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207章 倒霉的开始
    一众如狼似虎的侍卫扑上去,池泉侯时挺是一脸的期待。

    似乎只有看到这个冲撞了自己车架的家伙被揍的惨叫连连,才能稍稍缓解他心头的郁闷。

    但是,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池泉侯时挺的神情就变了,先是变成了惊讶,随后变成了震惊,最后,变成了惊悚。

    没错,是惊悚。

    往常他这些战力惊人、实力强悍出手就手到擒来的侍卫们,被叶真所化的残影一晃,就一个个以无比诡异的角度和无比痛苦惊恐的表情,被扔倒一边,然后彻底爬不起来。

    二十个玄宫境的侍卫,外加一个界王境的侍卫头领,这可是他爹知道他爱闯祸,为了防他吃亏,特意给他高配的侍卫。

    往常一众公子哥的群殴和乐子当中,他的这些个侍卫可是威风无比。

    此刻,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全部被放倒了。

    那情形,顺溜的就像是杀猪宰羊一般。

    其实,在叶真看来,对付这些家伙,比杀猪宰羊简单多了。

    一群空有修为只习套路但没见过血的家伙,尤其是在近战的情况下,他让一只手,都可以轻松收拾了。

    更要命的是,那个不起眼的家伙,此刻正将目光盯向了他,这让池泉侯时挺脊梁骨有一种发冷的感觉。

    “你别过来,冲撞本侯,顶多是小惩,你若是敢殴打本侯,那最轻,也是一个发配边荒!”池泉侯时挺在危机时刻,还是蛮冷静的。

    闻言,叶真却是发出了恶魔一样的笑声,“冲撞?殴打?你提醒的正好,殴打一个侯爷,想来可以泄泄我的火气。”

    此言一出,池泉侯时挺的声音就尖厉起来了,“你敢,本侯乃是......”

    接下来,池泉侯时挺尖厉的声音就变成了惨叫。

    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想他一个养尊处优的侯爷,平时修炼时就算有人喂招,那也是点到即止,何曾拳拳到肉。

    而此时此刻,他却被叶真按在身下,一拳接一拳的饱以老拳!

    叶真此刻是怎么爽快怎么样揍,在那收拾打扮精致、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甚至是修过眉毛的帅脸上,狠狠的来上几巴掌让他变成猪头,别提有多爽了。

    一时间,池泉侯时挺惨叫连天,叶真这边揍的是拳拳到肉,啪啪作响,爽快件的不能再爽了。

    当然,有一点不爽。

    其实就是叶真揍的还是不太尽兴。

    这个池泉侯时挺的身板太弱了,通神境的修为,让他揍人都得收着八九分力气,生怕手重了直接将这小子给揍杀了。

    叶真虽然不爽,虽然想揍人泄火,但是底线还是有的——不能无缘无故随随便便的杀人。

    四面八方围了一堆人看热闹,想来池泉侯一个公了哥,何时受过这等气,被揍成猪头,又被众人指点的情况下,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人揍晕了,叶真这火气,却还没泄掉,不爽!

    一闪身,直接将侍卫头领,那位界王境五重的侍卫头领拉过来,又是一顿胖揍。

    界王境五重的侍卫头领可是耐揍多了,虽然叶真依旧不敢施出全力,收着力气,但是最少可以用五成力,一拳下去,骨头断裂声响个不绝,惨叫连天。

    叶真揍的这过程中,那些叶真断腿断手的侍卫们,总算还记得他们的职责,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池泉侯时挺身旁,将池泉侯给抢醒了过来。

    刚刚醒转,看到叶真还在揍人的池泉侯哆嗦之余,就愤怒的咆哮起来,“当街殴打本侯,反了天啊!”

