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595章 公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没有舌头!

    眼前这两名魂海境守卫看向叶真的时候,叶真愕然发现,这两名守卫都没有舌头!

    不过,仅仅因为这惊讶了一下,叶真的声音,就全然被东跨院内传出的凄厉叫声给惊住了。

    那叫声,凄惨到了极点,更要命的是,那凄惨的叫声正越来越弱,仿佛生命力在不停的流逝一般。

    脸一沉,叶真就向着东跨院内闯去!

    正常情况下,叶真是不会鲁莽的,毕竟,只是听到了惨叫声而已,但是,现在鲁莽的可不是叶真,而是‘焦烯’!

    见叶真硬闯,那两名魂海境的守卫脸色一变,就堵在了门口,其中一人,掌心中已经出现了一枚玉符。

    如果叶真猜得没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枚警讯符。

    主要是叶真身上此时散发的气势太过骇人,让他们不得不戒备。

    也就在此时,叶真的脸上突地露出一丝真挚的笑容,冲着两人身后笑了起来,“朱管家!”

    不由自主的,两名魂海境守卫就向后看去,转头的刹那,两人就露出惊骇欲绝的神情,他们也是魂海境的武者,神念中并没有感应到朱管家的气息,已经知道是上当!

    尤其是其中一人,手指一紧,就欲捏爆手中的警讯符。

    砰!

    也就在此时,人影一闪,两记重手分别狠狠的轰击在这两位魂海境守卫的后脑勺之上,那轰响声,就像是被大铁锤敲击了一般。

    眼神一直,两名魂海境的守卫就软软的跌倒在地,叶真就闪身进了东跨院,听声辩位之下,就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却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大屋。

    吱哑!

    叶真走近的时候,门突然看了,内事堂堂主朱令府上的管家朱福从里边走了出来,正欲掩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叶真,不,应该是看到了焦烯,神情立马就不好了!

    几乎是门开的刹那,那种难以形容像是伸呤又像是在惨叫的叫声,立时大了三四倍,却是这间没有窗户的大屋隔音效果极好。

    “焦爷,你怎么跟来了?”

    “我们大公子没空见你,你还是请吧,这擅闯内事堂.......”

    下一刹那,管家朱福的眼神就从惊愕变成了愤怒,因为叶真,不,因为焦烯冲他出手了!

    两人只有三四米近,叶真发动的又极其突然,而助运用了地磁灵力,叶真这一击,简直是闪电般的一击。不等管家朱福有所反应,脑后遭到重击,眼前金星乱冒,就像是先前的守卫一般,就此倒了下去。

    “谁?”

    大屋内的人许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轻喝了一声,喝声中,叶真迈步走近了大屋。

    大屋内极其明亮,屋顶上,挂满了硕大的夜明珠,简直亮如白昼,令叶真震惊的,是大屋内的情形。

    一个赤身裸体披头散发的男人,正抱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下身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在那里不停的耸动着下身。

    哪怕是叶真进来,赤身裸体的男子,也没有停下耸动的动作,下半身不停的耸动着,面上却是露出了冷厉之情,“焦烯?敢硬闯内事堂堂主居所,胆子不小啊?”

    叶真这时候才发现,这赤身裸体的男子,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这种血红的双眼,不是那种熬夜之后满是血丝的红眼,而是真正的红眼,整个眼珠,似乎全是血色。

    应该是修炼了某种邪法!

    按田贵章的画像,此人就是朱明旭朱九天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令叶真震惊的,令叶真震惊的,是与朱九天下半身紧紧贴合在一起的那个女子的情况,非常的诡异。

    随着朱九天的耸动,每耸动一下,那女子就要发出一声诡异的惨叫,惨叫声中,那女子周身的血肉,就会肉眼可见的干瘪一些。

    就这会的功夫,朱九天耸动了几下,那女了丰腴的身材就塌陷了下去,叶真的神魂力量可以感觉到,朱九天似乎在借交合修炼一种秘法,每交合一次,女子体内的精气神,都会被抽进朱九天的体内。

    地面一旁,还摆着一具皮包骨头的骷髅,但是那骷髅头上的一头黑色长发,却是分外诡异,仿佛在诉说着一会之前,她还是一个大活人。

    “看这模样,你朱九天可不仅仅是朱九天?九天可不止两女?”叶真的神情陡地变得冰冷无比,就在这说话的当口儿,正在与朱九天交合的少女声音就开始变得微不可闻,但是,朱九天交合的动作,还是没有停。

    “九天两女?你以为我朱明旭是你焦烯这般的废物,空守着一个骚货,却连碰也不敢碰?”

