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1769章 马脚?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过。
    太阳落山之际,也意味着大司天伍预亲自签的军令中的三天时限,马上就要到期了。
    整个北海郡城,似乎都有此变得沉闷起来。
    往日入夜就热闹起来的酒肆青楼,今天的人流却是格外的人少。
    但是大街小巷上、尤其是靠近北海郡伯爵府的街道,人更加的多。
    许多普通武者还有平民百姓,却三三两两的聚焦在附近,想看看最后的结果到底怎么样。
    这些人,全是北海郡的平民百姓,自从魔族入侵事件生来,就传得沸沸扬扬,北海郡城的平民百姓自然也就知道了。
    自然而然的,大司天伍预的那道三天限期侦破否则军法从事的军令,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说实话,叶真入主北海郡这几年,大力展商业,收取商税,但是平民百姓的负担却又降低了很多。
    同时杀退北海水族,令碧鳞龙王不得不签下北海水族不得上岸的协约,更四面出征,肃清了境内的山贼水贼。
    又大力展军备,加强巡查力度和频率。
    让原本肆虐北海郡的山贼、水妖、零星潜入的魔族通通绝迹。
    短短六七年的时间,就将一个人迹罕至商队都不愿意踏足的穷鄙之郡,展成了一个安居乐业欣欣向荣的繁华之郡。
    之前人口不足千万,但短短几年内,北海郡的人口已经过两千万,而且,随着北海郡的安稳,让周边各郡的流民闻风而来,更可以让平民百姓放心的进行生孩子这项事业。
    可以说,九成以上的北海郡百姓,都不愿意看到叶真出事,更不愿意看到这位领主被军令处斩。
    就有了眼前北海郡城内眼前这一幕。
    “看来,这叶真这几年将北海郡治理的不错吗?”虚空中,带着大队人马的洗千古俯视着北海郡城内的情形。
    “大人,叶真此子,还是有点能力的。按这个势头下去,二十年内,这北海郡绝对可以挤身可以媲美下州实力的上郡。”西巡狩右从事卫纲说道。
    “呵,这是好事啊!”
    洗千古乐呵呵的笑着看向了卫纲,“本座记得,你那最出色的儿子,在人魔战场已经历练的差不多了,对了,你那儿子战功积累的怎么样了?”
    “回大人,这些年多亏大人下令关照,那劣子也积累了不菲的战功,封个一二等伯爵,应该不成问题的。”卫纲答道。
    “一二等伯爵?”
    洗千古眉头一皱,“还是差了点,等这件事了结,仔细安排,让你儿子再获得一个耀眼无比的战功,然后给他请封。
    到时候,运作一下,争取将这个北海郡封给你儿子做封地,到时候,也算是有了传家之资!”
    卫纲一呆,随后大喜过望,在虚空中冲着洗千古单膝跪下,“属下代劣子、不、代我卫氏一族谢过大人成全。”
    “这是你应得的!”洗千古这句话,却是冲着围聚在周围的隶属于西巡狩的高手所说的,“卫纲就是榜样,你们只要能够为本座立下功劳,别说是爵位,就是可以传家之封地,本座也可以为你们弄到。”
    短短几句话,就将随行的巡天神将、巡天神猎和界王境供奉,刺激的眼珠子红。
    可以传家的封地啊,那可是每一个人梦寐以求的赏赐啊。
    “我等愿为大人效死!”
    “愿为大人效死!”
    洗千古摆了摆手,“现在,随我去北海郡伯爵府,记住,只要本座下令拿人,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敢稍有反抗,一律杀无赦!”
    “走!”
    一挥手,洗千古就带着近千名精英杀气腾腾的从天空云层中显现,冲向了北海郡伯爵府。
    这情景,霎时让聚集在北海伯爵府周边的平民百姓们的心悬了起来。
    也让此刻聚集在北海伯爵府的叶真麾下的一干干将,纷纷紧张起来。
    虽然在三个时辰前,他们的顶头上司就说此事已经解决,叫他们不必担心,但是他们还是忧心无比。
    这军令,要的是实打实的魔族军队形踪,岂是说解决就能够解决掉的?
    “你们北海郡的人,还真是闲呐!如此关键时刻,一干职官,竟然闲聚在府邸之中,看来,压根就是平时就懒散惯了。”刚刚冲入府邸之中的西巡狩洗千古就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古铁旗神情一忿,就欲辩解,叶真却是适时的从正厅中踏出,轻喝一声,就带着一干人等向着西巡狩洗千古以下属之礼拜见。
    “我等见过西巡狩大人。”
    洗千古却是嫌弃的挥了挥手,“你们的礼,如今我可受不起。”
    “叶真,时至此刻,你还有什么话说?”洗千古是开门见山。
    闻言,叶真却是一脸的疑惑样,“洗巡狩此许怎讲?”
