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1679章 鱼死网破?
    “木殿主,叶某丑话说在前头,明天一过,刑部和巡天司的刑名高手对你们指证叶某的证据重审就会结束。

    叶某不管他们得出的结论如何,但若是你们天庙铁了心的要将叶某往死里冤枉,不给叶某一条活路的话。

    那么明天,叶某就会将这枚玉简中录下的灵影,上交给陛下和祖神殿。同时,叶某自己的人手,也会将这枚玉简中的灵影,广为散发。”

    驿馆内,叶真直接了当的对疾赶过来的木殿殿主木栩说道,一脸厉然,“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这最后四个字,乃是叶真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

    这让刚刚赶到看完灵影的青殿殿主木栩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一丝杀气猛地从木栩身后炸现,“你这是在威胁老夫?”

    “威胁我们天庙?”

    “你可知道后果?”

    叶真嘴角浮现一丝嗤笑,“木殿主,你也可以这样认为,此乃叶某存身的最后手段,若不是为了保命,叶某也不愿拿出这个牵扯巨大的玩意。”

    “不过,你若以为,杀了叶某就将此事一了百了,彻底的绝了后患,那就是你想把我叶真想的太简单的了。”

    “进入洛邑之前,叶某就有所预料,也早做了数种准备!若叶某横死,自然会有人将类似的玉简送到大司天伍预和祖神殿手里。

    最不济,一天之内,会有超过百万份的灵影出现在大周一百零八州的州城之中。”叶真冷笑道。

    木栩目光一寒,缓缓的摇了摇头,“你没那个能力。”

    “那你不妨试试!反正以叶殿主之能,斩杀叶某是轻而易举之事。”

    叶真此言一出,木栩立时语结。

    这份玉简灵影,事关天庙未来名声,影响巨大,尤其是一旦落到祖神殿和大周手里,那这份玉简灵影的影响力,瞬间会达到一个无法形容的程度。

    这一点,别说是他木栩赌不起,就是他们天庙三大圣地的任何一位山主或者峰主,都赌不起。

    也不敢赌!

    沉默半响之后,木栩说道,“你想怎么样?”

    叶真顺手推出了一块玉简,“我的条件,全在这块玉简之中,”

    仅仅看了一眼,木栩就坚决的把玉简推还到了叶真面前。

    “这里面的条件,别说其它,就是第一项,第二项,也绝无可能!你开出金、木、水、火、土五系可以补充本源的先天灵物各一样这种条件。

    究竟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这五样东西,我们天庙一样都没有。就是有,也是神王或者神君手中才有,我们压根没资格调用,也不可能拿来做交易!

    况且,你以此灵影,让我们天庙顺势放过你,已经不错了。还想其它?”木栩怒道。

    叶真却是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你们什么都不想给?那既然如此,就谈崩了!或者你现在杀了我,或者,我的手会将这份灵影分别送到大司天伍预与祖神殿。”

    “你.......”

    木殿殿主木栩气结,神情陡地转的阴冷,“叶真,你能从这个泥潭中挣扎出来,已经是邀天之幸。

    我劝你,还是安份点,少招惹我们天庙,那样,才能活的长久。”

    “可是,我若是凭空交出这枚玉简灵影,你能保证你们天庙三大圣地所属,从此不再找我叶真的麻烦?”叶真冷笑道。

    “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

    “你觉的我会信?之前给了你们木殿半篇乙木通灵神诀,约定你们木殿约束天庙各方势力,五年内不可找我叶真的麻烦。

    可现在,你们却合力将我送上了死路。你这句话,除非我是傻缺,我才会信!”叶真指着自个的脑袋,“这句话,恐怕就是你木殿主,你自个也不会信吧?”

    木栩默然。

    “可是,你威胁天庙,你就不怕我们天庙事后报复吗?我青黎峰还好说,其它两峰,可不是好惹的。”木栩说道。

    “所以,我才要从你们天庙要点好处。这年头,还是自个的实力靠谱一点。”叶真冷笑道。

    又是沉默,这一次,木殿殿主木栩足足沉默了半刻钟,才缓缓开口,“将第一条中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所属的可以补充本源的先天灵物,和第二条的后天灵宝五件划掉,我们才可以谈。”

    “我列出的条件的第一条可以划掉,但第二条,绝无可能!你们天庙会缺几件后天灵宝,骗鬼去吧?”叶真冷笑道。

    这一次,木殿殿主木栩出奇的没有发怒,反而抬头认真的看了一眼叶真,“这些条件,我们可带回去与他们商谈。

    但是,乙木通灵神诀的后半篇,得填加到我们方的条件里边。”

    “现在才想起来难搞你们青黎峰的利益了,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往这里想?”

