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1759章 连根拔起
    朝阳初升,叶真守在战魂殿殿门口时候,远在几千万里之外的青州州城,西巡狩衙门的所在地。
    已调任西巡狩右从事的洗千古的左膀右臂卫纲,急匆匆走向了正在花厅享用早餐的西巡狩洗千古。
    “大人,洛邑那边与叶真有关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卫纲双手奉上了一块加持了层层封禁的玉简。
    洗千古并不着急看,而是慢嚼细咽的吞下最后一口食物,又喝了一口馥郁的灵酒,这才拿起玉简,施以秘法化去上边的层层封禁观看起来。
    仅仅看了数眼,西巡狩洗千古的眉头就是一扬。
    “叶真这厮,竟然能够让伍预出手帮忙,而且力度不小,看样子,这叶真付出的代价,怕亦是不小。”
    “秘监竟然也插手了?想来这应该是长乐公主的面子。”洗千古是边看边点评。
    “连长乐公主都亲自出手震慑战魂殿的日祭?看来,叶真对战魂殿的万骨轮回印的分身,是志在必得喽?”说完,洗千古的眼神就斜向了卫纲,似有询问之意。
    “回大人,你判断的没错,这一切冲突,都起于战魂殿不给叶真出租万骨轮回印分身,刻意的刁难叶真。
    而叶真,在受到刁难的当天下午,就杀上了战魂殿,堵住了战魂殿的大门。
    而且根据情报,当天晚上,叶真就离开过祖神殿,应该是去找大司天等人帮忙去了。
    叶真对这万骨轮回印分身不仅志在必得,而且看上去很急!”卫纲说道。
    西巡狩洗千古的眼神忽然间变得有些飘渺,“那这叶真,如此着急的要用这万骨轮回印分身,到底要做什么呢?”
    “这个不清楚。不过万骨轮回印主要还是与神魂有关,想来是神魂力量方面的问题。”卫纲说道。
    “神魂方面的问题.......”
    西巡狞洗千古的眼神,突然间就变得凌厉起来,“本座记得,这万骨轮回印分身,在出租之时,必须是本人的神魂亲自打入临时烙印才可是吧?”
    “没错。”卫纲点了点头。
    “那么,可曾知道这叶真要租用万骨轮回印分身多久?”洗千古再次问道。
    “据情报,叶真在战魂殿最初要租用的天数是,是十五天。”卫纲答道。
    “十五天.......”
    西巡狩洗千古再次沉思起来。
    良久,才缓缓开口,“只租用十五天,那么这叶真应该不是用来磋磨神魂的,而是另有他用,照叶真目前表现出来的状态,这对叶真应该很关键。
    而用万骨轮回印分身时,最忌讳外界打扰,换言之,我们将会有十五天左右的宝贵时间利用。
    这十五天内,第二路巡风司将失去叶真这个头领的指挥,小事还能应付,若是出了大事,那么.......”
    西巡狩洗千古的嘴角,满是冷意,“而且,十五天的关键时间,已经足够我们将一件事做成铁案,让叶真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闻言,卫纲点了点头,“应该如此,不过,叶真做事,一向留有余地,也许供我们可用的空档时间,没有十五天。
    但最少亦有十天左右,应该在十到十五天之间。”
    “十天,也差不多了。”
    “传令下去,叫那边准备吧,一挨收到我们消息,就按计划发动吧!”西巡狩洗千古突地交待道。
    “属下遵命!”
    应声之际,卫纲又抬起头道,“大人,若是战魂殿不屈服呢?”
    “本座瞧着,已经差不多了。不过,若是战魂殿果真不屈服,那么叫我们的人手,再暗中加一把力,这一次的机会,对我们至关重要!”
    说到这里,洗千古猛地攥起了拳头,“这一次,我们一定借此机会将叶真赶出西巡狩,将叶真的势力连根拔起。
    而且,还要让叶真没有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
    “是!”
    ........
    同一时刻,叶真大摇大摆的被战魂殿右大主祭达兰台请进了战魂殿。
    事实上,从昨晚收到大司天伍预发来的消息,还有秘监大总管鱼朝恩托人送来的一封秘简之后,叶真就知道,摊牌的时间,就在这一两天了。
    毕竟叶真这一次的目的,不是将整个战魂殿搞的人仰马翻,而是为了迫使战魂殿屈服。
    相比之下,真正的重头戏其实是秘监跟巡天司在唱,叶真这边堵门,伤的是战魂殿的面皮,而巡天司与秘监,却每一刀都能让战魂殿的高层痛彻心菲!
