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889章 时间就在眼前(第一更)
    对于大司天鲁歼的处置,可以说是高高举起,最后轻轻放下。

    一干重臣很是不满。

    尤其前线的将领们,更是不满意。

    虽然说最后的结论是,大司天鲁歼在行使职责,也报备过,也查出了铁证如山触目惊心的贪腐,最后军需中断还是因为魔族或者妖族奸细出手的原因。

    但是,前线战士的死亡,那每一个,都是鲜活的血肉。

    前线的将帅们,是亲眼目睹这些个鲜活的血肉死在他们面前的,可是对于洛邑朝堂上的君臣而言,那些将士的死亡,也许只是一个数字。

    如果大司天鲁歼被放在前线,可能会被那些愤怒的将帅们给活剐了。

    不过,他在中枢。

    所以,他安全了。

    毕竟,就中枢的重臣而言,哪怕是丞相闻纲看来,大司天鲁歼的做法,本身并没有错,只是运气差了点而已。

    只是,大司天鲁歼自己却是吓坏了。

    他差点以为,他就要步上前任大司天伍预的后尘,斩灵台上走一遭了。

    劫后余生的大司天鲁歼,却没有多少庆幸,心里只有感激,感应仁尊皇姫隆对他这个心腹的关爱。

    想起一个多月前他接这个任务时,仁尊皇姫隆曾经提醒他要报备此事,当时他还并没有觉的报备这件事有多么重要。

    但如今看来,这件事,却是保住他小命的关键。

    要不然,大周的重臣们,绝对会以目无朝纲法纪将他这个只知做鹰犬的大司天给撕成粉碎。

    还是皇帝对他好啊,要不是皇帝的提醒,他这会可能就在斩灵台上了。

    新任大司天鲁歼是怀着对仁尊皇姫隆的万分感激离开了洛邑皇宫,只是感激之余,鲁歼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感觉,当初仁尊皇姫隆的提醒,似乎有点算准了今天的感觉。

    而且,鲁歼之所以查军需供应,还是仁尊皇姫隆的示下。

    似乎,这一切都是仁尊皇姫隆的意思。

    而且在鲁歼的感觉中,几大战场同时因为军需而出了大问题,但是皇帝似乎并没有那么生气。

    “或许,这就是帝王心术吧.......”

    .......

    大周目前同时进行的战场,算起来有十余处,虎族、熊族、禽妖一族、虫妖一族、西海水族、圣鹰家族、娲灵一族、凰灵一族,还有在庆州与云州的两路魔族大军,以及在江州与离亲王姫麾下的大军与大周征东军团对峙的魔族大军。

    原本,庆州与云州战场,因为圣祭莫雨和叶真的出手,遏制了魔族攻势,可是因为军需供应断开的原因,让大周军队的反扑没有跟上。

    可以说,大司天鲁歼掐断军需供应一事,让整个大周所有战场都受到了或大或少的影响,让刚刚有所好转的战势,又陷入了进一步糜烂。

    大周的以丞相闻纲与军部尚书班棣为首的重臣们,再一次焦头烂额想法设法的做灭火队员。

    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说,这锅还是破的,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

    蜃龙珠空间中,叶真在蜃龙珠时序空间内枯坐着,神情困惑。

    有了师尊陆离那一缕残魂的指点,叶真算是茅塞顿开。

    明白了蜃龙珠时序空间内的时序变化,是师尊陆离留给他让他来参悟时间法则,而不是用来修炼。

    他这是把黄金当石头用。

    不过,现在也不晚。

    按师尊陆离的说法,参悟时间法则的第一点,就是感受时间的快慢变化。

    只有感受到时间的快慢变化,才有可能在时间法则这条路上前进。

    许多大能,一辈子参悟几百上千年,都无法感受到时间的快慢变化,一辈子也无缘时间法则。

    而蜃龙珠时序空间的加速时序与减速时序,就能够极大的帮助叶真感受到时间快慢的变化。

    有明师指点,还有蜃龙珠时序空间这个大杀器帮助,叶真觉的,他参悟出时间法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

    外界时间已过了数月,叶真自己在蜃龙珠时序空间内快快慢慢的,累积已经枯坐了数年了。

    可是,叶真依旧没有感受到时间的快慢变化。

    时间,无处不在。

    每时每刻,时间都存在,但是却又无处可找。

    它存在,但看不见,摸不着,似乎又不存在一样。

    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叶真如何感受到它?

    更遑论去感受到它的快慢变化!

    叶真感受不到。

    枯坐数年,叶真甚至感受不到时间了。

    叶真有一种着魔的感觉!

    “阿丑,阿元,这世上真的有.......时间吗?”

    蜃龙珠时间空间,神情呆滞的叶真一脸的懵逼模样。

    “少主,肯定有时间啊。”阿元很认真。

    “那你见过吗?”

    “找出来给我看看。”

    “我现在无比急切的想找到时间这个玩意,看看它到底长什么样!”叶真的模样有些狞狰。

    阿元却是被叶真给问傻了,不知所措的摸着脑袋。

    这个时间确实有,但是长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阿丑踢了一脚发懵的阿元,“你忘了老头子当年参悟时间了,也不是这个傻样。”

    “嗯?”阿元愕然回首。

    阿丑以手抚额,“忘了,老头子当年参悟时间法则时,你还不在。”

    阿丑的话,引起了叶真的兴趣,“师尊当年参悟时间法则,用了多久?”

    “多久?”

    “几个月吧?”阿丑有些不太确定,“反正他坐在那里,坐啊坐啊,就参悟了时间法则。”

    有参悟范例可以参考,叶真瞬息间来了精神,“坐在那里?是怎么参悟的?”

    “这个?”阿丑摸着脑袋,“就是坐在那里而已。”

    “哪里?”

    “具体是哪里,我也去那里坐着参悟看看。”

    叶真这么一说,却又勾起了阿丑的伤心事,“还能坐在哪里,自然是草创没多久的玄机道门的后山,如今,早已经没了.......”

    叶真本意是想用师尊陆离参悟修炼时间法则的经验借鉴一下,没想到却引起了阿丑的伤心事。

    半晌之后,蜃龙元灵阿丑才道,“当年老头子参悟时间法则的地方,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就是后山,一样的天光日落。

    在老头子之后,他的弟子们一个个全都去那里坐过,最少的十三年,最久的坐过一百八十余年。

    但就算是枯坐一百八十余年,别说是参悟时间法则了,就是连时间的快慢都没有感知到。

    所以,参悟时间法则这件事上,完全是看个人。”蜃龙元灵阿丑说道。

    叶真默然无声。

    此时此刻,叶真算是真正的知道了参悟时间法则的难度。

    师尊麾下的亲传弟子,各个全是惊才绝艳之辈,最长的枯坐了一百八十余年,虽说是入门时间法则,就是连时间的快慢都没有感知到。

    这是何等的残酷。

    何等的难!

    许多神通秘法,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

    但是时间法则这一条,却没有这个说法,你的努力,哪怕上千年,有时候恐怕也是白费功夫。

    第一次,叶真对于参悟到时间法则力量没有了信心。

    “师尊他当年就没给他的弟子们在时间法则这条路上指点过什么?”

    “有!”

    “说!”

    “老头子说,时间就在眼前!”

    叶真无语,直接将蜃龙元灵阿丑拉过来一通猛挫,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有急讯!有急讯到了。”沟通内外的蜃龙元灵阿丑为了摆脱叶真的蹂躏急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