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26章 藏宝
    “异宝?”

    叶真嘴角露出一丝嗤笑,脚尖幻成一片幻影,闪电般的连续踢出,立时将这冒牌货卸了关节、封了丹田,扔到了一边。

    其实,叶真留他一命,也不是因为什么异宝不异宝的,最主要的是叶真想知道这混蛋冒充他的名头干了多少坏事!

    “诸位,在下齐云宗叶真,因鲜少在江湖行走,倒让这等贼人冒充我的名义行骗,对不住了,叶某在这里给各位赔礼了!”

    “今天诸位朋友恰好在这里,还请诸位朋友替叶真给江湖同道传句话,相比于武安侯这公侯之位,叶某最本份的身份,还是武者,还是一名齐云宗弟子!

    叶某行走江湖,靠的是手中剑,什么公侯之位,全是浮云!若有顶着公侯之名行走的叶某,那铁定是冒牌货,请各位共杀之!”

    “请诸位尽情吃喝,今天这顿,叶某请了!”

    叶真一连串的话说完,在场的武者才fǎn yīng 过来,纷纷叫起了好。

    “好,武安侯好样的!”

    “这才是我们武人中的英雄!”

    “好!”

    又应酬了几句,叶真的目光就看向了大野关的统帅明国公周震。

    “周大帅,能否借你宝地一用?”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请!”

    “请!”

    将那目光中满是惊恐的冒牌货小鸡般的提溜在了手里,在大野关众多将领的簇拥下。向着军营行去。

    至于这冒牌货带来的十几名护卫,早被这些军将的亲兵控制起来。

    “大帅,还请你着人单独审问这冒牌货的那些个护卫,看看那些个护卫跟着这冒牌货去过哪里,干过些什么事?”

    到了军营,叶真也不跟明国公周震客气,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微微沉吟之后,明国公周震就冲叶真竖起了大拇指,“高,武安侯果然名不虚传!这样一来。这冒牌货干过的坏事。就休想隐瞒!”

    很快的,明国公周震也给叶真单独安排了一个军帐,审问zhè gè 冒牌货!

    “你做过什么事,你是自己说出来呢。还是让我用大刑逼供呢?”

    叶真方才的做派。都是当着这冒牌货的面安排的。本来这冒牌货还起着怎么应对。这全叶真这么一说,就彻底的怂了。

    “我说,我自己说!我干过什么事。我全招!”那冒牌货说道。

    “说吧,都顶着我的名头,干过什么坏事?先别急着张嘴,都想清楚喽,要是跟你的护卫一比对,落下一件,我就取你身上的一个部件!”

    “不敢,小的绝对不敢隐瞒了!”

    “小的王兴业,在黑水国见过武安侯一面,当时有朋友笑称小的跟武安侯有几分相像,后来,就动了冒充的心思!”

    “不过离王城太近的地方,jiù shì 借小的十个胆,也不敢去冒充,就来到了这边陲之地!这大野关,只是第二站!”

    “第二站?”叶真露出怀疑的神情?

    “是的,谁知道小的运气太背,这第二站就碰到了真人!”王兴业一脸的苦笑,“第一站是在离此一千五百里的原州州城,见了原州总督一面,收了一些小礼,几万两黄金,下品灵晶一百块,全在储物戒指中!”

    “就这些了,还请武安侯大人有大大量,饶过小的这一遭!”王兴业挣扎着给叶真磕起头来。

    “就这些?”

    “真的就这些了!小的若有半句虚言,就叫天打雷劈!”

    “哼,还敢耍滑头!那你说,你要借我的名头进入军营查看那军用地形灵图要干什么?”

    “说,是不是剑元帝国派来的奸细?”

    叶真一声厉喝,骇得那王兴业惊恐不已。

    这时候,一名将军敲门而进,送来了王兴业的随从们的口供。

    叶真翻看了一遍,事情确实如王兴业所言,这大野关是第二站,再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但是,叶真的眉头,却是紧皱起来。

    “混蛋,竟敢败坏我的名声!”

    供词上的一个细节,让叶真勃然大怒,猛地起身,长剑再次出鞘,直欲劈了王兴业。

    这王兴业也是个明白人,立时知道叶真为何而怒,忙挣扎着磕起了头。

    “侯爷饶命,那侍寝的侍女,是原州总督安排的,小的只是顺手顺手”

    “说,你混入军营欲看军用地形灵图,到底有何岂图?再不老实,老子就叫那些军汉来伺候你!”

    “明国公。请你”

    “别,别,别,小的招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叶真手里多了一卷看上去非常古旧且有些残破的地图,地图上是有些隐约的山川河流,某处大山之中,标着一个红点。

    用王兴业的话来说,这是一副藏宝图,他所说的异宝,也是指这副藏宝图。

    而他冒充叶真的最根本原因,也是这一副藏宝图!

