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850章 祖神殿史上第一怂货
    呈现在祖神殿众多权祭与殿主面前的投影文字,其实就是之前长乐公主给柏相的玉简内容,记录的只是事实,没有添加任何个人情感。

    “大人,我乃祖神殿现任第三大权祭,我敢以性命作保,这玉简的内容,没有丝毫作假,更没有任何偏颇,全部都是事实。”

    第三大权祭堪陌慷慨直言,直接就引爆了跟着长乐公主过来的一众权祭与殿主的情绪。

    “圣祭大人,我乃祖神殿第七大权祭,我也以性命作保!”

    “我也以性命作保!”

    “这玉简内容若有一丝虚假,皆是今日所历,请大人诛我全族!”战魂殿殿主毕泽此言一出,所有人为之侧目。

    连长乐公主都多看了毕泽一眼。

    这战魂殿殿主毕泽与叶真并没有多少交情,早年叶真为了突破想要拿到战魂殿的万骨轮回印分身,还堵过战魂殿的大门,与战魂殿颇有嫌隙。

    但现在,这战魂殿殿主毕泽不仅能够主动跟着长乐出来,还当着造化神将级圣祭的面,作下了诛全族的保证,实在是意外。

    可以说,这已经是为叶真搭上了身家性命了。

    圣祭面前的保证,可不是说着玩的。

    当然,熟悉毕泽的人都知道,性格使然。

    战魂殿内收纳的战魂,几乎全是战场上战死的将士又或者祭司的不屈战魂,战魂殿受此影响,乃是整个祖神殿内最讲袍泽之义的殿属。

    这份保证,就连圣祭莫雨,也为之动容。

    敢这样作保,那这玉简内容的真实性,基本上就没有多少疑惑了。

    “大人,我亦以全家性命作保!”

    “大人,若有虚假,请诛我全族!”

    .......

    这一声声保证,令柏相动容,令长乐感动,也令圣祭莫雨的神情变得坚定。

    不过,此时整个祖神山前,表态的只有站在长乐公主身后的一行权祭和殿主,东阳离歌带来的权祭和殿主,则阵营分明的站在另一侧,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出声。

    “你们呢,怎么说?”

    兼听则明,圣祭莫雨目光看向了东阳离歌带来的权祭与殿主们。

    为首的第二大权祭东阳宵、第六大权祭图门长音等人,嗫嚅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其它时候,他们或许可以为了某些需要信口开河。

    但今天,在这位造化神将级别的圣祭面前,在这祖神山禁地前,谁要是敢信口开河,那就是脑子进水子。

    只是大首祭东阳离歌在侧,他们又是大首祭东阳离歌的嫡系,也不愿意拆东阳离歌的台。

    所以,这些权祭与殿主一个个嗫嚅着,说不出一个字来。

    没有表态也是一种态度!

    能成为圣祭,还是造化神将级的圣祭,莫雨也不是等闲之辈,看着这一幕,心中立时就明了了,怒气就骤然浮现。

    “你是现任大首祭?姓甚名谁?”圣祭莫雨突然冲着东阳离歌问道。

    这让近乎于绝望的东阳离歌,忽然看到了一点希望。

    眼前这圣祭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俱都高绝,但他这么一问,就代表着他还是顾忌他这个大首祭的身份的。

    毕竟他这个大首祭,乃是祖神殿的脸面。

    同时,只要报出身份家门,以东阳家的名望,想来这位圣祭应该会给东阳家的祖辈们一点薄面的。

    “回大人,我是东阳离歌,乃是祖神殿现任大首祭!”

    果然,正如东阳离歌所言,他的名姓让圣祭莫雨微微动容,“你是东阳家的后人?”

    听圣祭莫雨这么问,东阳离歌更加高兴了,说不定眼前这位就与东阳家有旧呢,忙不迭的点头!

