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427章 金口玉言
    “老臣忝为祖神殿第二大权祭、暂时行摄血光要塞及血河禁地一切事务。

    血光要塞城破,猝不及防,简直有若晴天霹雳,惊闻有祖神殿之内奸用九幽阴雷珠直接轰杀镇南军团军团团柏泰及一众高层。

    又毁了血光要塞守护大阵。

    以致全军混乱,魔族大军如入无人之境一般长驱之入,老臣心急如焚,却无力挽狂澜之能,以致血光要塞失守。

    无奈,只能率大军退守血河禁地。

    但是魔族攻势凶猛,三百万大军,五百道境日夜不停急攻,内更有内奸作乱。

    更有造化神人一级的力量直接干预血河禁地内部。

    老臣无能,又让魔族大军攻入了血河禁地。

    但赖镇海军元帅叶真、诸将及士卒,拼命抵抗,得以暂守。

    血河禁地内,真真正正的堪称一寸山河一寸血。

    是役,祖神殿祭卫、祭司阵亡数万,火灵殿殿主隆箬更是为对抗造化境的力量太阳真火而以身殉国,第三大权祭堪陌更是重伤昏迷不醒。

    原本,老臣与镇海军上下,皆会死战至最后一人。

    可是,我祖神殿与巡天司这三年来牺牲上百道境,幽魂殿殿主勾若虚、巡天司总教头越苍、镇海军元帅、西巡狩第二路巡风使更是三番五次的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血光气场探索之下。

    我祖神殿太上长老与诸多阵法道境日祭苦苦研究,终于发现,此乃魔族早已经失传多年的始祖魔神血神大阵。

    这大阵一旦彻底地爆发,人魔战场整个防线就会彻底崩溃。

    但更重要的是,当年带着魔族入侵洪荒的某位始祖魔神,就可能会被此大阵复活。

    当年,为了斩杀始祖魔神,每一位始祖魔神的陨落,我祖神殿,都要付出数位甚至数十位圣祭的代价。

    一旦这位始祖魔神被完整复活,将遗害无穷。

    两害相权取其轻,老臣只能做出一个颇为自私的选择。

    我自己选择去引爆整个血河禁地的空间折叠大阵,给魔族以重创。

    但却把活下来并且进入血光气场第三层毁灭始祖魔神的一部分尸骨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叶真,交给了镇海军。

    能不能活下来,就靠他们的运气了。

    若是战死,一切休提,自有死后哀荣,若是活下来,老夫就提前授权给叶真,着他自由行动,一切以杀魔或者回转大周为目标。

    后事如此,老夫已然无法预知。

    只是老夫知道,在此时此刻,死亡其实是最简单的选择,活着,活下来并回去,才是最难的。

    老夫老了,也累了,所以就很自私的选择了最简单的活儿,与敌携亡,混个死后哀亡啊!

    至于叶真,这小子还年轻,活下来并活着回去这等艰难困苦的活计,就交给他了。

    最后,老臣百拜以辞陛下,请陛下恕老臣再不能侍奉陛下,为陛下效力了!

    祖神殿第二大权祭通纳百拜!”

    这是第二大权祭通纳留下的加诸了重重封禁的遗简,上边还留有通纳第二大权祭印玺、龙魂权杖气息以及神魂烙印。

    叶真,是最后一个看到这份遗简的。

    看着这分遗简,叶真的眼睛酸酸的,突然间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第二大权祭通纳这是临死之前,将所有的责任都一肩扛了。

    血光要塞失城之责,主体其实是镇南军团,如今镇南军团残部汇入了叶真的镇海军,叶真的镇海军就要承担。

    可是第二大权祭通纳却不断的强调着他的权位与行摄之责,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连血河禁地失守一事,也以让镇海军毁坏始祖魔神尸骨的名义,揽到了他身上。

