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521章 第四个条件
    最终的战损统计报告是由一位章校临时提拔的、代替战死的右丞相余鳗暂行参军之责的明显是由龟族化形而来的水族文吏。

    “禀告大都督,槟太子,各部所有的战损统计都在这里,各部累计死亡和失踪两百八十五万余水族,目前残存在编的水族七百一十万余......”

    这名水族参军的最终报告,让右水军大都督章校与巡海特使敖槟、以及聚集在处的如赤须龙王、紫纹龙王、千山龙王还有幸存的不足二十位的水族高级将领头,心头同时一松。

    情形还不够糟。

    这将大海都染红的这一战,战死的水族,只是大军总数的三分之一不到,换言之,整个大军的数量还保有三分之二以上。

    这也是水族的可怕之处。

    数量极多,死个几百万人马,在大周人族看来,已经是极其惨重的损失了。

    但在水族看来,依旧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没办法,四海广阔无边,就是数量多!

    最终损失的统计玉简一式三份,其中两份分别递给了右水军大都督章校与巡海特使,另外一份,递给了在场的龙王们与残存的水军高级将领们传阅。

    这份统计玉简众人一看,无论是章校还是敖槟,又或者是赤须龙王等人,脸色就变了。

    千万水族大军,虽然一战下来保存下来了三分之二,但是残存下的各水府的部队比例,却很是微妙。

    一时间,章校、敖槟、赤须龙王还有残存的水族高级将领的目光,均有些意外的扫了一眼立在水族高级将领末尾的碧鳞龙王,也即叶真的碧鳞分身之上。

    统计报告中,残存部队最多的,却是隶属于碧鳞龙宫的水族大军。

    这一次,碧鳞龙王按令一共聚集了两百万水族精锐,此次动乱过后,碧鳞龙宫的残存部队高达一百八十余万出头。

    换言之,残存的七百余万水族大军中,四分之一就属于碧鳞龙宫的部队。

    而其它各部比如赤须龙王、紫纹龙王、千山龙王这三位龙王麾下的部众,损失却颇为惨重。

    赤须龙王麾下两百万水族精锐还好,残存一百五十万,紫纹龙王麾下的大军残存一百四十余万,但千山龙王麾下的大军,只残存一百二十余万,此次高损高达八十万。

    但最惨的,却是北海龙君府内由右水军大都督章校带出的隶属于北海龙君府的本部两百万精锐。

    那可是真正的精锐!

    像紫纹龙王、赤须龙王、千山龙王等人麾下的水族,修复为在开府境以上,就称得上是精锐了。

    可是北海龙君府麾下的精锐,必须是入道中后期的水族,才能入选,中层将领都是玄宫境的。

    像碧鳞龙宫麾下各府水君,修为也不过是玄宫境中后期罢了。

    章校率领的那两百万北海龙君府的水族精锐,那可是真正的主战精锐,也是唯一全部装备了制式武器的主战精锐。

    可现在一战之下,只残余九十万余!

    更为要命的是,残余的九十五万余龙君府水族精锐中,中高级将领十不存一。

    这支水族精锐中做为杀手锏的战力最为强大的虎鲨营,还有章校的亲卫营,全军覆没!

    因为这些精锐,因为在水族中地位颇高的原因,当时全部入驻了碧鳞龙宫,以致全军覆没。

    纵然早就知道了,但是此时看到统计报告,巡海特使敖槟心头还是一阵阵的发酸。

    他们四海龙廷进攻大周、准备分一杯羹的试水性的一战,还没踏上大周的土地呢,真正的主战精锐就损失了一半,将领战死高达七成以上,这后续的战势,怎么可能乐观得起来呢?

    一旁的右水军大都督章校看着这一份报告,心头一痛,瞬息间就引动了之前压下去的伤势,身体一晃,差点没有一头载倒在地。

    这真实的战损,却比统计上的数字更加惨重。

    损失的,可全是真正的主战精锐啊。

    留存最多的碧鳞龙宫的所谓精锐,有着大量的铸脉境的灵智刚刚被点化的水妖在内,数字是好看,可是能有多少战力?

    不过章校统兵这么多年,又能被北海龙君任命为右水军大都督,也不是容易被打倒之辈。

    深吸一口气,立时就道,“此战中了敌人的算计,但是我部主力尚在,就地整军,待大军稍作恢复,就杀上北海郡,以报此血海深仇!”

    章校这个右水军大都督的鼓舞让一众残存的水军将领颓废的士气稍稍一振,但这时候,章校突然发现,先前汇报的那个参军文吏还跪在那里,没有离开,就有些奇怪。

    “你还有何事?”

