己凶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被别人凶过,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陆绎沉脸半秒,那语气分明是咬了牙——“听到没有?”

嘿!这小子在跟谁说话呢,啊?

赫瑞言挣扎着站起来,刚要拿出些气势来,突然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了两下。

这一下,气势彻底蔫。

陆绎压着气息,克制住:“还没吃饭?”

赫瑞言手掐着自己掌心,挑衅似的冷笑一声,“怎么着,二少要请我吃饭?”

陆绎单手插入长裤口袋,走向大门,没多看她一眼,“进来吧!”

一个白衣白帽的厨师推着餐车进来,把菜一样样摆在桌上。

“你脚不好,就在房间吃,日料清淡,适合你,我有事先走。”

说完,陆绎和厨师一前一后离开。

赫瑞言简直目瞪口呆——这妇女之友也太称职了些吧!菜不多,盘盘精致。

赫瑞言饿得前胸贴后胸,也不客气,最后一口食物吃完,门铃响,应该是收餐盘的服务生。

赫瑞言跳过去开门,门打开,左右看看没人,地下一个纸盒。

打开来,是一双羊皮平底小靴,黑色的,三十七码,正好是她鞋子的码数。

赫瑞言眼沉沉。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体贴的男人?

走到边上房间,按门铃,陆绎开门,衬衫开到半胸口,露出健硕的胸肌。

赫瑞言挪开视线,“真要说声谢谢!”

“应该的!”

“你忙吧!”

“等下!”

陆绎转身,再出来时手里多了双没开封袜子,“穿棉袜。”

连袜子都准备好了……赫瑞言往前探身。

探身的动作,让两人间的距离缩短了些,清淡的香味袭击而来,陆绎八风不动,只眉头极淡的收拢。

“妇女之友我收回,暖男送给你,晚安!”

……翌日。

赫瑞言出现在餐厅,西装,极膝短裙,平底小靴,身高矮了几公分,凌厉也少了几分。

她在人前穿高跟鞋穿惯了,难得一双平鞋,难过的要命。

手是插一会口袋,不得劲;放在桌上,仍旧不得劲!陆绎看她这样拘束,低头喝咖啡时,浅红的唇角弯起了一道弧度。

早餐气氛异常融洽,融洽到罗雪琪都有些不敢置信,还专门盯着陆绎看了好几眼。

“瑞言,今天晚上有事吗?”

“目前没有!”

“安之爸爸妈妈结婚四十周年,邀请我们去。”

“你表弟的女朋友?”

“嗯!”

“可以!”

“太好了!”

“别那么激动,一切还得看今天谈下来的结果,再谈不下来,就得加班。”

赫瑞言泼冷水。

罗雪琪眉眼塌下来。

陆绎这时开口,“大嫂,今天我没事,陪你们一起。”

“太好了!”

陆绎把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赫律师没意见吧?”

他声音不高,态度也没问题,赫瑞言左手摩挲着自己的耳垂,目光沉静如一潭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