    最后更明言授权叶真自由行动,一切以活着和回转大周为目标行动。

    叶真很清楚,第二大权祭通纳在临别之际,压根就没这样跟他说过。

    可是遗简之中却重点提及,想来,是他早已经想到了后事,想到了叶真等人回转大周之后可能会遭遇的困境。

    才有这安排。

    这份遗简一出,立马就解了镇海军面临的困境。

    怪不得大首祭柏相今天老神在在的,一点也不提心。

    任由离亲王姬姬原在那里跳腾,原来是早已经智珠在握。

    怪不得离亲王姬原会气的直接离场。

    搞了半天,他在大首祭眼里,就像是一只瞎胡闹的猴子。

    等他闹够了,底牌尽出,这才抛出了定海神针。

    离亲王姬气的直欲吐血的离开,可是乾坤殿内的气氛,却有些凝重。

    原因,自然是第二大权祭通纳的那一份壮烈无比的遗简。

    “死亡,才是最简单的。相比于死亡,活下来并活着回来,才更难!”

    御座上的仁尊皇姬隆感叹了一声,目光扫视着群臣,“朕今日观镇海军之处境,才深有感触。

    活下来,真的比死亡更艰难!

    差一点啊,差一点,镇海军这等在血海中立下无数功勋的大军,就要被全军贬为罪奴啊!”

    此言一出,军部尚书班棣与一干军部重臣又连忙伏地起罪,心头各个郁闷无比。

    做足了姿态,仁尊皇姬隆这才说道,“差点让镇海军蒙受了不白之冤,既然如此,那镇海军之功勋,就宜速赏。”

    说着,目光就看向了叶真,“叶爱卿,立下如此大功,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朕能给,就绝不吝啬!”

    此言一出,群臣皆惊。

    仁尊皇这番许诺,简直太惊人。

    自大周立国以来,能获得皇帝这种许诺的,屈指可数。

    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也是怔了一下,目光在长乐公主身上扫过,然后就用眼神不停的示意叶真。

    叶真也是心思玲珑之辈,立时就明白了内监大总管鱼朝恩的意思。

    是想让他借此机会,向仁尊皇姬隆求娶长乐公主?

    再看看仁尊皇姬隆在叶真跟长乐公主身上巡梭的目光,叶真立时就明白了。

    帝王心术!

    在下大力气笼络叶真了!

    这应该是仁尊皇姬隆故意给他创造机会。

    按理说,以叶真的位份,想迎娶长乐公主,爵位倒也是够了。

    但是就叶真的出身而言,想要获得司宗府的通过,怕是很难。

    可现在仁尊皇姬隆金口玉言一开,叶真只要开口,这件事,就能够定下来。

    到时候,司宗府就算是捏着鼻子也得认下这件事。

    可是,叶真这个时候,却有些纠结跟痛苦。

    长乐公主的情意,他懂。

    可是,以长乐公主之身份,叶真若是迎娶公主,那必定是正室。

    虽然以长乐公主的性子,容纳廖飞白、胡青瞳等人并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彩衣呢。

    叶真若是迎娶了长乐公主,要将彩衣放在哪个位置?

    彩衣,可是叶真真真正正的明媒正娶的妻子。

    若彩衣在还好,这事还有得商量。

    可彩衣不在,叶真再迎娶了长乐公主,那置彩衣于何地。

    一想到时候可能出现的情况,再想想可能会伤心欲绝的彩衣。

    叶真就狠下心来,直接无视了长乐公主那含羞带涩的目光。

    就是长乐公主,此刻也已然明白了仁尊皇姬隆突然放出的这个许诺的用意。

    “陛下,恩出于上,如何赏赐镇海军,乃是陛下之决定与恩泽,臣不敢置喙。

    不过,既然陛下特许,臣确实有两个小小的请求,还望陛下同意。”

    此言一出,乾坤殿内,仁尊皇姬隆、伍预、大首祭柏相都笑眯眯的看向了叶真,长乐公主的脸上,更是浮现了一丝莫名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