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847章 祖神金令
    长乐公主一句‘不可使为众人抱薪者倒毙于风雪中’,令整个祖神殿议事大殿内的一众权祭与殿主俱受震动。

    “不可使为众人抱薪者倒毙于风雪中,说的好,我辈当从之!”,长笑一声,第三大权祭堪陌就大步转出,紧随长乐公主而去。

    “不可使为众人抱薪者倒毙于风雪中,我辈亦应从之!”第七大权祭葛俨亦是一声长笑,紧跟而出。

    “为众人抱薪者,当受我等庇护。”幽魂殿殿主勾若虚冷笑一声,狠狠的瞪了一眼大首祭东阳离歌,就亦随长乐公主前去。

    “我等当使为众人抱薪者不绝!”战魂殿殿主毕泽,大步踏出。

    “我亦当从之!”第三大权祭海范亦紧跟而出。

    “我亦从之!”

    “我亦从之!”

    短短一个呼吸之内,议事大殿内近半的权祭与殿主,竟然纷纷跟随长乐公主而去。

    剩下的权祭与殿主,都是东阳离歌这个大首祭一脉的权祭与殿主,目前还在坚持中,但有不少人,心头却是在天人交战。

    突然间,原第九大权祭,后顺位晋升为新任第八大权祭的太史蒙,这位原本是东阳离歌一系的权祭,突然间向着东阳离歌躬身一礼。

    这令大首祭东阳离歌的眉头猛地狂跳了一下。

    “大首祭,为众人抱薪者若冻毙于风雪之中,我无法坐视,见谅。”向着大首祭东阳离歌躬身一礼,太史蒙就大步向着殿外,追向了长乐公主的队伍。

    东阳离歌的嘴角猛地一抽搐,其它人跟着长乐公主离开,他无所谓,但却有自己人跟着长乐公主离开,这就要有些要命了。

    “太史,既便你们去了,别说能不能赶上,就能赶上了,也无法在造化神将手中救下叶真,甚至有可能搭上自己。”东阳离歌开口劝阻。

    追着长乐而去的第八大权祭太史蒙却是头也不回,只有一道声音传回来,“若死,也无憾,亦无愧!”

    东阳离歌愕然。

    在大首祭东阳离歌愕然无比的目光中,竟然又有两位他麾下的派系殿主,追着第八大权祭太史蒙前去追长乐公主。

    “大首祭,见谅!”

    大首祭东阳离歌的嘴角抽搐着,跟着长乐离开的权祭与殿主,已经占整个祖神殿高层的近六成了,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代表着他这个大首祭对祖神殿的掌控已经降到了最低。

    而且今日过后,他这个大首祭的威望,也会直线下跌。

    只是,他也很无奈啊!

    “尔等可还有要走者?”大首祭东阳离歌问向了殿内众人。

    以第二大权祭东阳宵、第六大权祭图门长音为首的一干东阳家族的铁杆,纷纷摇头,没有人再离开,大首祭东阳离歌的心这才稍定。

    “去,派人跟着,看看他们要干什么,一有发现,马上回报。”

    “是。”东阳宵领命。

    虽然说长乐公主带走了近六成的权祭与殿主,大首祭东阳离歌气的要死。

    但是,这些人做什么,东阳离歌却又必须关注。

    若是这些人真的愚蠢到赶去木州跟魔族和天庙的造化神人拼命,若是真赶过去,无论有没有救到叶真,只要遭遇了造化神人,东阳离歌这个大首祭,就不能坐视。

    原因也很简单,若是长乐所带的这些人与魔族或者天庙的造化境大战而出现陨落。

    若是陨落一两个,祖神殿还能承受。

    但若是陨落的太多,祖神殿不仅会元气大伤,某些殿,甚至有传承中断的可能。

    若真出现那种情况,祖神殿震荡和巨大损失之下,无论是大周朝堂还是祖神殿内部,都不容许他东阳离歌继续坐在这个大首祭的位置上。

    所以,此刻纵然万般不情愿,为了继续坐稳大首祭之位,东阳离歌还得派人去跟着,一旦出现最坏的情况,就只能想办法出来擦屁股。

    与大首祭东阳离歌的想法一样,那些大义之下,眼着长乐公主出去的权祭们、殿主们,都认为这是长乐公主准备带着他们亲自赶往木州营救叶真。

    虽然说木州离祖神殿所在的洛邑很远,但祖神殿内秘法无数,若是不惜一切代价,还是可以在短时间内赶到木州的。

    只是,要去木州营救叶真,那些造化神人、造化神将实力上的差距,这是一个巨大的鸿沟。

    哪怕跟着长乐离开的这些权祭、殿主俱是人杰,手里边的宝贝极多,但能做的,也仅仅是勉强与造化神人相抗衡,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当场陨落。

