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记得,这货很洁癖,他的青玉骨伞从来都不让人碰的,现在却。

    “咬不坏。”以为夜轻羽是在担心青玉骨伞会被蝎子咬坏,墨夕说道。

    “回头我帮你洗干净,绝对不留下一点点痕迹。”看着墨夕,夜轻羽说道,正要拉着墨夕走进去。

    下一瞬,砰!的一声巨响,墨夕周围的沙土瞬间爆炸开来,洒了两人一身沙子。

    “蠢女人!!!”墨夕咬牙!

    不等墨夕发火,夜轻羽拔腿就跑,竟然忘了她现在还是战爵入魂状态!

    通过了前面的通道,夜轻羽等人一把冲到了沙穴最里面,视野瞬间宽阔了起来,一个昏暗宽阔的洞窟赫然闯入所有人的视线。

    空荡阴冷的洞穴到处散落着堆积如山的骸骨,却根本没有活人的气息。

    很明显,这里不过是沙漠蝎子储藏食物的洞穴。

    “夜轻羽呢?不是说夜轻羽藏在这里的吗?人呢?”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骸骨,一个猎人忍不住说道,满面崩溃。

    其他的猎人,更是瞬间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洞穴,面上闪烁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他们冒着死的危险,忍受着恐惧的折磨,来到这里,好几次死里逃生,一起的猎人从一开始的两百人,到现在只剩下不过二十几个人,好不容易来到这里,竟然根本没有夜轻羽。

    这算什么?

    他们对五亿赏金抱有的希望有多大,这一刻的失望就有多大。

    正当所有人满面崩溃之时。

    “孩子,我终于找到你了。”伴随着一道满怀悲恸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转过头的瞬间,却看到,老会长正抱着一副骸骨,面上升起前所未有的笑意。

    “爹来接你回家了。”抱起骸骨,老会长的双手忍不住颤抖。

    “果然是这样的吗?”看着老会长的身影,夜轻羽说道,无奈的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唐灵问道。

    “意思就是,从一开始,罗科城猎人分会就没有什么夜轻羽的踪迹,只是老会长故意放出去的消息,利用猎人们想要杀掉夜轻羽获得五亿赏金的迫切心情,组建夜轻羽击杀队,为的就是能够来到这里,至于目的,现在似乎已经很明显了。”看着抱着骸骨,老泪纵横的老会长,夜轻羽说道。

    闻言,所有人的面色瞬间一变,看向老会长。

    被夜轻羽说中,老会长满是泪水的面上升起一抹笑意。

    “没错,猎人公会总部都未能发现夜轻羽的踪迹,我们一个小小的分会,怎么可能会有。”老会长说道,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十多年前,那是我那十八岁的儿子,第一次执行猎人任务。

    我儿子很聪明,也很孝顺,很努力的想要向他爹证明自己。

    那次任务,明明可以绕过死亡戈壁执行,可是我那个傻儿子,却因为他这当爹的一句,只有勇敢的人,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

    毅然决然决定,要走这条路。

    当我们路过这里的时候,遭受到了沙漠蝎子的袭击,我那傻儿子,为了保护他这个愚钝的老爹,自己用身体引开了蝎子,救了他这个无用的父亲,牺牲了自己十八岁的年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