    “回大都督,属下还有一件大事要禀报。”

    “讲!”

    “这......”龟族出身在的临时参军有些犹豫,却让章校更加的有些心烦意乱,“有什么吞吞吐吐的,在场的,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讲,快讲!”

    “回大都督,是有关军粮的事情。”

    ‘军粮’二字,就像是一道炸雷一样,在右大都督章校头顶炸响,他竟然忘了这茬。

    主要是今天的事,包括他自己的伤势,让他心烦意乱不说,往常水族出征,鲜少会有粮食出问题。

    “大都督,碧鳞龙宫收集的军粮,已然查验完毕,但是大部分已经被毒所污,不能食用,而且之前的混战中,我们大军自己带来的粮食也丢失了大半。

    所以,目前的军粮,只够大军三日所用。”

    此言一出,整个议事大帐内海军将领们,纷纷沉默了,巡海特使敖槟却是出声道,“我水族还怕缺军粮吗?派出部队,四处搜罗斩杀水底动物做为军粮便可。”

    闻言,一直沉默不言的碧鳞龙王却是苦笑起来,“回禀槟太子,之前为了完成章大都督准备千万大军三个月军粮的命令,已经将我碧鳞龙宫水域内能够猎杀的水底动物猎杀一空。

    再想要猎集军粮,怕是.......”

    敖槟楞住了,立时就明白了难处所在,水底动物虽然多,但是可供做食物的被猎杀一空再长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换言之,碧鳞龙宫的水域已然没有军粮了,想要猎集军粮,大军就只能回头,去临近处的赤须龙王与千山龙王所管辖的水域内猎集军粮,然而水域广阔,一来一去,费时日久......

    先是损兵折将,然后又缺了军粮,这简直了......

    尤为要命的是,水族士兵一个个食肠宽大,要是饿极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就是人族大军在极限缺粮的情况下,都会出现吃人之事。

    这在水族大军中,却是极为稀松平常。

    水族大军一旦缺粮,当然,饿肚子的水族不吃同类,但却吃非同类。

    水族之中,族类成千上万,就是鲸族化形的水族当中,亦有几十种不同的鲸类。

    蓝鲸是不吃蓝鲸的,但是蓝鲸却会吃巨鲸、短须鲸、抹香鲸。

    一旦水族大军缺粮,那么水族大军内的各族就会互相当成食物,然后不用人族动手,就会自己内耗一空。

    沉默良久,右水军大都督章校发出了一声无奈的长叹。

    “传令全军,即刻拔营分成两部,分别前往最近赤须龙宫与千山龙宫水域内猎集食物。

    另外,碧鳞龙宫所属,就留守碧鳞龙宫,全面侦测北海郡动向。

    待大军粮草齐备,再来进攻北海郡。”

    其实按那龟族出身的参军文吏的想法,此时最好的选择其实是退军,但是右水军大都督章校却退不得。

    只见叶真,未见人族的一兵一卒就战损惨重,右丞相余鳗惨死,无数水军将领战死,若是章校就这样一声不响的退兵,恐怕等他回到北海龙君府之后,就是他解职受罚之时!

    所以,章校只能先行筹集粮草,再行进攻。

    “对了,章大都督,魔族那边.......”

    不提魔族还好,敖槟一提魔族,就恨的咬牙切齿,战死的一百余万北海龙君府麾下精锐,至少大半是魔族那些失去了神智的精锐士兵造成的。

    随后,章校与敖槟就怒气冲冲的去找魔皇五太子破月兴师问罪。

    没料到,魔皇五太子破月比他还冤。

    一百万魔族精锐,此刻只残存下五十万,而且将领在碧鳞龙宫内损失高达七成。

    一见面,双方就拍了桌子,吵的不可开交。

    破月怒骂水族保护不力,还未登陆,就让他的大军损失过半。

    章校来兴师问罪,其实也只是发泄一下怒火,毕竟他也明白,那二三十万失去神智的魔族精锐,也是中了毒的原因才被叶真利用。

    没想到,一见面就被魔皇五太子破月骂了个狗血喷头。

    就算是有敖槟在一旁做和事佬,双方也是闹的不欢而散,五太子破月甚至扬言要退兵。

    直到右水军大都督章校离开之后,魔皇五太子破月脸上的怒气这陡地换上了一脸愁容,“先知魔师,这叶真让我们与水族决裂、破坏两族合作的第四个条件,如今算是勉强达成了。

    但是,万圣城与父皇那里,还有魔神宫那里,我们怎么交待!战死五十万,可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败啊!

    而且还与水族的合作破裂,这一个不好,父皇就要拿我问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