    这副藏宝图是王兴业几年前探索一处遗府所得。

    自从得到这副藏宝图之后,王兴业就一直在为寻找宝图上的宝藏而努力。

    但是一寻几年,也找到过几处疑似迹像,但都不是正确的地点,这让王兴业非常的沮丧。

    后来偶尔打听到军中有非常准确的军用地形灵图,王兴业就一直在想bàn fǎ 。

    可是军用地形灵图,连领军大将都只能看到一部分地图,更别论他这么个小人物了。后来,王兴业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自己跟武安侯叶真很像,想到了冒充一策。

    原州总督那里。只不过是王兴业想试试自己的冒充能否过关。

    在原州总督那里成功之后,王兴业就直奔大野关,因为王兴业打听,大野关边军营,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完整的军用地形灵图的地方。

    然后,就被叶真发现了!

    不得不说,这王兴业的寻找方向是正确的。

    叶真拿出自己手里的军用地形灵图一比对,立马发现了两三处相像的地方,不过,要想què dìng 下来。得细细的比对。

    “武安侯爷。我真的只是为了寻宝,再无其它任何用心啊!还请武安侯爷饶过我这一遭,我再也不敢了!”

    王兴业没命的求起了饶。

    如何处置,叶真却有些犯难了。

    “若是武安侯觉得不好处置。就交由老夫来收拾他们吧。这一身的武艺。留在军前做役,是再好不过了!”

    “也好!”

    叶真应声的刹那,王兴业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

    却是叶真用剑在王兴业的脸上划出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立时血流披面。

    “自己撕点盐,明白我这么做的意思吧?”叶真冷声道。

    “明白,小的明白!这是武安侯爷破了小的的相,让小的以后无法冒充侯爷”

    “明白就好!”

    处理完了这件事,叶真就欲告辞,不过却被大野关的统帅明国公周震给留下了。

    “武安侯,今天的事,老夫实在是羞愧!”

    “大帅与我鲜有jiàn iàn ,被骗也是人之常情!”叶真说道。

    “不是,老夫是说今天于将军托这冒牌货办事的事情!”

    明国公周震一脸的羞愧,原本军中送礼办事,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这礼却送到了冒牌货手中,还是被叶真zhè gè 正主当场戳穿的,那这人,可就丢大了。

    至于那位于将军送给冒牌货的礼物,已经被叶真返还了。

    “大帅,我叶真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之人,这些,都很清楚,也很理解,换我叶真在zhè gè èi zhì ,也会想bàn fǎ 调动,人余年不见父母子母,谁不想!”

    这番话,叶真说得极为恳切,听得周明也是jī dòng 不已。

    “武安侯高义!”

    “既然武安侯如此高义,有些话,老夫jiù shì 厚着脸皮,也要讲一讲!”

    “大帅请讲!”

    “武安侯,不是老夫替这些边关将领叫苦啊!说实话,这大野关除了战时厮杀之外,也算繁华,黑水王城能有的,这里也有,但是架不住时间长啊!”

    “尤其是我们整天将nǎo dài 提在裤腰带上厮杀,尤为想念亲人。亲人家眷们倒是想来,可是路途太遥远了。

    好些人,一呆jiù shì 十几年,别说是儿子认不得父母,哎,老夫说句丢人的话,大野关的将领,绿帽子都不知道带了多少顶了。

    你不知道,军中有些人,甚至将我们大野关称之为绿帽关!”

    闻言,叶真的面色一肃。

    “老夫如今厚着脸皮,只是想求武安侯在太子那里美言几句,别说调离,至少来个将领轮换,不求一年一换,两年三年也成啊!”

    说话间,明国公周震竟然给将一颗储物戒指递给了叶真。

    “这是将领们的一点心意,还请武安侯笑纳!”

    叶真猛地站了起来。

    “大帅,你这是何意?难道我叶真jiù shì 那种黑心无德之人吗?这件事,别说你不提,我也是要说的!”

    “将士们驻守边关如此辛苦,岂能叫他们流血流汗再流泪?”

    “大帅,我这就修符讯一枚,传讯于太子殿下,相信太子殿下会尽速办理的!”

    说话间,叶真当着明国公的面写了一封讯,没多久,一道符讯冲天而起,直飞黑水王城的方向。

    “多谢武安侯,老夫代大野关上千将领谢过武安侯!只是这点心意,还请”明国公周震竟然又将那个储物戒指递了上来。

    “大帅,在你眼里,我叶真就如此不堪吗,我叶真,也是有热血的”

    “是老夫错了,是老夫错了!”周震连连赔礼!

    当天,叶真谢绝了明国公周震要宴请的好意,连夜离开了大野关,以防露面过多,走露消息。

    路上,叶真研究起了这张藏宝图!未完待续……)

    ps:  ps:媳妇带闺女在游乐场,这是老猪在车里用笔记本码的,非常热。不过值了,闺女乐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