    “叶真,莫要装疯卖傻,此事,可不是你装疯卖傻能够糊弄过去的。大司天的军令三天期限已到,你却没有任何成果。
    如今,本座只有将你按大司天的军令所言,军法从事,以敬效尤,免得再渎职殃民,祸害众生!”
    “来人,给我拿下,第二路巡风使所有职官,上至巡风使,下至小队队长,全部擒拿,以军法论处,明正典刑!”洗千古下令道。
    此言一出,柳枫、古铁旗、风九陌、牛二还有一干巡天神猎和灵探头目,脸色各个剧变。
    谁也没想到,洗千古这厮竟然狠毒至斯,全部都要斩尽杀绝。
    这是要将他们第二路巡风使连根拔起啊。
    命令一下,洗千古身后的上千西巡狩隶属的精锐,就欲动手。
    “住手!我看谁敢动!”
    霹雳般的怒吼一声,叶真的紫灵仙剑猛地飞出,剑气四射,杀气陡地笼罩住了西巡狩洗千古带来的所有人马。
    被紫灵仙剑的杀气与剑气罩定,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颤,包括卫纲在内,心底都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气,刚刚闪动的身形,硬生生的定在了原地。
    洗千古见状,嘴角却是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意,说实话,他可是巴不得叶真这样做呢。
    要是叶真真要反抗,那就更方便了。
    他这一次来,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虚空中的某处,洗千古的神情陡地变得肃煞无比,戟指着叶真怒吼起来。
    “叶真,你敢反抗?”
    “你这是犯上做乱,意图谋反啊......”
    “闭嘴!”
    还不等洗千古怒叱完,叶真用一声夹杂着雷音的咆哮,就将洗千古的声音彻底盖了下去,也将后者惊的神情剧变。
    同一刹那,云层中某处,数道隐晦的道境气息微微波动了一下。
    “洗巡狩,先不要急着给叶某扣帽子!
    你要将我第二路巡风使上至巡风使,下至小队队长全部要擒拿军法从事,请问理由是什么?
    依据着什么?”叶真喝问道。
    闻言,被叶真举动惊到的洗千古与卫纲,都露出了看白痴一样的笑容。
    “叶真你是一门尽想的要装疯卖傻吗?这都要问?”
    叶真却是一本正经,“请洗巡狩明示,否则,你要拿属下一干人等,就是乱命,属下绝对不会属手就擒!”
    洗千古脸色一沉,“叶真,早就说过了,这事,不是你装疯卖傻就能装过去的!
    大司天大人亲自下达的三天限期侦破魔族形迹的军令,期限已至!”
    “噢,洗巡狩你说是大司天大人下达的军令啊?属下已经完成了啊!”叶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完成了?”洗千古一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这不可能,你骗谁呢?你要是真完成,就拿军令回执........”
    下一刹那,洗千古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看着叶真亮出那一张加盖有大司天总衙印玺的军令回执,眼睛瞪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一起快要将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还有西巡狩右从事卫纲。
    “这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洗千古与卫纲看着这张军令回执,一脸的不相信。
    “什么不可能?”叶真顺势的接了一句。
    “因为这.......”正要接茬的洗千古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叶真在套他的话,脸色一变,就怒视叶真!
    “不可能?敢问洗巡狩,你这是在怀疑这张军令回执的真假呢,还是在怀疑大司天府的权威呢?”
    “又或者说,大司天知道些内幕?”叶真的声音,此时分外的阴寒。
    呆了一下,西巡狩洗千古才怒叱道,“你.......一派胡言!”
    “我要验证这军令回执的真假!”
    洗千古一把抢过叶真手里的军令回执,仔细的看了一遍军令回执上的印玺,又用自己的印玺用秘法打入军令回执,结果,那代表着大司天府的巡天鹰眼虚影陡地浮现。
    “真的.......这.......这怎么可能?”
    吃惊之余,西巡狩洗千古就气急败坏的喝令道,“马上,马上联系大司天总衙询问此事。”
    卫纲第一时间取出了专用的联络小型挪移阵去了询问玉简。
    几个呼吸之后,那小型挪移阵就传过来了一份回执玉简。
    仅仅看了一眼,西巡狩洗千古就露出了惊骇欲绝之色,“这怎么可能,这......”
    看着洗千古那惊骇欲绝之色,卫纲此时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一把从洗千古手里抢过玉简,仅仅看了一眼,就露出了和洗千古一样的惊骇之色。
    “这不可能,那魔族明明.......”话音顿地打住。
    叶真却是戟步上前,一身杀气瞬息间就将卫纲锁的死死的,“说,魔族明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