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3048章 做一个小试验
    发现被人埋伏了困在了空间牢笼,东阳鱼与严风并没有太过惊慌,根源还是是艺高人胆大。

    无论是任何人,想要对付一位造化神将与造化神人,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东阳鱼与严风久经战阵,神念第一时间轰然而出,细查这空间牢笼内的情形,准备在第一时间破开这空间牢笼。

    只是,突然间出现的一个人影,让两人愕然以对。

    “叶真?”

    “叶殿主?”

    东阳鱼惊愕之余,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严风的目光变得忐忑起来。

    一般的埋伏,东阳鱼还真不怕,但是今天叶真在战场上的表现,却让东阳鱼忌惮万分。

    要不是叶真今天在战场上表现出无比强大的实力,与麾下战灵合力,轻轻松松就斩杀了一位魔族神将的话,此时东阳鱼恐怕正用手段从叶真那里逼抢拥有太阳真火的太古金乌神杖了。

    说实话,对上叶真,东阳鱼没有多少把握。

    不过此时叶真突然出现,是友是敌,还不确定。

    在东阳鱼看来,方才他是坑了叶真一把,但这叶真不是没事吗?

    就为这点事,还不值得跟他、跟他们东阳家族翻族。

    任何人想要跟拥有传奇圣祭的东阳家族翻脸,都要掂量掂量。

    “叶真,你这是何意?”东阳鱼脸色一沉,周身灵力气息升腾,以东阳鱼的老道,见到叶真突然出现,意外之余,却是更加的戒备。

    “何意?”

    叶真笑了笑,“自然是来行军法!”

    “军法?”

    东阳鱼与严风二人对视一眼,隐隐有种不妙预感的东阳鱼厉叱起来,“行哪来的军法?叶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自然是行我的军法!”

    叶真头一昂,喝道,“我这人,军旅出身,眼里揉不得沙子,尤其是见不得那些坑害战友袍泽,在背后放冷箭的卑劣之徒,这样的人,我在军中,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宰一双!”

    叶真杀意凛然,东阳鱼却是冷冷的道,“这是祖神殿的圣祭队伍,不是你的军队!”

    “要是我的军队,你们两个的首级已经传验全营了,我也不至于到这里来找你们!”

    说话间,叶真手指轻轻一动,夷烈等四位南蛮战灵就陡地浮现,四柄散发着凶猛煞气落日神弓,就陡地指向了他们。

    严风的脸色瞬地变得煞白,东阳鱼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叶殿主,我们都是出身祖神殿,我们的敌人是魔族,叶殿主,此时自相残杀,只会让损伤我们自己的力量。”严风紧张道。

    “那这就是你们害我的原因?”叶真冷笑。

    “只是.......只是想试试叶殿主的实力而已,并无害人之意。”严风辩解道。

    这个解释,叶真见了鬼才会信。

    “叶真,你竟然想杀我,你要考虑清楚了,我背后,可是东阳家族,现在,你还有机会回头!”东阳鱼十分的冷静。

    “我考虑的很清楚!”

    叶真的话,让严风再次大骇,其实还是叶真之前表现出来的惊人战力,严风此时已经肠子都快悔青了。

    他这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在作战时坑害殿主,让一众同僚侧目。

    以如今的情形,他恐怕就是死了,那些同僚也没几个会为他声张。

    “叶殿主,之前是我做错了,还望你给我一个杀魔的机会......”

    也就在此时,粘稠有若岩浆的火光,陡地从东阳鱼掌心中喷出,喷向了空间牢笼的某个方向。

    “突围!”

    怒吼一声,东阳鱼就冲向了他轰击的那个方向。

    说实话,今天的战斗,让东阳鱼此刻压根没有跟叶真大战的信心,所以东阳鱼选择了突围。

    只要逃出这空间牢笼,他就不信叶真还敢下手。

    只是,寻找了这好一会的功夫,东阳鱼也没有找到空间牢笼的薄弱处。

    眼前这处空间牢笼,强悍的非同一般。

    但是东阳鱼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只能选了一个最有利的方位突破。

    一瞬间,他就将他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护体灵宝浮现,周身更是凝结出了重重火盾,保护他自己。

    几乎是行动的那一刹那,整个空间牢笼内,顿时燃起了炽烈无比的紫色焰光。

    火热瞬息滔天,扑向了叶真与四位南蛮战灵。

    这是东阳鱼修习的一项天地法则,只要有火系天地元气的地方,他就可以瞬息爆出紫焰天火。

    这紫焰天火,威力不凡。

    当然,就想靠这紫焰天火杀死叶真与四位南蛮战灵,那是不可能的。

    东阳鱼此举,只是想制造混乱,为他争取破开空间牢笼的时间。

    紫焰扑面,炽烈扑面而来,不过无论是叶真还是四位南蛮战灵,都没有动。

    太古金乌神杖一出,光华微微一荡,所有扑袭过来的紫焰纷纷停滞,就像是太古金乌神杖面前,有一个无法通过的天崭一样。

    夷烈等四位南蛮神射,落日神弓弓开满月,箭出如奔雷!

