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戴宁那幸灾乐祸的笑,路一鸣的唇角却是一勾,随后,他便将修长的手指放在了琴键上,瞬间便和戴宁开始了四手联弹。

    本来,戴宁还以为路一鸣是在逞强,过不了几个和弦,他就会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了。

    可是,十来个和弦过去后,戴宁便不这么想了。

    因为路一鸣不但能够跟上她的节奏,而且还和她配合的很默契,可以这么说对这首曲子的把握,他并不比自己差。

    此刻,戴宁不由得感叹于路一鸣在钢琴上的进步,他平时那么忙,竟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去练钢琴,真是匪夷所思。

    不过,音乐最难得的就是知音,戴宁的钢琴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平时她还真很难找到一个和自己能够配合的这么默契的人,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音乐上的知音更是如此。

    随后,戴宁便全身心的和路一鸣演奏着这一首《唐璜的记忆》。

    这首曲子激昂奋进,每一个序列虽然不长,但是却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那种激烈昂扬表达的淋漓尽致,能和戴宁一起四手联弹这首曲子的人还真是不多。

    很快,一首《唐璜的记忆》弹奏完了,随着随后一个音符的落地,琴键上的两双手同时停止了弹奏。

    这首曲子把咖啡馆里的客人们听得是如痴如醉,半晌后,咖啡馆里才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时候,戴宁的嘴角抿起了一个笑容。

    很久没有弹钢琴了,更没有弹得这么愉快,一时间,戴宁有一种不过瘾的感觉。

    随后,戴宁抬眼看了路一鸣一眼,见他仿佛也沉浸在兴奋中没有缓过来。

    所以,下一刻,戴宁在琴键上的双手一动,又弹奏了一曲。

    这首曲子比较轻柔欢快,难度也是不大,但是却是非常的抒情好听。

    见状,路一鸣也欣然开始和戴宁继续四手联弹。

    两个人坐在一张琴凳上,不时的还交换一下眼神,在众人的眼中实在是太般配了,引来无数的艳羡。

    随后,戴宁和路一鸣又一起弹奏了好几首曲子,直到他们感觉有点累了,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外面已经夜色降临,华灯早已经明亮,咖啡馆里的客人们也相继离去了。

    这时候,坐在琴凳上的路一鸣转眼望着眼前的戴宁,问:“我现在能算得上你的知音了吧?”

    听到这话,刚才还和颜悦色和路一鸣默契配合的戴宁突然感觉他这话仿佛在含沙射影。

    所以,下一刻,戴宁便将脸一扳,道:“你想多了,我和你只不过是能配合着弹奏几曲罢了。”

    说完,戴宁便伸手将琴盖合上。

    路一鸣眼疾手快,赶紧将手缩了回来,才没被琴盖夹住手。

    路一鸣的反应让戴宁忍俊不已,不过,她只是唇角勾了一下,少不地忍着笑。

    “你的水平这么高,能和你配合的也不多见吧?”

    见戴宁起身,路一鸣赶紧也起身跟随在她的身后。

    闻言,戴宁不由得一笑。

    “你这话到底是夸我,还是夸自己啊?”

    “主要是夸你,顺带夸夸我自己。”

    看到戴宁脸上的笑容很轻松,路一鸣一时心情大好。

    这时候,戴宁便绷了脸,说:“谢谢你今天配合我给咖啡馆的客人们演奏钢琴,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今天你和小王助理的消费免单。”

    听了这话,路一鸣却是眉头一挑。

    道:“那太感谢你了,是否明天还可以和你继续演奏?”

    本来,戴宁是想用这种方法和路一鸣拉开距离,可是没想到他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反而给他个梯子,他就往上爬了。

    闻言,戴宁便道:“现在店里很忙,我每天的蛋糕都做不完,我是没有时间演奏的,如果你自己单独演奏的话,我不反对。”

    听了这话,路一鸣却是双手一摊道:“那就算了,我对单独表演没有兴趣。”

    这时候,小吴忽然喊了一句。

    “哎呀,谁把麻辣烫放在这里了?”

    小严闻言,赶紧跑过去,看了看吧台上放着的麻辣烫,笑道:“还有谁啊,肯定是大刘呗!”

    “这个大刘,怎么今天也没有说一声,放这里就走了?”

    小吴好奇的道。

    小严则是道:“肯定刚才老板在弹琴,咱们也没有注意到吧。”

    “老板,赶快来吃麻辣烫吧!”

    小吴冲着老板傻笑。

    闻言,戴宁便走了过去,看到吧台上的麻辣烫,不由得皱了眉头。

    这个大刘,怎么又送麻辣烫来了?

    而路一鸣这时候却是伸手摸了摸鼻子,道:“这种味道真是拉低了你的店。”

    听了这话,戴宁瞥了路一鸣一眼。

    随后,路一鸣便道:“小王接小熊要回来了,我去看看。”

    说完,路一鸣便穿上大衣,转身离开。

    路一鸣离开后,小吴不由得上前道:“老板,现在戏码好看了,两男追一女!”

    “胡说八道!”

    戴宁不由得瞪眼道。

    “我说的是事实嘛,这两个选谁,你可要好好考虑一下,大刘嘛,倒是憨直可爱,可是长得不帅,又没有身家,和你不般配,小熊爸爸倒是很让人心动,还弹得一手好钢琴,真是人间极品,错过可是别无分店呦!”

    小吴笑嘻嘻的道。

    “瞧你那点出息,非要选一个吗?

    我和小熊两个人过也挺好的。”

    戴宁白了小吴一眼。

    “要不说呢,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干嘛两个都围着你转呢,也给我们分一个嘛,是不是小严?”

    小吴托着腮笑道。

    “我可不要,还是分给你吧!”

    这时候,小严赶紧摆手。

    听到这话,戴宁被气笑了。

    “老板,再不吃麻辣烫可就凉了。”

    小吴随后便提醒道。

    戴宁则是拿着抹去一边擦桌子一边道:“你们吃吧,我不饿。”

    “小严?”

    小吴又问小严。

    “这些日子麻辣烫都吃够了,我也不要吃。”

    小严上前去帮戴宁的忙。

    见状,小吴便低头望着面前的麻辣烫道:“这么好的东西,没人吃,那就便宜我了。”

    说完,小吴便低首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