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掌家小农女 > 第一一零四章 小暖的生财之路
    莱州境内,离着州城不远的农庄内,秦氏带着王函昊查看完庄子里的长工种棉花的情况,又向庄子的管事叮嘱棉花籽发芽后间苗、补苗的事儿。

    说完后,秦氏又觉得自己唠叨了,笑道,“你已经种了三年棉花,这些比我都懂,我就不多唠叨了。”

    “东家提到的都是紧要的事儿,庄子里好些人不清楚,您说一遍,比小人说十遍都管用。您叮嘱的事小人等一定会记在心里,落在田里,您放心。”管事恭敬弯腰。

    这庄子的管事是秦氏和小暖去年冬天派过来的,他原是第一庄的长工,去年被登州方家田庄借过去帮着管了一年的田庄,将方家棉田打理得井井有条,小暖觉得他是个人才,便提拔他当了这庄子的大管事。

    小暖买的良田越来越多,原本在第一庄干活的长工们但凡有点真本事的,没在各处的田庄当上大小管事,也混成了棉匠。长工之中最有出息的是华池,最没出息的是李千耳。

    华池去年才去荒凉的漠北种棉花,今年摇身一变就成了漠北六百亩良田的管事,而且他手下耕作棉田的都是漠北官兵!听说他还在漠北军中挂了个啥“典农”差事,专管军田,老受官兵们尊敬了,说出去就给他们这帮人长脸。

    李千耳那家伙好吃懒做,若非夫人看他可怜,去年底就被第一庄的管事赶出庄子要饭去了。也就他脸皮厚,换个二人绝不好意思留下!

    秦氏对这管事很放心,“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淄州的二十二庄看看那边种的咋样了。”

    管事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秦氏身后的翠巧提醒道,“夫人,这就是二十二庄,咱们要去的是二十三庄。”

    秦氏抬手拍了一下脑袋,“庄子太多,我都记混了。”想当初,小暖买下第一庄时,问她这庄子该起个啥名。秦氏觉得凭着闺女的本事,怎么也能再添几个庄子,挨个叫省事儿又好记。前四个庄子的确挺好记,但她哪料到闺女这么有本事,给她弄出来二十几个庄子呢。

    听着东家的烦恼,二十二庄的管事和长工们羡慕翻了。

    从莱州本地雇的二管事给东家出点子,“这可不怪您,挨数叫谁都记不住,您老不如直接叫‘莱州的庄子’、‘淄州的庄子’。”

    秦氏摇头,“不成,淄州有两个庄子。”

    二管事真翻了……他服!

    “报——”

    一骑飞驰而来,侍卫到了近前翻身下马,呈给秦氏一封信,“郡主书信到。”

    秦氏立刻将书信取出来读过,面带喜色地道,“小暖又在徐州买了两个庄子!”

    翠巧也高兴,“恭喜夫人,再添二十六、二十七庄!”

    二管事倒下起不来了,文昌郡主真有钱,他一定要抱住这条大腿不撒手!

    上了马车后,秦氏开心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小暖出门的时候不是说去登州置办嫁妆么,咋跑到徐州买田去了?她拿着银子置办了田产,哪还能买来中意的物件。”

    翠巧递上半杯温茶,“夫人莫急,您若觉得嫁妆不够,可以把姑娘新置办的几个庄子添进去。”

    这样也成,不过……秦氏还是愁眉不展,“小暖这回出去说是买给三爷能用的东西,田庄他哪儿用得上啊。”

    “夫人宽心,三爷能用上什么,没人有比姑娘清楚了。姑娘向来说到做到,她一定会选到能让三爷中意的陪嫁的。”禾风笑着。

    她们心里都明白,只要是姑娘选的,哪怕是路边的一块石头,三爷也会让人凿得方方正正的摆在府里。

    谁让姑娘是三爷放在心尖上的人呢。

    “阿嚏!”

    刚订下第二十六庄的管事,让他尽快组织人力春耕的小暖,揉了揉自己的小鼻子,这是谁在念叨她?

    绿蝶给姑娘披了件斗篷,“姑娘,该起来舒展一下筋骨了。”

    在徐州分号的铺子里坐了快两个时辰的小暖,的确觉得手脚有些发凉,她放下毛笔站起来,走到院内的太阳地里舒展四肢活血。

    “二十五庄那边怎么样了?”

    “管事已经带着人将田地翻耕,运到的棉花籽已经派人送了过去,现在该开始种了。”田守一答道。

    想出城看看的小暖吩咐道,“守一留下继续核账,绿蝶随我去种会儿棉花。”

    待她走了,霓裳徐州分号的管事才低声问,“道长,郡主乃千金之躯,怎还亲自下田耕作?”

    一般农家的姑娘长大十五六岁后,都要在家养得细皮嫩肉,这样才好说婆家,郡主不是要成亲了么也不怕让泥土把肉皮儿磨厚了?

    田守一笑道,“小师姑行事由心,有何不可。劳您把去年十月到现在的进货账册取来。”

    “去年十月的?”管事吞了吞口水,这是要干啥?

    田守一依旧笑着,“嗯,您说咱们分号从去年十月开始从徐州宁家买进一品细麻,贫道想看看咱们这几个月从宁家进货的进价和货量,然后再去库房看看宁家的货物品质,有劳。”

    管事应诺,忐忑而去,心里则嘀咕着郡主下田,道士管账,东家家里果然都是怪人。

    下马车时,小暖的脚磕绊了一下,绿蝶和玄舞立刻将她扶住,“姑娘当心。”

    小暖跳下马车,抬头看着自己新置办的肥沃农田,方才花光银子的心虚一扫而光,卷起衣袖兴致勃勃地道,“走,过去看看!”

    新从济县第三庄调来的管事见少东家来了,连忙从田中跑了过来,向少东家汇报这里的情况。

    “昨天棉籽到了后,小人带着人将棉籽用药水浸泡一夜再晒干,今早去农市上招来二十壮工,仔细教了他们种棉的注意事项后刚开始种,今明两天就能种好。”

    用杀虫去病的药水浸泡棉籽,是王函昊去年想出的法子,今年已经在各田庄推广应用了。二十五庄田庄买进没几日,还未来得及挑选可靠的长工,从附近村庄的集市上找打短工的农人过来种棉花,也是个不错的方法。

    小暖弯腰用手拔开泥土查看了几处,发现棉花籽种的深浅和间距都符合要求,才站起身道,“这些人手艺不错。”

    “小人挑的都是庄稼把式,种棉跟种黄豆差不多,他们都能干得。”

    小暖点头,向散在田中耕作的农人看去。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这真是正瞌睡着就有人上门送枕头,送银子的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