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给你?”看着叶老,墨夕笑眯眯的说道。

    “你这臭小子太坏了,把酒拿出来把老头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又不给老头,说吧!想要知道什么?”看着墨夕,叶老问道。

    “你才知道,那混蛋一直很坏。”吃着东西,夜轻羽说道。

    话音未落,脑袋已然被墨夕拍了下去,“蠢女人,不是我想知道什么,是你想知道什么?”

    闻言,愣了愣,夜轻羽当即反应过来。

    “臭老头,你说你在这皇天域七百年了,那知不知道,四百年前,有一个长这样的女囚犯。”夜轻羽说道,已然拿出了一张手绘的画像,正是她的娘亲,灵沁。

    这张画像是她从老爹那里要来的,因为一直放在袖子里,所以纳戒交出去的时候,画像还在。

    “没有。”看着夜轻羽手中的画像,叶老说道。

    “怎么会没有,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忘了?要不,我来帮你敲敲脑壳,看能不能想起来一点。”夜轻羽说着就要去敲叶老的头。

    “臭丫头,给我住手,住手。

    别看老头子我年纪大了,但是对见过的美人绝对不会忘记的。

    而且是这么一个大美人,我要是见过,绝对不会忘记的。

    不过,我没见过,不代表她没有被关进过皇天域。

    毕竟,皇天域虽然分为九层,但其实是三个区。

    第九域到第六域的四个域囚犯在一个区,叫做第三区,第三区的囚犯在同一个饭堂,平时也一起做苦力,基本上我都认识。

    而第五域到第二域的为反抗七国联盟的叛党为第二区,也叫叛党区,第二区的饭堂和做苦工的地方和这里是分割开来的,我们是见不到的。

    除此之外,还有第一域的超级大恶徒,因为太危险,所以要一直关在牢房中,饭也都是直接送进去,基本上不可能出来的。

    这个大美人,可能是关在其他的区了,所以,我没有见过。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酒可以给我了吧!”看向墨夕,叶老笑着说道。

    闻言,夜轻羽眸色微垂,莫说四百年前老爹还不是天盟的老大,就算的是四百年后的今天,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天盟盟主其实就是古神夜家四百年前被赶出家族的夜世。

    所以说,娘亲应该是不会被关到叛党区的,那就只剩下第一区了。

    她之前被关着的那个地方。

    揉了揉眉心,夜轻羽突然有些后悔了,虽然第一域很危险,可是以她的实力,还有墨墨在,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还有机会找到关于娘亲的线索。

    现在好了,转到第九域来了,她要现在跟炎域说,她要回第一域的话,有希望吗?

    正当夜轻羽满面愁容之时,伴随着敲锣声响起。

    “可以了,吃饭时间结束了,开始干活了。”敲着罗,皇天域的负责人说道。

    而皇天域所谓的干活,其实就是一些搬运大石头,木材,拉车,打扫之类的。

    夜轻羽被分配到拉木车,而墨夕由于是个小孩子状态,再加上,没人敢惹这货,所以,非常肆无忌惮的偷懒睡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