    叶真这边每天堵门,更多的是吸引战魂殿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暇顾晃巡天司的发难,让他们没办法在最开始就有效的应对。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能力控制范围了。
    事实上,当叶真看到大司天伍预送来的消息之后,达兰台达氏一门竟然有着里通外族、魔族的铁证,也十分意外。
    简直是送上门的惊喜。
    所以,达兰台将叶真迎进去的时候,那神情,恨不得当场就代表战魂殿跟叶真讲和。
    若他能做主,他怕是马上就会同意将万骨轮回印的分身租给叶真。
    可是,他没那个资格。
    看到叶真进入大殿,战魂殿的一众高层,都没什么好脸色。
    但问题是,此时战魂殿大半高层的家人,都被巡天司盯上了,若不能妥善处理,战魂殿麻烦可就大了。
    “除了席漠与达兰台,其它人都退下吧。”殿主毕泽说道。
    几息之后,叶真被殿主毕泽请到了大殿的茶室,毕泽、叶真、席漠三人分宾主落座。
    至于地位稍低的达兰台,就成了斟茶之人。
    不过,此刻别说是斟茶,就是叫达兰台奉茶,他也愿意。
    像征性的抿了一口茶水之后,战魂殿殿主毕泽将刚刚收到那封玉简,放到了茶几上。
    “叶左主祭,本座可否将你这份玉简理解为威胁?”毕泽一脸的凝重。
    原因很简单,那玉简中记录的每一件事,都可能让他们毕氏一族的族人栽进去好几个。
    而里边记录的事件秘闻,不下数百件,有些事情,连他都没有听说过,不知道叶真是如何挖出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数百条有关他们战魂殿其它高层家族族人的违法乱纪的事情,有个别几条,简直堪称触目惊心。
    “威胁?”
    叶真完全不像是毕泽等人一般如临大敌,随意的一靠,“随便毕殿主怎么想。不过,这玉简里边的事情,可不是叶某编来的。
    全是有证有据可查的事实,无论是巡天司还是秘监,都有记录。”
    “秘监?”
    毕泽的瞳孔猛地一缩。
    秘监的名声,战魂殿殿主毕泽是知道的。
    但是毕泽绝对没到连秘监都参与了这件事。
    秘监那可是可以直奏仁尊皇姬隆的情报机构,而叶真,竟然能够调动秘监的力量,那么叶真的能量,可就跟他们预估的不一样了。
    不仅仅是毕泽,就是席漠与达兰台,也各个大吃了一惊。
    相比于巡天司的闻风丧胆、名声在外,秘监更加的隐秘,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秘监是由谁掌管。
    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
    毕泽、席漠等人震惊的原因正在于此。
    不过,也正是毕泽、席漠等人清楚,只以为秘监的情报可以直通仁尊皇姬隆,才会觉的恐怖。
    但事实上,正如掌管秘监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所言,他们秘监,不可能将什么事情都报上去。
    基本上只调查存档,需要的时候,或者是说危害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报上去。
    否则,秘监一天就能够从大周各地汇总来上千万条消息,怎么可能事事上达圣听。
    可毕泽等人不清楚这一点,所以觉的很惊恐。
    “有些事情,就是毕殿主你这个毕氏族长,怕都不清楚吧!”叶真骤地冷笑了一声,“说实话,只要我愿意,还可以挖出更多你们毕氏家庭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当然,这些情报,是成为档案留存在某个角落,还是成为刑部又或者是巡天司、三法司的案头公文,就看毕殿主你的选择了!”叶真说道。
    “叶真,别以为就你背后有人,我们战魂殿,背后也是有人的。”左大主祭席漠一脸的硬气。
    “你说是通纳通大权祭吗。”
    叶真一脸你随意的耸了耸肩,“我不否认,通大权祭是有着很大的能量,不过,你们可以试一试,看看通大权祭能不能将你们战魂殿高层的所有犯事族人全部保下来。”
    “你说呢,达右主祭?难道通大权祭可以一手遮天,将里通魔族的事都能够押下来?”
    叶真此言一出,正在倒茶的达兰台手一抖,茶水洒了一地。
    叶真的目光又看向了席漠,“当然,席左主祭是不是觉的自家的族人犯的事情不大,就可以置身事外。”
    “不不不!”叶真摇着头,“你们怕是还不清楚巡天司的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
    巡天司最厉害的本事,其实不是查情报,而是栽赃陷害!尤其是你们两家都有海运商队,给你们安个里通魔族的罪名,太简单了。”
    “你敢!”席漠怒而站起,怒视着叶真,一脸的杀意!
    叶真满脸的讥讽,“我有什么不敢的?”
    “当然,栽赃的罪名,你们或许终可以洗脱,但是我想知道,你们几位的家族,能够被巡天司折腾几次!”叶真一脸的冷笑。
    被叶真当面威胁的殿主毕泽,脸上却有些挂不住了,“你真当本殿主是吓大的?巡天司的大司天,可不是你叶真!”
    “那你试试!”叶真亦主动凑了上去,一脸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