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073章你喜欢我?
 赫瑞言挂上电话,在客厅的茶几上找到陆绎的烟,又回到阳台,点燃。

烟雾中,隔着两层透明的玻璃,她看到男人背立在水池前,手里忙活着。

他的头半垂,腰挺得笔直,顶灯从上而下,整个笼罩在灯晕里。

赫瑞言吐出烟圈,心里有说不出的唏嘘。

就像看到一副名贵的画,被偷画的人偷回去,没节操糟蹋的那种唏嘘。

有惋惜!也有恨他识人不清。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陆绎突然回过头,目光向她看过来,皱眉。

他甩了甩手上的水,穿过客厅走到阳台,毫不客气地抽过她手里的烟。

赫瑞言脸色沉下来,直直盯着他,眼里的警告不言而喻。

陆绎不为所动,迎着她的目光,“少抽点烟,对皮肤不好,一会就能吃饭了。”

说完,掐灭烟蒂,扔进垃圾筒,又回到了厨房。

赫瑞言跟进去,倚在门口:“二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你问。”

陆绎没回头。

“为什么要做接盘侠,你明知道那女人的心,跟本不在你身上?”

赫瑞言从来犀利。

陆绎手一抖,静静地站了一会,“如果我说,我不想我妈伤心,不想陆家难堪,你信不信?”

“信,但为什么呢?”

赫瑞言摇头:“我实在匪夷所思。”

这男人无论家世,外表,能力样样出色,智商和情商也在线,怎么就能做出那种让人想都想不明白的举动来。

“等下,我把菜端出去。”

……五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陆绎开了瓶红酒,倒了两杯,他把酒杯晃了几下,等醒完酒才放到赫瑞言面前。

“我是陆家老二。”

陆绎点烟,赫瑞言凝视着袅袅烟雾中他沉静的脸,“又怎样?”

“我上面有一个极为出色的哥哥,下面有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弟弟,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大人注意到我?”

赫瑞言说:“让自己变得更出色。”

她就是这么做的。

“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就算你再努力,再拼命也追不上你哥哥的脚步,也变不成你弟弟那么讨喜,你会怎么办?”

陆绎苦笑了一下:“我选择了讨好。”

赫瑞言心里一痛。

--我选择了讨好!童年多少委屈,都隐藏在这风淡云轻的两句话里。

“你讨好谁?”

“讨好陆家的每一个人,我爷爷,我爸,我妈,特别是我妈!”

陆绎沙哑道:“我妈其实在陆家过得挺累,我爸不爱她,对我们三兄弟的教育,我爷爷不让她插手。

那个家里都姓陆,只有她姓许,是外人。”

赫瑞言皱眉。

陆家的事情,在接手这桩离婚案子时,赫瑞言通过赫瑞文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在赫瑞文的叙述中,许冰不是一个好角色,和恶婆婆差不多。

陆绎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端起红酒杯,一口干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妈出身书香门第,受过良好的教育,骨子里有种傲气,所以她的朋友不多,我岳母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朋友。

我妈有个妹妹,也就是厉宁的生母,因为遇人不淑,所以死得挺惨,我外婆是被火烧死的,她们都是很好的人,尤其是我外婆,一辈子与世无争,谁都说她是个和气人。”

陆绎扭过头,将眼中的湿意逼进去,再回过头时,脸上已然平静,但赫瑞言却没有忽视他眼底的血色。

“我外婆最后被烧成一团黑的骨架,我妈从知道后哭昏过多少次。

我们家我爸、我妈是分居的,只有周末才同床,好几次夜里起来,我走过我妈房间时,都能听到她在哭。

生活对她已然那样的难了,我做儿子的帮不到她什么,就想她能开心点,只要能让她开心,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你妈的悲剧,和你没有关系,和你爸有关系,你需要牺牲一辈子的幸福,只为讨她开心吗,这是愚孝。”

赫瑞言一针见血。

陆绎脸半侧着,垂着眼帘,灯从侧面打来,从额角到鼻梁仿佛铺着一条光带,显得格外的柔弱。

“一个人的喜欢,就只有那么多,我妈眼里放下了大哥和老三,就放不下我了。”

他听话,懂事,上进,努力,就是想有一天,妈妈的眼睛里有他,爷爷的眼睛里也有他,而不是陆家可有可无的老二。

他起早贪黑的工作,把陆氏集团打理的蒸蒸日上,从来没有一刻懈怠,但可笑的是,爷爷的眼里只有大哥,而妈妈的眼睛里,也只有老三。

陆绎自嘲一笑:“说到底,都是小时候的执念,现在想想也挺可笑的,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应该不会这样做。”

说完,他仰头喝完一杯红酒,把杯子搁在桌上,起身道:“你慢慢吃,我胃口不是很好。”

……赫瑞言失眠了,在床上像煎鸡蛋似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胃里涨得难受,应该是吃撑了。

能不撑吗?

一个人把四菜一汤都吃完了!赫瑞言敲了自己脑袋一下,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从头裹到脚的羽绒服,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

走到玄关,换了鞋,正要开门,背后有个声音响起,“这么晚了,到哪里去?”

赫瑞言像被逮了个正着的小偷,虚心的回头看看,“下去散散步。”

“是消食吧?”

赫瑞言:“……”这家伙怎么知道?

“家里有药!”

陆绎命令式的:“先吃了药再下去,我陪你下去。”

“不用,不用!”

“是不用吃药,还是不用陪你下去?”

陆绎深目看着她。

赫瑞言:“……”一定是要来大姨妈了,否则脑子不会短路到不知道怎么怼回去。

陆绎转身,从药箱里拿出消食药,“不用水,直接嚼就行。”

“噢!”

赫瑞言接过来。

“去沙发上躺着。”

“啊?”

赫瑞言眨眨眼睛,很流氓的问了一句:“陆二少,想干嘛?”

“人的脚底有两个穴位,对应的是胃,我帮你按按,很快就舒服了。”

“你连这个都会!”

“一点点。”

赫瑞言:“……”神特么的一点点!她半躺在沙发上,陆绎坐过去,与她挨得很近。

瞬间,房间的温度像是高了好几度。

陆绎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瞅着她,“为什么把饭菜都吃完?”

“我不喜欢浪费粮食。”

“赫瑞言,做人诚实点又怎么样?”

轰!赫瑞言顿时恼羞成怒,“我哪里不诚实了,陆二少?”

“究竟是不想浪费粮食,还是因为是我做的?”

赫瑞言“哦”了声:“请问,这有区别吗?”

“有!”

“什么区别?”

“后者,你喜欢我!”

赫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