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587章 叶真的反击
    “焦烯这混蛋,为了置我于死地,竟然不惜出卖神教利益!还两家,于寒晶这毒妇,是要置我于必死之地啊!”

    看完青色玉符内的东西,叶真就将一口钢牙咬得咯咯作响。√∟小說,幸亏他干掉了刘宏,拦下了这道玉符,要不然,叶真这个月内,就跟落入毒窝没什么两样!

    青色玉符内记载的东西不多,一份月华堂的详细地图,包括如何进入月华堂的路线,都划出了五条。

    最要命的是,却不是这些,而是一份极其详细的防务图!日月神教内月华堂内外、包括进入月华堂那几条线路的防务图。

    哪里有明桩,哪里有暗桩,换岗时间,包括空中守卫的巡查范围,都标识了出来,甚至连守卫盲区,都在防务图上标识了出来。

    所有的这些,都直指月华堂!

    若是有人得到这份玉简,那么只要修为不是太差,就可以如入无人境的闯进月华堂,甚至来上三五个人,也可以轻松闯入!

    叶真现在终于明白焦烯所言的要提一点干系是什么了,就是将日月神教本月的防务图部分外泄。

    日月神教总坛内本月的防务全是由三统领焦烯安排的,那么刘宏能够得到如此精密准确的防务图,就可以理解了。

    很快的,叶真又查看了另一块青色玉符,查看完毕之后,脸色立时变得铁青。

    一模一样,又是一份一模一样的防务图。

    现在,叶真可以确定另一块青色玉符是要送给谁了,百分之百是叶真的敌人万星楼楼主阎琮。

    只要阎琮或者段英年得到这两块玉符,那么他们要对付叶真,简直就如同探囊取物。若是派个高手,甚至能够让叶真死得无声无息,不明不白!

    “幸亏啊........”

    一念及此,叶真的脊背立时被冷汗所湿透。

    不过,叶真拉到刘宏与这防务图并不代表这件事可以就此结束,以焦烯日月神卫统领的身份。随时可以神录出好几份防务图,再派人送出去。

    到时候,除非叶真离开日月神教,否则,日月神教内,怕是对叶真而言没有任何安全的地方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被动了,我必须有所反击!”

    咻!

    刀罡破空的声音,陡地从叶真身后响起。正沉思着的叶真神情一惊,就地顺势一滚,躲过了背后袭来的刀罡。

    砰!

    刀罡狠狠的轰击在地面上,溅起泥土无数!

    一名满脸凶戾,手提长刀的中年武者,看着躲过攻击的叶真,眼神中露出一丝愕然,但马上。就又凶光四射!

    “小子,交出你的储物戒指。大爷我今天就饶你不死!”

    闻言,叶真先是一楞,随即就笑了。

    感情由于他走的比较偏僻,遇上打劫的了啊,方才是偷袭现在变明抢了!

    “笑什么笑!再不交出来,大爷我马上就将你跺成肉泥!”中年武者厉声叫骂。

    “我要是你。马上就有多远跑多远!”叶真突地晒笑起来。

    中年武者有些不安的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就凭你一个魂海境三重的武者?大爷我魂海境四重的修为,分分跺了你,交不交?”

    叶真缓缓了摇了摇头!

    “操,找死!”

    一声怒喝。霹雳般的刀罡再次扬起,正欲劈下的时候,刚刚扬起的霹雳般的刀罡就此散去,一个血洞,就出现在了他的额头!

    一个沦落到在街头抢劫的魂海境武者,修为可想而知。既然他感为抢劫而杀人,那叶真,也只好要了他的命了。

    干掉这名抢劫的武者,叶真却是步履轻松的向着日月神教的方向行去。

    就在方才,叶真已经想出了反击的法子。这个法子只要实施成功,虽然谈不上一劳永逸,但是短时间内,于寒晶与焦烯,是别再想威胁到叶真了。

    尤其是这个将防务图与月华堂地图泄露给叶真敌人的方式,基本上就不管用了。

    应该说,叶真还是受了这抢劫武者的一点启发。

    既然暗的不行,那么叶真就来明的!

    正好,叶真此前顺手带来的日月神卫第三卫甲队队长刘宏的尸体,就派上了用场。

    当然,在派上用场之前,叶真得将刘宏的尸体给稍稍的炮制一下,至少得将尸体的致命伤势给掩盖一下。

    毕竟,那个指洞太显眼了,还有周身的天雷轰击的痕迹,也得稍稍收拾一下,叶真可不想刘宏之死爆出来之后,有怀疑到他身上的任何可能。

    半晌之后,叶真算是收拾得差不多了,给刘宏换了一身衣服,至于印堂点出的指洞,叶真处理的非常简单。

    一剑削飞大半个脑袋就是,当然,还得让人一眼认出眼前这人就是刘宏。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叶真靠着焦烯录在玉符之中的防务图,穿上百变千影衣,非常的轻松的就避过了守卫,潜入了日月神教总坛一个稍显偏僻的小道,在做好了一切之后,叶真又重新潜出,然后光明正大的回转到了日月神教月华堂,路上还受了几波巡查。

    不过,叶真忙碌了半夜,事情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回转到月华堂的灵院之后,百草的尸体还在那里,这让叶真又愤怒了几分。

    下一刹那,三道玉符从叶真的院内飞出。

    没多久,身上还透着几分酒意的封轻月率先赶到。

    “有刺客杀了你的侍女,你没事吧?”