    一抖手,一道警讯符就冲上了天空炸开。

    这警讯符,乃是贵族的特权,只要看以这种警讯符,刑部巡检司的人马,就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要是运气足够好,甚至会招来隐藏在虚空中的巡天司人马。

    池泉侯时挺的运气不错。

    警讯符发出去没不到十息,虚空波纹一阵晃动,一队巡天神猎凭空出现。

    看到巡天神猎出现的刹那,池泉侯时挺就兴奋了。

    “此贼竟然敢当街殴打本侯,还不快给本侯拿下!”

    刚刚赶过来的巡天神猎的队长眉头一皱,这事不属他们管,但是维持洛邑稳定,也是他们的责任。

    “还在不住手,敢在帝都当街殴人,不想活了?”巡天神猎的队长轻喝了一声。

    可是,行凶那人,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喝斥声一样,还继续在胖揍那侍卫队长,让那侍卫队长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这让巡天神猎的队长脸色一凝,他们这些巡天神猎,可不是这些侍卫菜鸟,全部秘密上过战场,眼力劲也不差。

    一个手势打出,十名巡天神猎,全部慎重的端出了风翼猎杀弩。

    风翼猎杀弩属于点杀弩,千米距离内,威力也只比破天诛龙弩弱上两成而已,乃是巡天神猎们对付高手的利器。

    见这情形,池泉侯时挺立时就兴奋的不能自己,“在洛邑街道殴打贵族,还敢反抗巡天司执行,按律,可以当街斩杀!”

    “杀了他!”

    “快杀了他!”池泉侯时挺兴奋的大吼起来。

    感应到被十具风翼猎杀弩锁定,叶真这才停了手。

    当然,并不是叶真怕了这十具风翼猎杀弩的锁定,以叶真的手段,再来一百具一千具风翼猎杀弩来,也是无用。

    叶真本身出身巡天司,也不想给同僚惹麻烦。

    “是我,不用担心!”

    一转身,叶真就冲着一众巡天神猎亮出了令牌。

    一众巡天神猎肃然收起风翼猎杀弩的时候,就为这池泉侯默哀起来,这家伙,竟然惹到了这个传奇一样的男人,究竟是运气爆表,还是运气衰到家呢?

    看着这一幕,一旁的池泉侯时挺却是急了,“哎,你们收起武器干嘛,还不拿下这家伙,他若敢反抗,就可以依律.......”

    池泉侯时挺下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真一个大嘴巴子给糊回去,直接糊的没了声音。

    “依律!”

    “依律尼玛个大头鬼!”

    “老子在前方浴血奋战,你在街头玩女人不说,还想依律杀了老子!老子今天就替你爹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

    骂到这里,叶真也茫然了。

    这大嘴巴子糊下去,让他知道什么呢?

    其实叶真自个也不知道要让他知道什么。

    反正就是想揍这个小子。

    刚刚清醒过来的池泉侯时挺,再次被叶真揍的惨叫连天。

    惨叫着叫着,巡检司的人马就赶过来了。

    巡检司的人马与这位池泉侯可是老熟人了,一看一位侯爷被人当街暴奏,立马就急眼了。

    “大胆狂徒,还不住手.......”

    还没有说完,叶真就挥手又亮出了一枚印玺。

    领头的巡检司仔细盯着这枚印玺看了几眼,忽然间神情大变,一拉身后的弟兄们,就冲着叶真当场跪下。

    “小的们拜见北海郡公,冲撞了公爷大驾,还请公爷勿怪!”

    之前叶真亮出的,只是巡天司西巡狩第二巡风使的令牌,并没有亮出北海郡公的令牌,此时见叶真亮出北海郡公的令牌,一众巡天神猎也纷纷跪下去。

    起初,听到北海郡公这几个字,池泉侯时挺还只是震惊,只觉的自个今天太倒霉了。

    竟然被揍了,还要被白揍。

    待想起这北海郡公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时,立时就被骇的闭上了嘴巴,连惨叫声也没了。

    只是,无论是叶真还是时挺,都不知道,这其实只是这个时挺倒霉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