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106章 去特么的爱
 “你……”朱婷哑口无言。

“赫律师,请你注意你问话的方式!”

许律师严厉提出抗议。

赫瑞言邪魅一笑:“我这是在帮朱婷女士梳理逻辑。

这桩离婚案很清楚,我的当事人是个地地道道的人渣,朱女士错付感情,错付心血,应该及时止损,拿着渣男的钱和房子,重新开始她的新人生!”

说到这里,赫瑞言突然直视朱婷:“朱女士,你死活不肯离婚,是打算留着渣男,回家过年吗?”

朱婷一噎。

“离婚啊,反正渣男净身出户了。”

“早离早解脱!”

“有什么可犹豫的!”

“我不离!”

朱婷神情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他不会一无所有,他还能挣钱,他还能找女人,我拿着钱有什么用,我住大房子有什么用,我死都不会离的。”

赫瑞言看着她,笑了,“所以你想和他拼个鱼死网破,闹个两败俱伤,不死不休?”

朱婷一咬牙:“对,这是他欠我的,欠我们朱家的,他得用一辈子来偿还!”

“还一辈子?”

赫瑞言冷笑一声,拿出一份文件,交到法官手上。

“这是一份我当事人银行卡的流水,这些年,朱家在江南所购的两套房子,是我当事人付的钱,一套在朱爸爸朱妈妈名下,一套是为其小舅子买的房子。

各位注意,是全款。

对了朱婷,你弟弟现在开的奥迪车价值五十万,这钱也是我当事人掏的吧!”

朱婷:“……”“你弟弟这些年都没工作,啃老……噢,不,啃姐夫吧!”

赫瑞言转身,面向摄像头,一字一句:“而当初,朱家给我当事人的资助,各位,请听好了,一共一万元。

一万元换一辈子……朱女士,这买卖牛B大发了,巴菲特得花钱请你吃饭吧!”

许律师神情一厉,“赫律师,法庭之上请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玩笑吗?”

赫瑞言纤手一指,“你看底下的旁听的人都笑了吗?”

所有旁听的人都笑不出来,为啥,反转来得太快,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赫瑞言一个潇洒的转身,面向朱婷。

朱婷对着那双黑沉的眼睛,不知道为何,感觉到一丝寒意和惧意。

“朱婷,我当事人的工资卡在你身上吧,请回答我!”

面对赫瑞言的咄咄逼人,朱婷只能点头:“是!”

“顶级医院的顶级科室,主任级别的医生,一个月的工资应该是五万左右,这张工资卡自从结婚后,我的当事人就交给了你,这些年,你应该存下不少钱吧。”

众人心里齐唰唰浮出一个念头:这么看来,这男人也不算渣到底,至少在钱上,没亏待过。

赫瑞言弯腰,在电脑上找出一个文档,“下面是两段视频,分别发生在一年半前和几天前,各位看一下。”

“视频里的妈妈是陈加乐女士,她怀孕了,他的丈夫是斐氏集团的老总,可以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和张若扬毫无关系,但就是因为她是急诊科的护士长,所以,朱婷女士怀疑陈加乐女士和她丈夫有一腿,于是跟踪并殴打陈加乐女士。”

“第二段视频是发生在几天前,朱婷女士约我谈离婚一事,结果……大家看到了,她持刀行凶。”

“天啊,视频里她像个疯子!”

“还拿刀杀律师?”

“靠,这女人真狠啊!”

赫瑞言笑笑:“这样的视频我有很多个,都是朱婷女士谩骂我当事人的同事,朋友的视频  ,换句话说,只要我当事人身边出现母的,哪怕是只母狗,她都怀疑这只母狗意图勾引我的当事人!”

“哈哈哈哈……”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通笑声。

赫瑞言的目光像把匕首,突然迸出锐光:“请问朱女士,这个时候您的娇弱,楚楚可怜去了哪里?”

朱婷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她,答不上来!“再来!”

赫瑞言转身,走到张若扬面前,“张若扬,麻烦你能把上衣脱了吗?”

张若扬难堪的闭了下眼睛,随即飞快的将衣服脱下,最后一件衬衫脱下时,在场的所有人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前胸,后背都是伤痕,新的,旧的,一条条,触目惊心。

这时,赫瑞言点开手机,放出一段音频。

音频里,是女人歇斯底里的骂声,带着问候对方祖宗八代的生殖器,声音的主人正是朱婷。

赫瑞言拿起外套,轻轻的替张若扬披上。

“我的当事人是一个急诊科的医生,每天高强度的工作以后,还要忍受妻子的无理的打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样的生活持续十多年。

这时,我不禁想问……”赫瑞言转身,目光直视着朱婷,“朱婷女士,你把你的丈夫当什么?

你圈养的一条狗吗?”

“我……”朱婷一脸的慌乱。

“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的宠物狗比人还娇贵?”

朱婷身体抖得像个筛子:“他……他对我冷暴力,所以我才……”“我看不是他对你冷暴力,而是你对他进行家暴,语言暴力吧!”

赫瑞言话峰一转,声音一改刚刚的锋利,突然柔了下来:“朱女士,你爱这个男人吗?”

朱婷冷汗直下,迫不及待的澄清:“我爱他的,我爱他的……”“以爱之名,行折磨之事,这就是爱吗?”

赫瑞言将目光逼近,“如果这就是爱,我只想说:呸,去特么的爱!”

“卧槽,家暴啊!”

“还直播自杀,心机婊吧!”

“我要是那男的,早八百年就和她离婚了。”

“这女人太会装了!”

“亏我还这么同情她,原来……操!”

朱婷眼底的疯狂涌上来,许律师怕她做出什么举动,立刻死死的把人按住,心里却骂了声MMP!姓朱的女人,对她隐瞒了多少,我日他祖八代的,这官司要办输啊!但作为被告律师,尤其还在直播的当口,许律师不得不抛出杀手锏。

“张若扬,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在婚姻的延续内,出轨过吗?”

话落,整个法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齐唰唰的盯着张若扬,像是要把他盯出个洞来。

这个问题,太特么的关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