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178章 稳住了
 遇事,最忌讳着急。

厉宁瞥了眼自个的女人,用低沉的语调漫不经心道:“这话,安之说得有道理。”

陆绎点头:“急生乱,乱生危,这不是好事!”

陆续叹气:“主要是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厉宁:“说实话,我都感觉有点毛骨悚然,我不怕敌人真刀真枪的杀过来,就怕这种阴森森在背后搞鬼的事情。”

“那么……”赫瑞言打断他们三人:“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什么,需要做些什么?”

安之:“我觉得必须找人看住她!”

厉宁冲安之勾勾唇:“半个小时之前,我已经让鬼老三去安排人手了,这事我负责!”

陆绎:“她敢回来,背后的人是温老,温老这人交给我,后面我会让他目不暇接!”

厉宁冲二哥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扭头看看陆续,“阿续,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陆续想了想道:“我要再催一催沈鑫纵火案的事情,别的就没有了!”

“各位,如果我说……”赫瑞言咳嗽了一声,“我有能力推动朱其锋的案子,让他的终审早点下来,会不会给温老一点压力?”

陆绎心中一荡,就差冲过去狠狠吻几下女人。

厉宁和陆续对视一眼,同时冲赫瑞言翘起大拇指,二嫂就是牛B!事情一件件安排下去,所有人的情绪都稳住了,连内心最慌乱的宋年夕,都觉得气儿顺了过来。

陆绎:“老三,马上你生日了,打算怎么过,想要什么礼物?”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也是陆续的生日,原本在这一天,他和宋年夕是要大婚的。

这下可好,不仅自己耽误,还连累了大哥大嫂的婚礼!一提这事儿,陆续眼神就不对了,“过什么过啊,我恨不得没这个日子!”

“要过的!”

宋年夕看着男人英俊的脸,笑道:“到时候我们请大家吃饭,我负责收礼物。”

厉宁忙道:“宋年夕说得对,不仅得过,而且得好好过,看中什么只管开口,车子,房子,自己挑,二哥你说呢?”

陆绎:“当然要过,这天还是情人节呢!”

“二少同学,你是想省一顿情人节大餐吧!”

赫瑞言乜斜着眼睛。

陆绎伸手揽住她的腰,“哪敢啊,中午我请你,晚上让老三请咱们!老三,请不请,给句话!”

陆续不忍心扫众人的兴,“请!”

……会议开完,大家各自去忙。

宋年夕陪陆续去了趟市局,沈鑫得到消息等在门口,见他们停下来,上前敲了敲车门,坐了进去。

“陆队,案子正在进行中,具体的消息我不太好透露给你,但进展非常顺利!”

陆续默然,过了会才说:“纵火犯已经锁定了吗?”

“有怀疑的对象,锁定了三个,正在一个一个排查,你放心,很快就会把人抓住,我有这个自信!”

陆续:“需要帮忙说话!”

“我不会客气的!”

沈鑫犹豫了一下,沉沉开口道:“现在队里怎么样?

我听说你要受处分?”

“处分不处分的不是什么大事!”

陆续不想多说:“行了,你忙去吧,我们走了!”

沈鑫一愣,想再多问几句,见陆续的脸色不是很好,忙闭了嘴,乖乖下车。

宋年夕把头探出车窗,冲他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随即挥挥手,关上了车窗。

车子驶进车流,她看着男人紧绷的下额,“阿续,我们去哪儿?

直接回家吗?”

“得先去一趟中队,检查一下那帮小子是不是趁我不在偷懒,就几分钟的事情,你在车里等我下!”

陆续扭头看她一眼:“然后我们去超市买菜,回家老公做饭给你吃!”

“好!”

宋年夕把手伸过去,落在他耳垂上:“吃完饭去看电影吧,我们好久没看了。”

“行啊!”

陆续一口答应,笑眯眯道:“快搜搜最近有什么好电影,我要看恐怖片,你就会吓得直往我怀里钻了。”

此刻的天色已经暗沉下来,马路上的汽车纷纷打开车灯,对面的车灯在他脸上一晃而过,宋年夕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半边唇角只是勾了勾,连一个微笑的弧度都没有扬起。

不想让她担心,所以强颜欢笑!宋年夕难过的把视线瞥向窗外。

……车子驶进消防中队,陆续解开安全带下车,隔着车窗玻璃,冲宋年夕伸出一只手,意思是等他五分钟。

宋年夕点点头,等他走远后,跳下车,慢慢打量眼前的一切。

此刻,天灰蒙蒙的,路灯还未亮,没有光源,再加上中队四周都种了高高的梧桐,枝丫挡住了光,更显得天地一片昏暗。

有两个消防战士走过去,寒风吹来他们的话。

“这一回,咱们中队可出名了,陆队不知道有多伤心!”

“我真怕陆队突然不干了,他一走,咱们这些兵,也就散了!”

“背个处分谁干啊,以后升职什么的都是问题!”

“算了,我也早点退役吧!”

这话在宋年夕的耳边炸开,她骤然变了脸色。

……逛完超市,回家。

陆续进厨房,宋年夕跟进去,帮他从后面系上围裙,靠得近了,才发现这人身上一股热气,一摸额头,滚烫的。

宋年夕拿体温计给他量体温,竟然已经烧到了四十度。

“快别做了,上床去躺着!”

陆续摸了摸额头,“好好的怎么就发烧了呢,老婆我没着凉啊!”

“那是你的身体绷到了极限!”

宋年夕拿了睡衣帮他换好,又在他额头贴了一个降温贴:“我去熬点清粥,喝了粥再吃药,这会先睡一会!”

陆续头枕着手臂,合着眼,乖乖的“嗯”了一声。

宋年夕和他同居那么久,能有感觉,他眼下人很不舒服,他不舒服的时候,就喜欢头枕着手臂,那只手还习惯性握成拳,是一种克制的隐忍姿势。

她上前,亲亲他的额头,“陆续,你太累了,人一累,免疫力就会下降,病就缠上来。

现在,我命令你,什么都不要想,睡觉!”

“有个做医生的老婆,就是好啊!”

陆续把人拉下来,用刚冒出来的胡茬蹭了蹭她的脸,低低一笑:“戳不戳人?”

宋年夕捏捏他下巴,“戳死我了!乖,我去拉窗帘!”

窗帘拉上,房间里晕暗下来,没几分钟,陆续就睡着了,宋年夕掩门离开,淘米,煮粥。

水开,粥在锅里咕噜咕噜的煮着,宋年夕心里的某个念头,也像这粥一样,一个泡泡,一个泡泡的冒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