    但就在东阳离歌点头之余,圣祭莫雨身形微动,冷不丁的出手,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东阳离歌脸上,直接将东阳离歌抽翻在地。

    “东阳家的人,如今已经变得如此胆小懦弱了吗?”

    “堂堂祖神殿大首祭,竟然惧战,怕提升战争烈度?简直是废物!”

    “自祖神殿成立起,我祖神殿什么时候怕过事儿大?

    从来只有我们祖神殿惹事儿,还怕天庙那帮秃货?”

    “要是你你们东阳家的老东西们知道他们出了你这样一个怂货,会不会被你气死我不知道,但绝对会抽你一顿。

    丫的我又忍不住了!”

    骂到怒处,圣祭莫雨上去对着东阳离歌又是一顿猛抽。

    这可是真抽啊。

    而且造化神将级别的圣祭,那肉身力量,哪怕东阳离歌已经快要完全突破到造化神人境,也撑不住啊。

    当场就被抽的口中鲜血横流!

    这情景,看的第三大权祭堪陌等人,解气不已。

    这样的怂货一样的大首祭,就应该被狠抽,狠狠的教训,让他长点记性。

    可是长乐公主却是急了,揍东阳离歌固然解气,可是救人更重要。

    “圣祭大人,那边十万火急,救人要紧。”长乐冒着被骂的风险,小心提醒了一句。

    圣祭莫雨一呆,猛地就醒悟了起来。

    “看,我被这祖神殿史上第一怂货给气的都快忘了正事!”说完,圣祭莫雨就冲着身后一众造化神人境的圣祭挥手道,“走,随我去救人,顺带看看天庙现在胆儿肥到取什么程度!”

    一干造化神人境的圣祭轰然应诺之际,圣祭莫雨一挥手,他与十位造化神人境的圣祭身形,就原地消失。

    见状,长乐公主松了一口气。

    有这位造化神将境的圣祭莫雨带着人去救援,至少叶真有了被救的可能。

    忙走到柏相面前盈盈一礼,“多谢柏太上相助。”

    “应该的!”

    柏相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还想说什么,但看了一眼满嘴鲜血的大首祭东阳离歌,一脸的无奈,满腔的涩意。

    .......

    在圣祭莫雨带人去营救叶真之后,柏相、长乐、堪陌等人亦离开了祖神山。

    只是狼狈无比,满嘴满脸鲜血的大首祭东阳离歌生无可恋一般躲在地上,眼神时而空洞,时而怨愤无比。

    东阳宵、图门长音等人,也是无语之极。

    大首祭东阳离歌被柏相揍,还可以说是柏相心存怨恨,这是借机报复。

    但是圣祭莫雨今天狠揍了大首祭东阳离歌,就不一样了。

    圣祭莫雨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祖神殿内那些像是神一样存的的意志,是真真正正的有可能动摇东阳离歌地位的存在。

    一旦圣祭莫雨营救归来,有可能就是东阳离歌下台之时。

    而且,就算圣祭莫雨归来不赶东阳离歌下台,有了圣祭莫雨的意志和他的强大影响力,不用圣祭莫雨表态,只要今天圣祭莫雨暴揍怒骂东阳离歌的事情流传开来,对大首祭东阳离歌就是无比致命的影响

    东阳离歌在祖神殿内的权力和影响力,将降至最低点。

    毫不客气的说,到时候,东阳离歌这个大首祭,就将名存实亡!

    此时的东阳离歌也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一点,才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个祖神殿的大首祭,竟然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谢幕下台。

    而且还会因为圣祭莫雨那句‘祖神殿史上第一怂货’给钉到祖神殿的耻辱柱上。

    连带着东阳家也成为耻辱!

    祖神殿的耻辱!

    一想起家族荣耀,这上千年来东阳家族全族努力在复兴的家族荣耀,双目无神生无可恋的东阳离歌,突然发出了一声狼一般的嚎叫。

    “不行!”

    “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