    朱九天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没命的嘲笑起焦烯来,话里行间,似乎极为看不起焦烯,而且也压根一点都不怕焦烯。

    “九天两女,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了。大爷我如今是一夜三女!怎么着,姓焦的,你是不是很眼红,很羡慕?”

    大笑声中,朱九天双手一松,先前先还贴合在下身的少女就直接坠落在地,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如同地面上的另一具尸体一般,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似乎体内的一切精华,都被朱九天给吸走了。

    得意的笑着,朱九天向着侧墙陡手打出一道符光,侧墙处光华一变,竟然变成了一排囚室,每个囚室不过两三米,但令叶真极度震惊的是,除了两个囚室空着外,其它八个囚室内,全部都囚禁着一名正值妙龄的少女。

    手一招,一个囚室的铁门陡地打开,里边少女的尖叫声响成一片,猛地被朱九天的掌力给吸了出来。

    衣衫像是花絮一般四散破烂,少女瞬息间就被朱九天给剥得赤身裸体,在少女的尖叫声中,朱九天冲着叶真得意的一笑,双手一动,直挺挺的下身就向着少女挺去。

    一种难以形容的头皮发麻的感觉陡地涌来,令叶真止不住的有一种颤抖的感觉。九天两女到如今的一夜三女,这朱九天到底造了多少孽,害了多少花季少女!

    “住手!”

    几乎是同时,血气直冲脑门的叶真怒吼一声,一脚就狠踹向了朱九天。

    “焦烯,你敢冲我同手,不想活了?”朱九天虽然看不起‘焦烯’,但是对焦烯的实力还是颇为忌惮的。

    见‘焦烯’袭来,朱九天慌忙后撤,显然是在忌惮焦烯的修为。朱九天铸脉境二重的修为,可不是焦烯铸脉境五重的对手。

    他修炼的这秘术,同级别武者之中称霸还可以,对上铸脉境五重的焦烯,就不够看了。

    “焦烯,你这是失心疯了?你他娘的是不是被那个骚货给气疯了,找死不是?”

    一连串恶毒异常的怒骂声从朱九天嘴里连串炮的喷了出来,这时候,叶真的耳朵一动,就看到先前昏倒在门外的管家朱福稍稍动了一下,却是要醒来了。

    叶真方才只是下重手狠拍了一下,又无神魂攻击,以他们魂海境的修为,昏迷个十几息,也就过来了。

    叶真明白,时机已到。

    也就在此时,正在攻击朱九天的叶真,突地停手,令朱九天缓了一口气。

    见‘焦烯’停止攻击,朱九天的气焰更加的嚣张,指着‘焦烯’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姓焦的,有种你继续啊?”

    “敢冲我发疯吡牙,看老子收拾不死你?”说话间,朱九天手里就捏了一封符讯,“跪下,赶紧给老子跪下磕头!”

    “要不然,老子这一封符讯发出去,就是于寒晶那*子,也护不住你!”朱九天嚣张无比的冲着焦烯戟指怒喝,“跪下!”

    这一幕,看得叶真却是暗自冷笑,又是一个无能的二世祖,全靠着那个享有权势的爹,才成就了朱九天这样的武二代,真要追根溯源,根子还是坏着内事堂堂主朱令身上。

    不过,既然今天碰到了,朱九天这祸根,必须先得给除了。

    “朱九天,我今天过来,特意来向你讨要一样东西!”‘焦烯’突地开口。

    “你死到临头,还敢冲我开口讨要东西?”

    叶真却是不管,自顾自的说道,“一个公道而已!我今天就要为这被你害死的成千上万的少女,为那被你害死的妹妹,讨一个公道!”

    “公道?”

    朱九天的脸色陡地一变。

    锵!

    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叶真的神念也在同一时间全数落入了第一剑脉剑心通明之中,第一剑脉剑心通明一震,恐怖无匹的气势陡地从叶真身上升起,一道巨大的金色剑光陡地从叶真手中的极品宝剑流金剑上劈出。

    劈出的刹那,第一剑脉之内隐藏的一截紫色光华,轻振了一下!

    那金色剑光在极品宝剑流金剑的加持之下,剑光飞出之际,陡地又暴涨了一倍有余,金色剑光瞬息间就弥漫满了整个房间。

    “你敢!”

    朱九天惊恐的怒吼一声,闪身疾退,浓厚到极致的血色光华,陡地密布身前,布了一层又一层,瞬息间就将他护了个严严实实。

    可是在叶真的心剑神威之下,那护持在朱九天身前一层又一层的血色光华,就像是豆腐一般,被叶真的金色剑光直接撒开。

    “不要........”

    也就在这一刹那,刚刚翻身起来的内事堂堂主朱令府上的大总管,在看到这一幕的刹那,就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嗓子。(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