    叶真的话,让木栩的脸色难看起来,不过,叶真接下来的话,却让木栩神情一松。

    “想拿乙木通灵神诀的后半篇,可以!拿宝贝来换!”

    总算是没有了决了他们青黎峰的念想,但看眼前的情形,那可是得大出血了。

    毕竟仅仅从修习乙木通灵神诀前半篇效果来看,这篇失传的灵诀,对他们青黎峰,是极其重要。

    “好,谈定玉简之事,老夫再来与你交易这乙木通灵神诀。”说完,一闪身,木殿殿主木栩就消失不见。

    木栩消失,驿馆静室外的一众巡天司人马、祖神殿人马才松了一口气。

    方才木栩来势汹汹的模样,真将他们吓了一大跳,生怕这位木殿主对叶巡风使出手。

    看着木栩消失的光华,叶真的嘴角,却满是冷诮!

    现在,是到他反击的时候了。

    他给木栩看到的那份灵影,不是别的,正是叶真在沙河城上古挪移阵录下的沙河城的灵师、大灵师和神师与明樘的私军铁卫合力,一起屠杀聚焦在沙河城上古挪移阵的上万百姓、商人、商队、武者的灵影。

    尤其沙河城分寺的知事永坤。竟然肆无忌惮的用秘法收禁被屠杀的平民百姓的神魂,此等行事手法,有若邪魔。

    偏偏是一位身穿天庙高阶神师服饰,还在沙河城分寺担任职司的神师干出来的,还被叶真当场录了下来。

    这事要是传出去,天庙在洪荒大陆,尤其是大周地界内的声誉,将会降至到历史最低点。

    这将会对天庙广收信众行成无法形容的阻力,尤其是大周官方,更会大力的宣扬此事。

    除此之外,天庙公然对平民百姓下手,公然插手天庙封国事务,就此事,也要给大周一个交待。

    虽然大周无法对天庙斩尽杀绝,但仅凭公理二字,也足以让天庙损失惨重。

    至于叶真为什么在一开始将这份灵影拿出来给自己保命,原因其实很简单。

    一开始,天庙火力齐开,认定叶真是沙河城分寺的行凶者,绝对会杀叶真而雪耻立威。

    就算叶真拿出这份灵影来,天庙也是绝对不会跟叶真妥协的,反而会将事情推向不可预测的深渊。

    就算是大周得到这份灵影,也只能从这方面惩罚天庙,却无法以此为理由给叶真脱罪。

    这是叶真不将这份灵影交上去的根本原因。

    但如今,却又不同了。

    有了罗州分寺被屠一事,魔族认下了这件事,那么沙河城分寺一事,因为有魂魔王者出入之故,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推到魔族身上。

    天庙方面,也就有台阶可下。

    两家就有了交易的可能,而主动权,也会倾向于叶真。

    也可以这种情况下,将这份灵影拿出来,才能让天庙彻底不再追究此事,才能为叶真谋取一点利益和好处。

    而且,这种事情,得分情况。

    当初月殿殿主百里绯因为沙河城被屠一事发怒,一怒之下催发幽月阴火,瞬息将沙河城分寺周边上万人致死。

    这事,大周也可以以此控诉百里绯。

    但是一来事发突然,没有录下灵影,二来这件事,百里绯方面的说辞多了去了。

    误伤、惩戒、缉拿凶手不小心,等等都可以成为说辞,所以,这件事最终下来,并没有闹出多大的影响。

    而叶真录下的灵影,那就不一样了,而是成建制的天庙寺众在行凶,这件事,要爆发出来,绝对可以掀起轩然大波。

    洛邑内城天庙下院外一座民房地底,一个幽雅的空间内,月殿殿主百里绯、雷殿殿主震衍、离亲王姬原、西巡狩洗千古正盘坐在此间,

    品着仙茗之余,四人正就魔神宫先知魔师现身,和魔族认下屠灭罗州分寺一事的影响,和对沙河城分寺一事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商议着应对之策。

    突然间,雅室外布下的九重结界突然间一颤,四人脸色同变之余,一蓬绿光在雅室中间炸开。

    四人的神情转惊为喜,“木兄来的正好,我们正好商议一下后日对付叶真的种种应对之策。”月殿殿主百里绯说道。

    “不用商议了。”木栩的神情,无比的难看。

    “木兄......这是?”百里绯四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们俩个看看这个!”木栩随手丢出了一块玉简灵影。

    神念刚刚沉入的刹那,百里绯就被玉简灵影中的情形猛地的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