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101章 一休哥
 当陆绎脱得只剩一条黑色平脚短裤时,赫瑞言不仅没有吓住,反反而笑眯眯道:“纹身很漂亮!”

“你见过?”

陆绎微惊。

“嗯,你替九爷喝醉的那次,我见过。”

他身上有两处纹身。

一处在左肩连带着左上臂,一处在小腹上。

一个出生在最古板军人家庭的人,常年穿西装,打领带,每天不是在与人恰谈生意,就是出入高级会所,怎么样都与纹身联系不到一起。

当时她心里就很惊讶,只是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好看吗?”

赫瑞言没说话,但目光出卖了她。

陆绎:“过来,给你摸了一下。”

“可以吗?”

“人都是你的。”

赫瑞言装作没听到,上前一步,渐渐呼吸变缓,“其实,我也想纹,但没敢!”

冰冷的手指触上来,陆绎身体一绷,“回头给你介绍一个国内最好的纹身师,非常有水准,我就是找的他。”

“怎么想起来的?”

赫瑞言问。

陆绎静默了一会:“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赫瑞言抬头看他,“这应该是你内心的一种表达。”

陆绎既没承认,也没否认,低头,目光在她的鼻梁和嘴唇上徘徊了一会,亲了下去。

然后是脖子,额头,耳朵……她是懂他的,就是内心的一种表达。

对古板家庭的无声抗议,对被人忽视的回击,还有对身不由己的愤怒。

赫瑞言环住他的腰,因为他裸着的原因,手指碰到的都是他有弹性的皮肤。

赫瑞言开始乱了。

呼吸乱!眼神乱!什么都乱。

陆绎先松开她,在她耳边说:“赶紧出去,否则后面会发生什么了,我不能控制。”

赫瑞言脑子轰地一声,扭头冲出去,冲到厨房了倒了杯冷水,一口的气喝完。

身体的冲动根本压不住,一定是她单身太久了,赫瑞言又倒杯冷水。

过了一会,门铃响。

她平息了几口呼吸,看了眼猫眼,打开门,赫瑞文和沈鑫齐唰唰站在门口。

沈鑫怀里还抱着一个箱。

“什么事?”

赫瑞文笑眯眯道:“二姐,你和二少没收拾干净,还有些东西落下了,专程给你们送来。”

顺便来看看这两人是睡一张床上吗?

沈鑫:“还有听说二少受伤了,我们过来慰问了下。”

顺便来看看这两人谁主动,谁被动,谁在上,谁在下。

赫瑞言显然对男人的八卦之心,有着不充份的预估,“进来吧,换鞋子!”

两人换了拖鞋进来,赫瑞文环视一圈:“咦,二少呢?”

“在洗澡!”

客卫是开着的啊!赫瑞文朝沈鑫递了个眼神。

沈鑫顿时心领神会:“他应该在楼上吧,我帮他把东西送上去。”

“放下!”

赫瑞文一声厉喝:“你们可以滚了!”

“不行啊!”

赫瑞文笑眯眯道:“我们还没慰问到二少本人呢?”

“为什么要慰问我?”

卧室门口,陆绎光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双侧腰线收得很漂亮。

赫瑞文:我靠,老流氓连纹身都有!沈鑫心中暗暗佩服:牛B了二姐,二少手伤,肯定在下面。

赫瑞文咽了下口水:“人看到,我们也就放心了,那个……二少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保重!”

沈鑫敬佩地看着自家的男人,话说得很含蓄,“……细水长流,细水长流!”

这两个货!赫瑞言嘴角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笑眯眯的走到赫瑞文身旁,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走,我送你们出去。”

赫瑞文一脸警惕,“二姐,别这么客气,我们……”赫瑞言刀子似的眼睛斜看过来,赫少爷乖乖的闭上嘴巴。

走到门口,两人同时弯腰穿鞋。

赫瑞言抬腿,冲两人屁股一人一脚,直接把人踢出大门。

“砰”的一声,门关上。

赫瑞言冲陆绎一抬眉:“把他们的鞋子扔垃圾筒去。”

陆绎嘴角一扬,“管什么鞋子,洗澡去。

我手心的纱布湿了,一会你帮我换。”

门外。

赫瑞文蹭的一下跳到沈鑫的背上,没忍住,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沈鑫埋怨,“老实说吧,你是不是为了让我背,才出的这个嗖主意?

大冷的天,光着脚怎么回去?”

……洗好澡,帮陆绎换了药,赫瑞言就拿眼睛去看他,言外之意赶紧回你的房间去。

陆绎没动,从边上拿了一个靠垫当枕头,拉过被子的一个小角,径自睡在了里侧。

他一躺下,就背对着赫瑞言,用实际行动她,踏实睡,我不干什么。

这男人,真是精得很啊!赫瑞言心里五味杂陈,在床边整整站了五分钟,才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

陆绎闭着眼睛,觉察到身上的被子多了一点点,没敢动,只轻轻道了声:“宝宝,晚安。”

这时,枕头柜上的手机嗡的震动了一下。

陆绎,赫瑞文,沈鑫的三人群里。

赫瑞文:二少,防护措施要做好!沈鑫:二少,注意要反扑。

陆绎回了一个字:滚--房间里,安静极了。

陆绎起身:“我去外面抽根烟,你先睡。”

说完,光着脚走出房间。

一根烟抽完,陆绎回到房间,从后面拥住了赫瑞言,“人家借酒壮胆,我借烟。”

“陆二少,别忘了你是个伤病号。”

陆绎抱得紧了些,没说话,去闻她的发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赫瑞言身上的香味特别的好闻,闻不够。

他伸出胳膊,放到她的颈脖下,又将她的身体轻轻的扳过来:“搂着我睡,我身上暖和。”

赫瑞言气笑了,“二少,这样能睡着吗?”

陆绎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带着一丝香烟气味的气息,“不能。”

赫瑞言抬头看他,眼角眉梢透着警告--别乱来!陆绎盯着她,深情地。

赫瑞言被他看得情不自标的抿了下嘴唇,心在飘。

像在水里,浮力不足,想沉沉不下去,想浮……浮不上来。

这感觉……前所未有。

“知道刚刚谁发来的消息?”

陆绎眼神透着认真。

“谁?”

“那两只。”

“说什么?”

“让我扑倒你。”

陆绎低头碰了下她的额头,“我觉得还没有到时候,所以,放心。

困吗,困的话,我关灯;不困,我给你讲故事。”

“等下!”

赫瑞言从床头柜上拿出手机,打开QQ音乐,找出《一休哥》的主题曲,分别给赫瑞文和沈鑫发过去。

陆绎余光扫到,“怎么发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