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481章 长乐之计
    长乐公主的弱点是善良,从小就看着长乐公主长大的鱼朝恩,对于这一点抓的很准。

    所以,在下午时分,长乐公主提着一盒自己亲手做的点心,来到了洛邑皇宫东来阁内。

    有鱼朝恩通报消息,长乐公主来的很准。

    “吆,今天什么风把朕的宝贝闺女给吹来了。”感觉到御桌前香风袭来,正在批阅奏章的仁尊皇姬隆猛地抬头,就看到长乐公主站在自己面前,笑了起来。

    “嗬,还给父皇带了东西!来,让父皇瞧瞧,带了什么好东西?”仁尊皇姬隆笑着,从长乐公主手里接过了食盒。

    一看是糕点,就笑着拈了一枚送入了口中,随后就再次笑了起来。

    “不错,好吃!长乐做的糕点与宫中的御厨做的就是不一样,嗯,味道很奇特啊。”

    长乐公主却是假嗔起来,“父皇,你这话是在夸我亲手做的糕点好吃呢,还是不好吃啊?”

    “哈哈哈哈,当然是好吃,朕的长乐做的糕点,透着一种莫名的清香,有点像是草木的味道,吃着让人浑身通透舒服。”仁尊皇姬隆夸奖道。

    闻言,长乐公主的秀眉这才轻舒开来,“看来父皇还是品出了味道。这份糕点,是长乐将一连采集了半月的草木精华融入其中,才做出的。

    吃了能够强身健体,提神醒脑。”

    “你还别说,朕这会真的感觉精神了很多!感觉还能再批它三百份奏章。”

    ‘再批三百份’这些字眼,让长乐公主眼眸中布满了温情,扯了扯仁尊皇姬隆的衣袖,“父皇,你可别太累着自个了。”

    感受到女儿的关心,仁尊皇姬隆也是莫名的温暖,拉着长乐公主的手,坐回了御座,“长乐啊,最近国事纷扰,朕想不操劳都不行啊。”

    一阵亲情过后,仁尊皇姬隆重新翻起了奏折,“说吧,今天来找父皇,有什么事要父皇给给办?”

    “父皇,瞧你说的,好像女儿不找你办事就不能给来看看你一样。”

    长乐公主不依,仁尊皇这才笑道,“好,为父皇说错话了,不过,这可是你说的,父皇可是给了你机会,趁父皇现在心情好,有要求就赶紧提。”

    长乐公主俏脸一正,这才提起了正事,“父皇,前几天,那个北海都督叶真,给儿臣寄了一份急报,儿臣本不想管,但里边所说的事情又事关重大,就想过来给父皇说一.......”

    “哼,这个叶真!”

    仁尊皇姬隆直接把手中的御笔扔到了御桌上,“为达目的,简直不择手段啊!这件事,你不用说了,朕已经知道了。”

    “父皇已然知道了啊?”长乐做出讶然的样子,“看来是儿臣多管闲事了,对了,父皇可做出什么处置没有?”

    “还能有什么处置?”

    仁尊皇姬隆冷笑起来,“这件事,压根就是这个叶真贪生怕死,不想为国效力,甚至想要养寇自重,才捏造出来的危言耸听的事情而已。

    哼,要不是他在前线抗魔,仅凭这件事,朕就要治他的大罪!”

    说罢,仁尊皇姬隆还是怒不可遏,“更可恨的是这个贼子,为达目的,惊动了那么多人,甚至利用起了你。”

    说着,仁尊皇姬隆又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长乐,我知道你此前对这个叶真有好感,朕本也有意,但是这个叶真,如今却是越来越狼子野心,你一定要看清他的真面目,免得被他所骗!”

    听着仁尊皇姬隆语重心长的话语,长乐公主心中却是莫名的悲哀,叶真贪生怕死?

    这也就这位大周圣天子能够说出来而已。

    这话要是说出去,恐怕满朝文武都没一个会信!

    不过,心中再难过,想想未来可能的灾难,长乐公主还是强起了一丝笑容,“父皇,我知道呢,这人的面目,我清楚着呢。”

    “不过,儿臣看了那份急报,有句话,还是想对父皇说。”

    一听长乐公主这样说,仁尊皇姬隆的脸一沉,明显的不高兴了,不过,想了想,还是耐起了性子,“那你说说看。”

    “父皇,叶真的这份急报,虽然可能会养寇自重的想法,但是儿臣思来想去,觉的这大周,乃是父皇的大周,这天下,是父皇的天下,这大周万民,也是父皇的子民。

    若是真如叶真所言,龙族参战,万族来攻,那最终,受损的还是父皇的大周,父皇的天下,父皇的子民。

    所以,以儿臣见,父皇不妨稍作些应对,反正提前做些布置而已,又没什么。

    若没被叶真言中,那就当是一次警戒,若被言中,那正好......”

