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元始玉箓 > 第七十九章 扑朔迷离
    “你这次的事情,让我有些为难!”层层叠叠的神音互相叠加,遮住来人原本的声线,然后是短暂的沉默,城隍继续道:“不过……谁让我欠你们太乙观呢?现在,打开灵境吧,我先进去看看。”

    城隍话音落下,元清微紧绷的神经就是放松不少。

    作为扎根于此五百年的宗门,太乙观同湶州城隍的关系自然不差,六十年前双方利益联系十分紧密。在元清微没有突破前,城隍庙暗中对太乙观也是提供了不少的庇佑。

    现在,城隍亲自降临,显然也是准备帮他一把。

    当然,人情这种东西,有来有往才是正常,这次城隍帮了元清微一把。元清微要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必然受到城隍的轻视,同时太乙观和城隍庙的关系必然疏远。因此,元清微在打开灵境的同时,对城隍表明出自己想要放弃湶州宗门镇守的身份,询问对方有没有兴趣。

    “哦?”城隍显然也是听出了元清微的话外之音,闻言饶有兴趣道:“你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元清微平淡道:“我这次也算是看清楚了,我等修行之人,依靠的总归是自身,一切来自于外部的人情和势力,不过是过往云烟。要是我现在是法师境,湶州镇守的位置是谁的,重要吗?若我还是学徒境,我是不是受害人,重要吗?”

    “在这点上,你倒是看的比你师父更清楚。”

    “话不能这么说!”元清微适时的表现出一些不悦:“师父当年面对的问题和我不一样,失去了镇守的位置,在当时的环境下,太乙观恐怕会立刻被人骨头带肉的吃个干净。”

    城隍笑了笑,对此不作回应,而是随手从灵境之中采集元清微特地保留下来的自身气息、云江君气息、九霄金绶气息,以及一丝丝清微宫气息。

    其中元清微的气息、云江君的气息还好,九霄金绶的气息浮现时,城隍面色微变:“这就是夺取两尊神位的气息?”

    “是的!”元清微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指着将散未散的清微宫气息,道:“当时,先是这股力量落下,隔绝我的感应,然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尊神位已经被夺去了。”

    望着清微宫残留的一点气息,城隍刚开始并没有怎么在意,伸手一点,一道神光落下,准备减去摄取那一缕气息,却惊讶的发现,这一缕气息似有还无,能够看到,却无法触及。

    “咦?”城隍凝神虚抓,重重宝光从祂身上散发而出,一枚枚篆文跳跃,纠缠成一只大手对着那一缕气息抓取。

    “轰!”的一声轻响,城隍以神力演化的大手直接落在太乙灵境上,震的整个太乙灵境轻微晃动。沉默片刻,丝丝缕缕的玄妙气机从封锁阴世上空的法禁之中落下,融入城隍体内。

    这些玄妙的气息无形无色,无光无象,无音无影,幽幽冥冥,其精甚真,湛湛空成。城隍将其吸纳后,身后重重宝光浮现,顿时显化出一尊虚幻的神祇法相,其貌面部丰腴,额饰金色额黄,宝相庄严,伴垂花耳坠,与娥眉、红唇相得益彰,穿明黄色交领大衫,外着披肩,胸背有补子,双手捧着一个圆盘,其中生死轮回,万象森罗,流转不定。

    神祇法相目光落下,望着那一缕气息,流转过一丝丝诧异之色,而后双手之中圆盘转动,道道流光飞出,直接将那一缕气息所在的空间,从灵境之中切割出来。

    元清微面色微变,想要动手镇压太乙灵境的动荡,却惊讶的发现,对方的举动不仅没有伤到灵境,反而是借助这一块空间的缺失,重新帮忙将灵境整合了一番。比起原先,内部法禁和结构上变得更加完善,吞吐元气和镇压阴世之能也是有所增加。

    “清微,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神像在将空间切割下来后,就是溃散成道道祥云瑞气环绕在城隍身边。祂长袖一甩,将切割出的空间,裹着那一缕气息收入袖中后,嘱咐元清微一句,在此同时,祂顶上依旧有源源不断,丝丝缕缕的玄妙气息落下。

    元清微点了点头,随即立刻感受到一股契约之力落下,这股力量至尊至贵,九霄金绶和其比起来,宛如皓日和烛火一般,差距极大。

    这显然不是城隍本身的力量,而是源自于九洲结界的法禁,这股力量封禁了元清微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可能。

    “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城隍对于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一点点的愧疚,开口解释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我现在帮你把东西拿走,反而是为你好。起码让你从这件事情里脱离出来,要是继续陷进去,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环绕在祂身边的祥光瑞气,金莲宝炬就是大放光辉,垂落璎珞光辉,融入太乙灵境之中,进一步修补灵境受到的损伤。同一时间,城隍也是调动自身的权利,操控湶州境内流转在九洲结界上的多余无主信仰,化作丝丝缕缕的白气,汇聚在莲池之中。

    为即将干枯的莲池底部,增添了一小滩灵液后,转身离去。

    望着离去的城隍,本就是希望借助清微宫气息转移调查人员注意力的元清微,心中的惊讶却一点也不少。

    ‘祂认得清微宫的气息?不对,看祂开始的表现不像是认识,更像是有人告说过他清微宫气息的特性。所以才会在试探后,做出判断……’元清微暗暗思索,又是否定了这个猜测:‘并且听祂刚才话语中的意思,上面的人也知道,那么是朝廷见过类似的气息?还是世界上有人得到过清微宫的传承?’

    ‘除此之外,那神像倒地是城隍演化而成,还是借助九洲结界降临而下?’

    隐约摸到了一些什么的元清微摇了摇头,暗暗决定过两天就是操控清微宫,将这一缕气息收回来,防止真的被人探查出什么东西,将好不容易跳出来的自己,重新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