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徐松和炎域走远了,魏凯这才忍不住开口。

    “老大,你就这么让炎域和徐松出去了,要是徐松告诉了他一些不该告诉的怎么办?”看着徐松和炎域离开的背影,魏凯忍不住说道。

    “不用担心,我已经叮嘱过小域域,未免引起皇天域动乱,暂时还不能告诉别人他失忆的事,其他的,就不用担心了,我的忽悠工作,已经做全套了,干儿子现在只相信我一个人的。”夜轻羽说道,悠然的喝着茶。

    闻言,魏凯不禁满面崇拜的看着夜轻羽,“老大,你真是太厉害了!”

    夜轻羽满是无奈的挑了挑额前的留海,“请叫我,夜·忽悠·轻羽。”

    “夜·忽悠·轻羽,你是准备带着整个皇天域一起投靠荒域吗?要知道,炎域可是水国皇者收养的义子,一旦他恢复记忆,绝对不会再听你的。”咬着一串糖葫芦,墨夕笑眯眯的说道。

    闻言,夜轻羽眉头微皱,“这个肯定是不行的。”皇天域绝大多数都是七国联盟的人,带他们加入荒域,等于是带了一大堆的七国联盟人加入皇天域当奸细。

    真的带回去,席先生一定会掐死她的。

    她要做的,自然是利用炎域失忆的这段时间,把第二区的荒域革命者弄出去,如果能顺便把皇天域的数万看守进行思想教育一番,就再好不过了。

    就算他们不加入荒域,也算是断了七国联盟一条臂膀。

    终于,到傍晚,炎域和徐松回来的时候,已经将皇天域中属于七国联盟的眼线和效忠皇天域的人区分开来。

    如她所料的一般,绝大多数都是在皇天域建立很久之后才加进来的,只效忠于炎域和徐松,只有不过两三百人是七国联盟总部的眼线。

    “干娘,现在怎么做?”看向夜轻羽,炎域问道。

    “找一个借口,把那两百多名七国联盟总部的眼线给关起来,封锁整个皇天域的消息,然后,其他的人,虽然说是效忠于你,但是思想觉悟还不够。

    明天开始,除了巡逻队的,将所有皇天域的看守,聚集到皇天域中央大堂,进行一场,我们需要一场思想大革命,到时候,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说就行了。”看着炎域,夜轻羽说道。

    “嗯。”炎域点了点头。

    看到这样的一幕,一旁,徐松不禁感叹。

    还记得,两天之前,炎域大人还在各种想着办法要弄死夜轻羽,想不到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就认了夜轻羽当干娘。

    还要带着整个皇天域脱离七国联盟。

    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

    就在中午和炎域大人出去的时候,他还特意问过,炎域大人怎么会认夜轻羽当干娘。

    谁知道他们家炎域大人直接来了句,“干娘就是干娘,没有为什么。”还一脸严肃的说,绝对不能辜负干娘的期望。

    徐松很头疼,行吧!

    老大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而那些来自七国联盟总部,本来高人一等,被奉为座上宾的总部斗篷人,尚未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炎域带人关进了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