    “住口!”

    仁尊皇姬隆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直接惊的长乐公主愕然以对,“在你眼中,父皇还不如那个狼子野心的叶真有判断力吗?”

    这个反问,直接让长乐公主楞在了当场,这是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她还特意换了个婉转的说法,可父皇怎么能这样想?

    “长乐,你知道做出应对,比如关闭各界通道,我大周会损失多少利益吗?

    各界通道,岂是说关就能关闭的?”

    “好了,这件事,朕自有主张,你不要再管了,回去吧!”

    “可是父皇......”

    “回去吧!”

    仁尊皇姬隆重重的喝声,已然带了三分怒火,半垂的眸子,狠狠的瞪向了一旁看戏的鱼朝恩。

    后者瞬息间打了个激灵,知道这是这位圣天子要暴发的前兆,忙劝向了长乐公主,“公主殿下,陛下累了,请回吧,不要再惹陛下生气了。”

    一边劝,一边给长乐公主施眼色。

    无奈,长乐公主只能离开。

    “鱼公公,我还没将你的那份情报拿出来呢,父皇他就......”宫门外,长乐公主一脸的担忧,“父皇他怎么这样了?最近一直这样吗?”

    鱼朝恩先是瞅瞅四下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圣上最近脾气一直不好,估计是千年寿限不远.......”

    只提了这几个字,鱼朝恩就闭口不言了,长乐公主却在那里怔住了。

    明白了。

    她一切都明白了。

    千年寿限!

    大周历代皇帝千年寿限在做怪。

    做为蛮灵殿的殿主,长乐公主其实是知道一些秘辛的。

    民间传说,大周历代帝王寿不过千年,是修为没有突破到造化境,却又动用镇国之器的原因。

    也对也不对。

    千年时间修到造化境,本身就不太可能。

    反正除了开国帝王之外,再也没有一任帝王的修为突破到造化境,不过皇族子弟倒有突破到造化境的。

    但大周历代帝王寿不过千年,却真的与大周的几件镇国之器有关系,而且据说还有更隐秘的原因,与道祖和当初的诸神盟约亦有关系.....

    但是,无一例外的,每一位大周帝王,在千年寿限到来之前,都会变得不对起来,有些甚至可以称之为疯狂。

    这样一来,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甚至父皇对待叶真的态度,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可是这件事,却真的事关重大。

    如果仅仅是叶真的推测还罢了,还有鱼朝恩的内监得到的秘报。

    但看现在这样子,就算她拿出了这封秘报,恐怕也会如鱼朝恩的担心一样,她这位父皇会在第一时间怀疑这是他们合伙鱼朝恩来骗他,压根不会相信这封秘报的真实性。

    “公主殿下,现在怎么办?”鱼朝恩在一旁愁眉苦脸的,“老奴是真的不想做那千古罪人!”

    “你也本宫想?”长乐公主秀眸瞪了个滚圆,苦思起来。

    半晌之后,长乐公主突然开口,“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这样做了。”

    “怎样做?”鱼朝恩急了。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现还是快点回去吧,免得父皇起疑,这件事我会安排。”长乐公说道。

    无奈,鱼朝恩只能带着一肚子疑惑回转宫内,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再去伺候这位圣天子。

    宫外,长乐公主的车架,却是摆向了祖神殿。

    没多久,就出现在了祖神殿大首祭柏相面前。

    在柏相面前,长乐公主是极为直接的,首先就拿出了叶真的那份急报。

    这封急报,大首相柏祭并不意外,“这封急报,老夫与几位权祭已然商议过了,没有事实凭据,又不在我祖神殿的管辖范围,所以不便插手。

    不过,老夫还是上了一份奏报,却被陛下给退了回来。”

    “那大首祭再看看这个!”长乐公主拿出了鱼朝恩秘监得来的秘报。

    “嗯?”

    一看之下,柏相的双目陡地瞪了个滚圆,猛地站了起来,“若是龙族参战,那大祸矣!而且,要如叶真推测,其它诸族也来参战,那简直.......”

    强如大首祭柏相,一想起那可能的后果,此刻也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不信,这件事得马上回报陛下!”一看长乐公主,大首祭柏相就猛拍了一下脑袋,“公主殿下来这里,恐怕陛下已然知道了,陛下怎么说?”

    “要是能让我父皇相信,那我用来找大首祭吗?”长乐公主苦笑着,将之前的一切说给了大首祭柏相。

    立时就引得大首祭柏相大怒,猛地一柱手中的烈焰权杖,“你们不敢说,说了他也不信!

    那这件事,老夫明天亲自上朝说!”

    “大首祭,就是你亲自说,恐怕也.......”

    “哼,他敢不信!他真以为,老夫手中的权杖是摆设!”柏相一柱手中的权杖,整个大殿,都震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