    在这种预定的空间战场内,东阳鱼与严风就是一个活靶子。

    没有任何悬念!

    哪怕东阳鱼手里有一件威能接近先天灵宝可攻可守的杀伐之器,也没有任何用。

    只不过是多挡了几箭而已!

    其实东阳鱼的选择一开始就错了。

    如果他和严风直接选择跟叶真拼命,近身缠斗叶真,或许可以撑的更久,甚至有翻盘的可能。

    落日神射这样的远程狙射,一旦被敌人近身缠斗,就发挥不出应有的威能,很容易就会被敌人重创。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叶真不动用其它手段,不动用时间法则力量的前提下。

    仅仅三个呼吸之后,东阳鱼就被重伤到极致,四位早就得到了吩咐的落日神射的精准箭法下,东阳鱼皆是要害中箭,肉身的损失并不大。

    最大的伤势,是被爆掉的半边脑壳,这是为了给东阳鱼以重创。

    在叶真眼里,东阳鱼的肉身,其实是比较重要的。

    严风也没死。

    但是严风的模样,就凄惨的多了。

    大半个身体几乎被射爆了,就只剩下一个脑袋吊着,只要再出一箭,他的脑袋也要爆了,就要元神出逃。

    有肉身都干不过叶真,更别说是没有肉身了。

    不过,叶真的适时停手,让严风无比恐惧之余,心头又稍松了一口气,叶真只要没有当场杀掉他,那么应该会给他一条活路。

    叶真并没有理会严风,而是先走到了东阳鱼面前,东阳鱼兀自有些不甘和失算。

    其实在动手的那一刹那,东阳鱼也想过与叶真近身缠斗,不过,思忖再三,东阳鱼觉的冲破这空间牢笼更方便更快,也更安全,风险更小。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空间牢笼太它玛铁了。

    承受了他的全力一击,这空间牢笼竟然纹丝不动,让他当场傻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种生死悠关的战场上,一旦做出错误的选择,就再也没有修正的机会了。

    “你有极品后天空间灵宝?”看叶真走来,东阳鱼问出了憋在心里的疑问。

    之所以这么问,东阳鱼也是存了和严风类似的想法。

    方才叶真绝对有着杀死他们的机会,但最终却并没有杀死他们,而是选择重创重伤他们。

    这让东阳鱼觉的,叶真可能是要狠狠的教训他们,并不是要杀他们。

    而且仔细思来,东阳鱼觉的他除了今天坑了叶真一把之外,似乎与叶真之间再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所以此时重伤之下,反倒关心起了这件事,要不然,他这会可能就是要垂死挣扎了。

    无数绿光从叶真指尖钻出,让重伤的东阳鱼非常担心,待发现这无数藤蔓只是在控制他的要害的时候,东阳鱼又松了一口气。

    叶真只是在生擒他,可能是要给他一个教训,而不是要杀他。

    看来,叶真还是在忌惮他身后的东阳家族,毕竟传奇圣祭东阳司辰的名头,可不是盖的。

    所以,当小妖控制东阳鱼的时候,非常的轻松。

    要不然,以东阳鱼主修火系天地法则力量的造化神将中期的修为,同归于尽的手段,还是不少的。

    但是东阳鱼的这种轻松,仅仅持续了一瞬间,东阳鱼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看到,叶真一挥手,他刚刚困为受重伤而喷射出的海量鲜血,竟然被叶真收集到了一个容器当中,一滴不剩!

    这让东阳鱼的脸色变得非常的苍白。

    他再次判断错误了。

    叶真对付他,似乎另有目的。

    “你......你到底要对我干什么?”东阳鱼的语气干巴巴的,此时此刻,被小妖彻底控制的东阳鱼,连同归于尽的手段,都无法施展了。

    “自然是执行军法喽!”

    “当然,执行军法的同时,我还有一点其它的附带目标,比如你的精血。”

    “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东阳鱼彻底被惊到了,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真收进了蜃龙珠空间内。

    随后,叶真转而头向了严风。

    此时的严风,已经被方才的一幕给吓到了,心中的庆幸早没了。

    “叶......叶殿主,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噢,也不做什么,就是做一个小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