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我了解,既然来了,就帮忙找找吧!可能和木华仙尊有关的东西。”夜轻羽说道。

    “是。”流云说道,当即开始帮夜轻羽搜索严志远的房间。

    追风也满是不情愿的帮忙找起来。

    “怎么长这么重的药味。”追风说道。

    “废话,严志远是跟随木华师尊的弟子,自然也浸淫于炼药。”夜轻羽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然而,天都黑了,夜轻羽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严志远的房间里,除了自己炼制出来的瓶瓶罐罐的药剂,就是一些草药了,连一个类似纸条的东西都找不到。

    炼药桌上,还放着一个炼制了一半的药剂。

    从桌边走过,夜轻羽闻了闻,“这家伙准备炼制的催眠药剂。”夜轻羽说道,她虽然不太懂药剂这东西,但是梅有药在眼睛,而且,自从得到了天药弓,可以将药剂用于战斗之后。

    那货就整日研究一些,什么催眠药剂,麻痹药剂,致幻药剂之类的,可以把人瞬间放倒的药剂。

    所以,夜轻羽也了解一些。

    抬起的手,在桌上的草药上拂过,下一瞬,夜轻羽的眸光当即一亮。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不就是催眠药剂吗?很常见的药剂啊!”看着夜轻羽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激动模样,追风说道。

    “催眠药剂确实是很常见的药剂,而且对于跟随木华师尊多年,有着很多炼药经验的严志远来说,更是手到擒来的一种药剂。

    绝对不会搞错炼药的材料,这里,少了一种。”夜轻羽说道。

    “这不都已经炼制一半了吗?会不会你说的那一种他根本就已经用掉了。”看着夜轻羽,追风说道。

    “那种药草本来就是要放在最后才放,他要是真的那么早把那一种草药给淬炼了,就真是白学了这么多年的炼药。

    走,去药田!”夜轻羽说道,当即走出了房间。

    流云和追风光芒一闪,当即跟上夜轻羽。

    因为木华仙尊去世,这药田都比以往清冷了许多,但好在,依旧有木灵阁的弟子每天来打扫,照看药田中的草药,毕竟,这些都是木华仙尊最宝贝的东西。

    看着眼前的药田,夜轻羽的眸色也不禁一暗。

    曾经,她和臭老头一起的来这里偷灵药,每次快要被木华仙尊抓到的时候,臭老头都会装成遁地兽的叫声,把木华仙尊糊弄过去。

    害的木华师尊偷臭老头的催情酒来抓遁地兽,第一次的时候,催情酒还让她当药酒给喝了,差点没把墨墨给强了。

    如今,药田还在,人却不在了。

    “轻羽小姐,时间不早了。”看着夜轻羽,流云提醒道。

    “知道了。”夜轻羽说道,当即收回视线,开始寻找严志远炼药时缺少的那一种草药。

    还要多亏以前的时候,她经常和臭老头一起来这药田里搅和,在臭老头的指点之下,什么吃了大补,什么不能吃,对整个药田的布局了如指掌。

    否则,想要在这么一大片种着几百种草药的药田中找一株草药难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