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120章 这一回,他真的出事了
 “听你们的意思,朱婷的背后可能还有人?”

赫瑞文看沈鑫一眼,“赵队,不是可能,是绝对!”

“……操!”

赵明初活动了下肩膀肌肉,目光盯着办公桌上的案卷。

明天这案子就要送到检察院,大半夜的这俩孙子跟他说有问题,特么前面所有的工作,都白做了?

沈鑫:“赵队,不能马虎,我们再仔细查查!”

赫瑞文:“我来帮忙。”

赵明初箭步向前,一把揪住赫瑞文,怒道:“你帮忙有个鸟用,这事……”“赵队,关乎你的女神啊!”

沈鑫怕赫瑞文挨揍,忙把人拦住。

“女神?”

赵明初心内暗骂了一声,“早就不是我的女神了,以后别再给我提女神,我以后见到赫瑞言,绕道走!”

赫瑞文:“……”沈鑫:“……”“看什么看,老子迷途知返不行啊!有自知之明不行啊!Hold不住不行啊!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查案!”

赵明初光骂还不甘心,一脚踹沈鑫屁股上,“老子有种预感,总有一天,老子头上这顶小乌纱帽,要被你们两个孙子连累!”

沈鑫疼得“嘶”的吸了口凉气。

赫瑞文忙上前用手替他揉着。

赵明初一看两人这副德性,心头那个恨啊--这一夜,市局一大队办公室的灯,整整亮到了早上七点。

……赫瑞言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一天一天好起来,但是她的心情,却一天一天的沉下去。

三天的时间已经过了,却没有任何陆绎的消息,厉宁和大龙的电话也打不通。

她已经有点坐不住了。

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的!可万一呢?

没有万一!怎么会没有万一呢,偷渡啊,每年要死多少人!赫瑞言一言不发的站在窗户边,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一分钟都像一年那么漫长。

从没有这么煎熬过!宋年夕走进来,看了看手表,“赫律师,你站得时间太长了,该上床休息了。”

“没事,我能撑得住。”

“不行,你的伤口还没拆线呢,上床,我命令你,马上我要替你检查伤口。”

赫瑞言眉目低垂的回到床上,目光又往手机上瞄了一眼。

宋年夕眼尖,“在等二少的电话?”

赫瑞言眸色因为病态而显得格外淡,“有这么明显?”

“何止明显,简直有些魂不守舍。”

赫瑞言心里叹息了一声,慢慢躺下去,这几天她夜里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大多数没有具体的画面或色彩。

是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某种负面情绪被无限放大了--她实实在在的替他揪一把心。

宋年夕解开纱布,一边消毒,一边说道:“二哥现在在配合那边调查,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不还有厉宁,大龙他们。”

他回来,连陆家的人都瞒着。

赫瑞言心里有种被人捧在手掌心的甜蜜,转瞬又想骂那男人傻到家,几番焦灼之下,她有气无力的问:“宋年夕,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最少需要一个星期!”

“能提前吗?”

“不能!”

宋年夕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二哥这会顾不上你,我得看牢你。”

能不能不提那个男人,提一次,她的心就咯噔一次。

再咯噔几次,她就该去见阎王了。

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一亮。

她飞快的拿过来,“厉宁,他有消息了吗?

你见到他的人没有?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无声沉默,几秒后,一个嘶哑到极点的声音传过来,“二姐,是我!”

赫瑞言惊到极致,担心到极致,恐惧到极致的神经,一下子绷到了最紧。

“张大龙,是不是陆绎出了什么事?”

“他的船在公海被海上巡逻队拿住。”

赫瑞言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呢?”

“上岸后直接被国安局的人带走,我和厉宁想了很多办法,连人都看不到,律师也不让见,二姐,他这一回是真的有事了!”

赫瑞言的心脏致命收缩。

她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出事。

厉宁和张大龙都不是普通的人,他们能放他回来,一定是有把握的,而现在……赫瑞言死死的握住了拳头,指甲嵌进掌心的尖锐痛意,让她瞬间冷静了下来。

“大龙,厉宁呢?”

“宁子?”

张大龙看了看一旁闷头抽烟的男人,沉声道:“他很难过,自责的要死,说是应该拦住他的。”

“陆家知道不知道这个事?”

“还没敢说,大少要是知道了,连宁子都得挨揍,这事儿太大了!”

“现在最坏的情况是什么?”

“一旦罪名成立,二哥下半辈子就在牢里度过了。”

张大龙顿了顿,又道:“本来只要操作系统举证成功,二少一点事情都没有,但现在……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赫瑞言按捺着情绪,咬着牙道:“大龙,我需要理一理思路,几分钟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等一下!”

张大龙叫住她,“二姐,二少临走前让我黑了国安局的网站和电话,我们查到了一些东西。”

“查到了什么?”

“在实验室被查封前,有人通过电话和网络同时向国安局举报了二少。”

“是谁?”

“我进行了跟踪,发现来自帝都。”

赫瑞言握成拳头的手,紧到骨节微微变色,声音却听不出丝毫异样,“还有吗?”

张大龙极深地吸了口气,“厉氏家族在东南亚扎根很深,他们从前是涉黑的,走私,偷渡这种东西对厉宁来说,不过是小儿科。

可以这么说,这一趟,我们是有把握的,哪知……”“所以,陆绎的船被人在公海拦住,也是有人举报的。”

“几乎可以笃定地这么说!宁子说,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后面操纵这一切,目的是二哥!”

一丝来自直觉的不祥从赫瑞言心底升起。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受伤是不是应该也是那人连环计中的一计?

赫瑞言想到这里,虽然半倚半躺着,但眼底还是阵阵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