    所以说,跟着长乐出来的这些权祭和殿主们,是抱着赴死之心,跟着长乐公主出来的。

    但跟着长乐公主离开议事大殿没多久,一干权祭与殿主们就愕然发现,长乐公主竟然不是带着他们去祖神殿祭坛。

    祖神殿祭坛,乃是祖神殿施展许多秘术的地点,付出一定的代价施展秘法之下,可以将他们一干人等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木州附近。

    不仅没带着去祖神殿祭坛,反而带着他们去了祖神殿后山。

    只是长乐公主此时脚下速度极快,众人也只能跟上。

    祖神殿的后山,地脉云集,乃是祖神殿的祭司们闭关潜修的地方。

    小至大地祭司,上至权祭们,都有可能在这里闭关潜修。

    一时间,众人有些搞不懂长乐公主要做什么。

    同样的,一直关注着长乐动静的大首祭东阳离歌,也搞不明白长乐这是要做什么。

    直到长乐在一座闪烁着阵法光华的闭关精舍前盈盈一礼,“蛮灵殿堂殿主姬长乐,与第三大权祭堪陌、第七大权祭葛俨、第八大权祭太史蒙、第九大权祭海范,以及幽魂殿主.......战魂殿殿主毕泽前来,特来请柏太上权祭出关,主持要务!”

    大周的权祭和大首祭,卸任之后,俱为祖神殿太上权祭。

    不过太上权祭的权力,看情况不同,就各有不同。

    比如原大首祭柏相的大首祭之位,算是被仁尊皇姬隆给捋掉的,继任者也不是大首祭柏相推荐的人选,所以柏相成为太上之后,基本上在祖神殿内就成了无权的太上。

    长乐这一开口,在场的权祭们与殿主们,立时就想起了原大首祭柏相。

    只是一干殿主们,却是一脸的疑惑。

    值此关键时刻,长乐公主来请已经无权无势的原大首祭柏相,这不是来浪费时间吗?

    但是,跟着前来的四位权祭,目光突然间就多了几分惊喜,长乐公主的举动,让他们突然间就记起了祖神殿内的另一项传统。

    几乎是同时,祖神殿议事大殿内,长乐去请柏相出关一事,就传到了大首祭东阳离歌等人那里。

    其它权祭与殿主还没有反应过来,东阳离歌的脸色却是大变。

    “不好!”

    “快,跟我来!”

    东阳离歌就带着他麾下的一干权祭与殿主,直奔祖神殿后山。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原大首祭柏相已然出来。

    原大首祭柏相这些年一直在闭关苦修,不理世事,外人来见,等闲不会出面。

    但是这一次长乐带着这么多的权祭与殿主前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所以原大首祭柏相在第一时间中止了闭关,出关相见。

    原大首祭柏相在骨子里,还是极其关心祖神殿的。

    祖神殿可以说是他一辈子的信念,也是他的根!

    原大首祭柏相一出现,第三大权祭堪陌与第七大权祭葛俨就露出了激动之色。

    但还未开品,第三大权祭堪陌就忽地惊喜万分道,“大首祭,你的修为?造化境气息?这是已经踏入造化境了?”

    闻言,柏相摆了摆手,“老夫早已经不是什么大首祭了,不过,这几年老夫卸任大首祭,没了诸多公务缠身,潜心修炼之下,修为倒是接连有所突破,目前已然踏上造化境门槛,只是想要彻底突破到造化境,还需要时间。”

    柏相这句话,却没有多少谦虚。

    在祖神殿内,能够成为大首祭了,除了方方面面的因素之外,个人的天资,也是极其重要的。

    柏相这些年修为困在道境巅峰,大半的原因,是被大首祭一职给耽搁了。

    一听柏相这么说,一干权祭与殿主连忙恭喜,不过,柏相此刻却没兴趣接受他们的恭贺。

    柏相是做过大首祭的人,自然明白正常情况下,长乐肯定不会带这么多的权祭与殿主请他出关。

    那肯定是发生了极其重大的事情。

    “长乐,发生什么事了,快说。”

    “柏太上,事情是这样的.......”长乐为了节约时间,直接递给了柏相一块玉简,今天有关叶真还有祖神殿内部决议的事情,全部都详细的记录在这块玉简内。

    神念沉入,看到玉简里边的内容的柏相,脸色陡地变得铁青。

    “混账!”

    “怎可如此!”

    “叶真身为我火灵殿殿主,岂能见死不救!难道要等魔族造化境将我祖神殿高手杀绝,才要出动圣祭吗?”

    原大首祭柏相怒不可遏,“走,老夫带你们去找他!”

    见柏相如此,长乐却是急了,忙拦住柏相道,“柏太上,叶真那边此刻万分危急,长乐来找你,是想请柏太上动用祖神金令,唤醒圣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