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1783章 西巡狩的替死鬼
    毫无疑问,西巡狩洗千古并没有完成大司天伍预限期三天的军令。

    没办法,那谣传的十万魔族大军,目前全部呆在叶真的蜃龙珠空间之中,谁能找到?

    谁能想到?

    当然,老奸巨滑的西巡狩洗千古,不是没有想过其它方法。

    想过很多方法,但都不合适。

    包括叶真之前用的李代桃僵的方法,西巡狩洗千古也想过。

    但问题是,这一次的事件,可不是像之前他陷害叶真时动用的一千魔族军队,而是十万魔族大军。

    若是一两千魔族战士的人头,凭他洗千古的面子和人脉,多花点灵石,也是能够从魔族那边买到的。

    但是十万魔族大军啊,十万啊。

    没有任何一个魔族的领主或者军主会砍下十万战士的人头送给他。

    就算有,那代价也不是洗千古能够付得起的。

    不过,洗千古有洗千古的优势。

    像是叶真,一旦完成不了军令,一个军法处置就能够将叶真和他的心腹一锅端了。

    西巡狩洗千古底蕴深厚,区区军法处置,还处置不到他洗千古身上。

    虽说如此,但西巡狩洗千古却必须得给大司天,得给朝廷一个交待。

    几日之后,就有消息传了出来。

    西巡狩第三路巡风使、第七路巡风使玩乎职守,致使魔族肆虐,懈怠无能,致使魔族大军遁走,判斩立决,抄家,举族充军!

    除此之外,西巡狩第三路巡风使副使、第七路巡风使副使同罪处处,第三路巡风使与第七路巡风使署衙大小职官一百余人,一律流放千万里。

    同时,西巡狩右从事池靖山调度无能,贻误战机,判斩立决。

    这三份处置决定,是在大周乾坤殿上群臣一力通过,最后以圣旨的方式下达的。

    在这种大势面前,就是西巡狩洗千古也是无力阻挡。

    别看西巡狩与天庙、与离亲王姬原等人结党营私、互为臂助,平素只要占上一两分道理,就是仁尊皇姬隆想要处置西巡狩的人马,也是千难万难。

    总有一拨又一拨的朝臣站出来反对。

    但这一次不一样。

    在大周,对付魔族是政治正确,那没有找到魔族大军,没有完成对付魔族的军令,那就是政治不正确。

    这种情况下,洗千古的党羽再多,也是无法掣肘。

    所以,针对这一次西巡狩无法完成军令的处置,分外的快,几乎没有任何阻力。

    可以想像,半个月若是叶真没有完成大司天的军令,若是被洗千古陷害成功,那么此时对几位巡风使的处置就是榜样。

    青州西巡狩衙门中,传达圣旨天使刚刚离开,西巡狩洗千古就将手里的圣旨撕成了稀巴烂,嘴里成了仿佛野兽一般的愤怒咆哮声。

    “大人........那两位巡风使的妻儿,属下已经按你的吩咐提前接了过来。”赶过来的卫纲默然道。

    可这句话,并没有让洗千古的怒火稍稍熄灭,再是再次冲着卫纲咆哮起来,“两路巡风使啊。”

    “就三天的功夫,我们西巡狩就失去了两路巡风使的控制,而这一次,皇帝老儿竟然以此事直接空降了两名巡风使。

    皇帝老儿是打算让我们西巡狩内部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叶真呐!”

    “八千年!”

    “八千年来,大周历代帝王都没能在我们西巡狩打进来哪怕一枚钉子!但在本座的手中,这短短数年间,皇帝老儿已经快要打下三枚钉子了,三枚啊!”

    说到这里,西巡狩洗千古眼中忽地浮现一丝恐惧之色,“要是再这样下去,家族的那些老家伙,怕是会跳出来生撕了我啊!”

    听洗千古提起‘家族的老家伙’,卫纲眼中也闪现了惊恐之色,随后,卫纲却又坚定的摇了摇头。

    “大人,不会的。”

    “叶真这个家伙,乃是个异数。以玄宫境一重的修为,竟然就能够在大人的攻击下逃出生天。

    这样的家伙,这天底下能有几个?

    像叶真这样八面通神,神通秘术层出不穷的家伙,皇帝老儿又能找到几个?皇帝老儿借机空降了两名巡风使,顶天了也就给我们添堵而已。”卫纲说道。

    听卫纲这么一说,洗千古急起伏的胸口才稍稍一缓。

    但也就在此时,一道符讯从天而降,落入了洗千古的手中。

    看了一眼,洗千古的脸色一僵,手掌猛地一攥,方才落入手中的符讯,瞬地化成了飞灰。

    “大人,生什么事了?”卫纲关切道。

    “池寒!池家的老祖宗池寒的符讯,言他池家已经近乎灭族,从今天起,他将隐退,全心全意的培养池家那十几个幼子成材,以图复兴池家。”

    说着,洗千古的脸色再次一青。

    他明白,这是西巡狩左从事池靖山的死造成的。

    没办法,这次的事情影响力太大了。

    十万魔族大军啊,仅仅砍两个巡风使,那砍的是地方的巡风使,他们西巡狩衙门的责任,还得有人背。

    西巡狩总衙内,能背责任的只有三个人,他洗千古、左从事池靖山、右从事卫纲。

    卫纲是他的左膀右臂,他洗千古本人更不可能,只能推出左从事池靖山做替死鬼了。

    可是池靖山这一死,池家嫡脉的成年人就真的死绝了,除了道境强者池寒与那几个幼子之外。

    洗千古很明白,这是池寒的态度,也是在表达他的不满。

    换言之,这一次事件,不仅让他们西巡狩丢了两路巡风使的控制权,还死了一个左从事不说,还让洗千古损失了一位道境强者。

    一位道境强者,最少可抵百位界王境,万位玄宫境,百万通神!

    洗千古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看着快要暴走的洗千古,卫纲连忙道,“大人,池寒一事你不必纠结,池寒有两大弱点可用。

    日后我们要用他之力,谅他也拒绝不得。”

    “噢,哪两大弱点?”洗千古奇道。

    “大人,一是灭族之仇,二是池家嫡脉幼子,真要到了池寒出力之际,谅他也不敢拒绝。”卫纲说道。

    闻言,洗千古默然半晌。

    卫纲的话,就权作安慰,虽然凭这两点日后也可以调动池寒这位道境强者,但是毕竟无法像以前一般,一纸符令就可调动方便无比。

    “大人,这件事,你要想办,属下可以亲自安排.......”见洗千古愁容不解,卫纲再次进言道。

    洗千古却是挥了挥手,“池寒的事情,先就这样吧,不急。当务之急,还是那入侵的十万魔族大军一事,必须要有给交待啊。”

    闻言,卫纲的眉头也死皱起来。

    虽然限期三天的军令一事已经过了,处置的圣旨也下达了,西巡狩的左从事池靖山也做了替死鬼。

    但是他们死了,那不代表着十万魔族大军这件事能过去。

    假如说,你家里闯进了一条毒蛇,在吃了你的一个家人之后,突然间就找不到了,又没有现它离开的痕迹。

    你就能这样不了了之?

    你还能安心住在家里吗?

    答案是不能!

    那么同样的,这消失的十万魔族大军,也是这个道理。

    消失了找不到,才是最令人着急的。

    这也是目前摆在洗千古面前的最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