    “没事,我出来时,刺客就已经跑了!”

    “什么人,竟然会冲一个跟凡人差不多的侍女下毒手,这也太狠毒了吧?”看着百草的尸体,封轻月有些愤怒。

    “不过,灵院的侍女死了,日月神卫那里要知会一声的。还有内事堂那里也要知会一声......算了,等天亮之后,我帮你发道符讯!对了,有没有追到敌人?”

    这也正是叶真的目的,院子里不明不白的死了人,总得有个交待!

    “没有!”

    此事事关叶真生死。叶真还是毫不犹豫的撒了谎。

    “你院子里死了人,要不要到我院子住一晚?”封轻月关心道。

    “不用,这点胆量还是有的!”

    “那好,你这几天一定要小心,以防刺客再来!”叮嘱了几句,封轻月就欲离开。

    “轻月,麻烦你明天去内事堂的时候,将这一千块下品灵晶托付给百草的家人,算是一点安慰吧!”叶真说道。

    封轻月怔了一下。轻轻点头,“也好,我会亲自交待的!”

    “那我就放心了!”

    对于普通人,一千块下品灵晶,已经算是一笔天量的财富了,再多,就不是帮人,而是害人了!

    一刻钟之后。收到叶真符讯的田贵章也来了,不过却是一脸的古怪!

    “叶真。发生了什么大事?你要我尽快赶来,却要我在一刻钟之后才动身,卖的什么关子?嗯,你的侍女?”

    “又来了个刺客而已!不过,我叫你一刻钟之后过来,却是想给你找点事!”叶真说道。

    田贵章的眉头皱了起来。“找点事?”这话怎么听着有些儿戏!眼前死了一个侍女,可一个侍女之死,在日月神教内,压根不算什么,抚恤。真有麻烦,也就是扯几句皮的事情。

    “假如眼前有一个将日月神卫三统领焦烯一脚踢下去的机会,你敢不敢做?”叶真突然间盯着田贵章的眼睛说道。

    “焦烯?”田贵章一惊。

    “想要将他踢下去,很难!”

    “你不用管难度,只说敢不敢?”叶真问道。

    “只要有机会,老夫保准会狠狠的踢一脚,焦烯这货,这些年可没少给老夫下绊子,可是这家伙到这里,田贵章疑惑重重的看向了叶真,“怎么,你有办法?”

    叶真并没有回答田贵章的问题,反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天空!

    额地,一个骷髅头一般的血色符光,陡地在日月神教上空炸开,在这夜空中,分外刺目!

    “嘶,刑堂血骷髅符?”

    田贵章陡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教内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竟然让刑堂执事动用了血骷髅警讯符!”

    血骷髅警讯符,乃是日月神教最高级的警讯符,只有在有灭教的危险发生时,才会动用,所以田贵章才会如此意外。

    叶真也有些意外。

    叶真没想到,刑堂竟然会直接动用最高级的血骷髅警讯符,这下,想瞒也瞒不住了!看来,防务图泄露这件事,比叶真想像中还要严重的多。

    刑堂那边,自然是叶真通知的!

    日月神教武者入教之后,每人都会发给一个刑堂的单向符引,若是有人严重违反教规,可以直接向刑堂发符讯举报,若是事态严重,刑堂执事就会当场出动。

    “叶真,我必须得走了!

    血骷髅警讯符,非有灭教之危不发,我这个副教主,必须得第一时间赶过去!对付焦烯的事,以后再说。”说话间,脸色变得凝重异常的田贵章就冲天而起,冲向了血骷髅警讯符的方向。

    看着离去的田贵章,叶真的嘴角,却升起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

    原本,他还想着让田贵章推这件事一把,没想到,防务图泄露之事,在刑堂眼中,竟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下一刹那,上百道光华从日月神教的各个方向冲天而起,流星一般的聚向了血骷髅警讯符的方位,速度快到了极点!

    叶真知道,那些聚过去的光华,每一道光华就代表着一名日月神教的高层。

    这下,事情搞大发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送上,传晚了!

    晚上头痛得厉害,三个多小时才码出了一章!

    对了,今天开始双倍月票了,投一张算两张,可否砸猪三一张月票?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