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134章 倔强
 赫瑞言:“你把妇幼的工作辞了?”

修羽:“辞了!我们俩打算去西藏做医生,顺便洗涤一下心灵!”

张若扬:“没有洗涤心灵这一说,就是去那边做几年援藏医生,顺便走走看看,在帝都感觉太压抑了,也算是陪小羽散散心。”

赫瑞言:“这里的一切能放下吗?”

张若扬看着修羽:“我没问题,小羽跟着我受苦了,放弃了很多。”

“没觉得苦,也不觉得放弃很多,有你就够了!”

张若扬双目赤红:“小羽,我亏你太多太多。”

修羽眨眨眼睛,“那就对我好点,慢慢还,活到八十岁的话,你还有三十多年,能和你一道走这三十多年,算起来,我还是赚了。”

“两位……”陆绎突然插话:“是在当着我们的面相互表白吗?”

赫瑞言:“他们不是来相互表白的,是来喂狗粮的。”

张若扬咧嘴笑。

这笑,让赫瑞言心一惊,原来这个男人也会笑,而且笑起来还挺好看。

“赫律师,那件事情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哪件啊?”

赫瑞言挑眉:“如果是朱婷那一件,这个对不起我不接受,和你没关系。”

张若扬心中愧疚,“但总是因为我!”

“你救了我一命,算是还清了!”

“还不清!”

张若扬深目看着她,“永远都还不清,会在心里记一辈子。”

陆绎举起杯子:“张若扬,记她一辈子的人,是我;你把你身边的女人记一辈子就好,别和我抢饭碗。”

话落,连赫瑞言都扭头去看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啧”了一声:这话,她听着真甜!张若扬举杯,“行,话不多说,所有的情谊都在这杯酒里,赫律师,二少,我和小羽一起敬你们!”

“干杯!”

四个杯子碰到一起,是感谢,也是祝福;是对过去的告别,也是对未来的期盼。

吃完饭,张若扬结帐,被服务员告知帐单已经结过了,是陆绎借着上厕所的机会结的帐。

“这,这……怎么好意思让二少请!”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想交你这个朋友!”

陆绎下巴朝赫瑞言抬了抬:“她总在我耳边夸你好,她很少夸人的。”

张若扬眼眶泛红,不知道说什么好,仿佛再多言语上的感谢,都显得很苍白。

陆绎拍拍他的肩:“你们先走吧,我们喝完这杯茶再走。”

……四人变成两人,赫瑞言连坐姿都肆意了些。

陆绎忍不住想占点便宜,就在桌下膝盖磨着她的膝盖。

赫瑞言被磨得心痒难耐,索性脱了一只高跟鞋,把脚伸到他的裤管里,反撩过去。

两人相视一笑,静静的喝完一杯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又像什么话都说尽了!什么事都没做,却又像把什么都做尽了!走出饭店,两个年轻的姑娘拦住了去路,目光热情的盯着陆绎。

长发姑娘大着胆子问:“请问,你是陆绎先生吗?”

陆绎皱眉:“哪位?”

短发姑娘一脸花痴,“我们是你的粉丝啊,哇塞,陆绎,你长得比镜头前更帅啊,帅呆了!”

长发姑娘连连点头,“对啊,对啊,你的眼睛好大啊!”

陆绎向身旁的赫瑞言望过去,一脸疑惑:我什么时候上过视频?

赫瑞言眨了下眼睛:美国的时候!陆绎心领神会,咳嗽一声,“有事吗?”

“我们能和你拍个照吗?”

“不能!”

“那可以加个微信吗?”

“不能!”

“那你能给我们笑一个吗?”

“不能!”

陆绎的脸黑沉了下来,什么鬼,当他卖笑的,一旁的赫瑞言低低沉沉笑了起来。

陆绎瞪她一眼:这个时候,不应该女朋友帮忙赶走苍蝇蜜蜂什么的吗?

赫瑞言回瞪他:让我笑够了,再帮你赶。

陆绎长臂一伸,把女人搂进怀里,面无条情的离开。

“天,他好酷啊,我想扑倒他!”

“身材超级棒,我想睡了他!”

“从今往后,他就是我的老公了!”

“滚,他是我的,别和我抢……”两姑娘的对话传来,赫瑞言笑得根本直不起腰来,陆绎快行几步,把她往车里一塞,逃也似的离开饭店。

开出一段路。

陆绎左手搭着方向盘,右手把女人的手腕拉到腰上,车内光线很暗,他扭头看她的目光却很亮。

“宝宝,其实我还蛮抢手的,可能以后还会更抢手,你真的要认真考虑一下给我名份这件事情。”

赫瑞言的手顺着腰线往下,魅然一笑道:“二少,我就喜欢这么不明不白的,刺激!”

……回到家。

陆绎嫌弃身上沾了点那两个姑娘廉价的香水味,脱了外套就往浴室里钻。

刚站在花洒下,就听赫瑞言在外面喊:“陆绎,张大龙视频电话,接不接?”

张大龙?

他抄起浴巾随手一裹。

视频接通,大龙同学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冲着屏幕喊。

“二少,二少,成功了,第一次实验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牛B吧,我太特么的牛B了,我就是个天才,天才!”

身后,是欢呼的人群。

有抱在一起痛哭的;有往天空撒纸的;有脱了上衣庆祝的;也有躺在地上挺尸,一动不动的。

陆绎的血液仿佛凝固了,眼眶有些湿润,唇动了动,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用力的点了下头,然后关闭了视频,默默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捂住脸。

一个柔软的身体靠上来,陆绎把她抱在身上,头埋在她胸前。

赫瑞言抚着他微刺的短发,没说话,却胜似千言万语。

许久。

陆绎哽咽着开口:“宝宝,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赫瑞言想了想:“一个有坚持的人。”

“没有人相信,我能坚持下来。”

陆绎抬头,眼睛红红的,“其实,我十年前接手陆氏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这些年……一直在存钱。”

“所以,你是个天才!”

赫瑞言看他的眉眼、他的唇线,他的隐忍,他的努力,都如此让她欲罢不能。

陆绎摇头,“我不是天才,我只是比别人更倔强了一点,对你也是!”

好吧,你的倔强撬动了我的心!赫瑞言勾笑:“那么请问倔强的二少,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陆绎深吸口气,“想做两件事。”

“第一件?”

“继续倔强的缠着你!”

赫瑞言主动亲了一下他的唇,表示奖励,“第二件呢?”

陆绎摸着她的唇,手上使了点劲儿:“把温老拉下马,替咱俩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