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1233章 巡天司
    荒野之地指是一片罕有人烟的野地,位于三郡交界之处,乃是附近数州有名的凶地,地形复杂、终年云雾。

    这一次兴庆侯与安灵侯两人的军演赌斗之地,就在荒野之地。

    这荒野之地有一座高不过千米的小山,称之为雷泽岭,两人此次军演的胜负关键,就在这雷泽岭之上。

    谁指挥的大军能够攻占并坚守雷泽岭一个时辰,谁就获胜。

    双方的一万大军抵达荒野之地、在接受了对方监察团的检查之后,就进入了等待期。

    等待各种观战王侯的到来。

    以兴庆侯与安灵侯背后两位权势滔天的王爷的影响力,受到邀请的各方王侯贵族也是准时的抵达。

    甚至,还有提前数天就早早赶到的。

    在兴庆侯与安灵候的两人全力准备下,这一场赌局,已经变成了王公贵族之间的一场盛事,甚至牵涉到了一些派系之争。

    这场赌局最初的原因,还是起源于人魔战场。

    大周帝国最重功勋,哪怕是皇族子弟,哪怕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通过父辈的余萌获得封爵,但要想再进一步的提升爵位、在大周帝国内获得一个好的职司,就必须有拿得出手的战功。

    所以,数年前,与大多数皇族子弟一般,兴庆侯姬梼与安灵侯姬伽,与其它许多王公贵族的子弟一样,在父辈的安排下,前往人魔战场的前线历练,获得与他们身份相当的战功。

    对于这些王公贵族的子弟而言,上人魔战场的前线,基本是没有多少危险的,大量资源、情报的倾斜之下,等同于镀金一般。

    当然,他们的父辈也有着一个考较,同等条件上获得的战绩更佳的子弟,自然更受家族重视。

    而兴庆侯姬梼与安灵侯姬伽。就是近十年以为人魔战场上最出色的两颗新星。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两人硬是凭着无与伦比的军功将他们的三品侯位提升到了一品侯位。

    在大周之内,有句话叫做一入侯门深似海!

    这句话并不是本来所谓的地位悬殊深宅大院等等,而是指爵位的晋升。

    封侯之辈。从三品侯位提升到一品侯位,并不难,但是想将爵位一品侯位晋升到三等公的爵位,那难度,就有若大海一般深邃。

    兴庆侯与安灵侯两人三年所获得的军功就将侯位提升到了一品侯。但是后七年的斩获总量加起来所获的军功,也还不够他们将爵位再提升一级封公的。

    这爵位提升之难,可想而知。

    更何况,这两人身边可是高手如云,基本上他们的护卫随从的斩获,全部归他们所有,就这样,还是无法将爵位提升一品封公。

    于是,在某一次的碰面中,本来就不合的兴庆侯与安灵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也不知是哪个好事者挑了一句,说是他们二人这七年积累下来的军功要是合二为一,却足够其中一人晋升爵位为公。

    于是乎,一个规模惊人的赌局就这样开启了。

    他们不仅赌后七年的斩获的军功,每人还押上了重注,兴庆侯将他的七郡封地押了四郡,由于兴庆侯所押的四郡封地之中有一个上等郡,所以安灵侯将他的八郡封地押了五郡。

    两人近十年的奋斗、倾注了各自家族无数高手鲜血的战功,还有两人的大半封地,就形成了这个赌局的基础。

    但是。如此海量的封地赌局,却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诸位,双方大军已经就位,双方的赌约文书。封地印玺也亦全部押在了本宗令这里,不过,诸位来这里,不会是只打算看戏,不想找个乐子吗?”大周大司宗治下左宗令姬苍骑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角龙在低空中看着赌斗的双方大笑起来。

    “哈哈哈,就等宗令这句话了!”一名站在安灵侯身边身穿锦袍的青年屈指弹出一枚储物戒指。飞向了左宗令姬苍,“某封地之上十四条下品灵石矿脉,一百三十二条各色铸炼魂器所需要的材料矿脉,哪位愿意接下!”

    左宗令姬苍接过储物戒指交给身后伺候的书吏清点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兴庆侯一方。

    “本侯封地上矿脉稀少一点,但是盛产各色灵丝的庄园一百四十座,各年火候的木山十五座,接你的赌注如何?”兴庆侯身边,一位中年男子飞出,亦向着左宗令姬苍弹出了一名储物戒指。

    左宗令姬苍身后的书吏清点一番之后,姬苍目光看向了安灵候一方的青年道,“百山侯两加两条下品灵石矿脉可对等,你可愿意!”

    对面的百山侯点了点头,无声无息的弹出两份契约!

    这两人的对赌,就像是拉开了一副大幕一般,很快的,各自亲近兴庆侯与安灵侯两方的贵族纷纷下注对赌。

    那赌注之大,简直骇人听闻。

    叶真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在长乐公主怀里的小猫听得到的啊看到啊。

    叶真粗略算了一下,押上的矿脉有数千条,大中小城超过一万座,直接押上的封地,就有三十七郡,基本上达到了三州之地。

    三十七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就相当于三十七个真灵域,四个真玄大陆啊,如此辽阔的地域竟然因为一场赌斗要易主,不得不说这洪荒大陆贵族的疯狂。

    就连长乐公主,也应景儿似的押上了二十四座各色灵泉。

    下注持续近一个时辰之后才结束,忙的左宗令身后的十八名书吏满头是汗。

    满意的看了一眼下完注的王公贵族,左宗令嘴角浮现了一丝笑容,他喜欢这些小辈们斗,这些小辈们斗的越狠,斗的越厉害,他们几个宗令的价值越大,油水越大。

    清了清嗓子,左宗令姬苍的声音陡地传遍了整个荒野之地,“军演即将开始,军演律令早已经约定,但在军演之前,老夫还要对在场的诸位约法三章!”

    “你们可以随老夫用秘法观战,但是,谁敢将看到的战场情形通知给两军主帅,那么,他所赌斗的那一场,立时叛负,就算没有押注,老夫也会叫他赔一百座城池出来!”

    “另外,为了这场战斗,老夫特意请了巡天司的巡天神猎巡查全场,若发现任何人敢搞小动作,嘿嘿,后果你们懂的!”姬苍说的。

    听到‘巡天司’三个字,在场所有的贵族脸色不由得难看了几分,那是大周最臭名照著的情报机构,一个无孔不入的情报机构,也是贵族最讨厌的一个机构。

    因为说不定某天,某个公爵上了勾搭上了某位王爷的小妾这样的秘闻就会被巡天司归入秘档,然后某天就会引来泼天大祸。

    “好了,姬梼、姬伽,你们二人可以发动了!”

    随着姬苍一声令下,另一个剑眉斜飞入鬓满脸森然的青年陡地冲天而起,向着刚刚飞起的兴庆侯姬梼做出一个凶残无比的割喉动作,森然一笑,就没了不远处的荒野之中一座军帐之中。

    动作慢了一线的兴庆侯脸色陡地变得有些难看,“哼,谁死还不一定呢!”

    似乎想起了某些人,兴庆侯神情变得自信无比的同时,也冲入了不远处一座灵光闪烁的军帐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