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交换,我帮我照顾好她。”看着夜轻羽,玉子染说道,身子缓缓落下。

    他相信,只要有夜轻羽在,就能护她一世周全。

    “带我回去吧!”看着月流觞,玉子染说道,戏还是要演到最后。

    “带独孤殿下撤退。”月流觞说道。

    话音落,几百名土国士兵当即上前将玉子染的身体抬起。

    七国联盟的战船开始撤退,一点点远去,躺在冰冷的战船上,看着公孙千月远去的背影,玉子染的眸中升起一抹不舍的笑意,缓缓地,闭上双眼,离开了这个世界。

    白色的纱帘随风而动,躺在轿中的那一抹紫色身影,却再也醒不过来。

    “他宁愿承受千世骂名,来换她一世周全。”看着战船上,那闭着双眼,好似睡着了一般的温润男子,夜风华说道啊。

    周围的刑场上,整个大衍城,依旧充斥着大快人心的激动之心,和对独孤玉染的谩骂之声。

    站在原地,听着周遭的谩骂激动之声,夜轻羽等人却根本无法高兴起来。

    “荒域之主大人,你是我们的神,是我们低等人族的救世主!”看着夜轻羽,一名年过半百的老婆婆的满面期盼和感激道。

    闻言,摇着头,夜轻羽的眸中升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眼眶不禁变得湿润。

    她根本不是什么救世主,她是杀人的刽子手,是真正的恶魔。

    “千月,不要再做巧克力了,他已经吃不到了。”看着公孙千月离开的背影,夜轻羽说道,双眼不禁变得模糊。

    七国联盟的大军撤退了,大衍城的灾难过去了。

    所有的城民,怀揣着无尽的悲痛,将他们的亲人埋葬,为受伤的人医治。

    一点一点,刑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荒凉的大衍城中,公孙千月却依旧在着急的找着东西。

    店铺关门了,她就跑到荒山上去找可可豆。

    双手被荆棘划得血痕累累,却毫无察觉。

    她到普通人家苦苦哀求,只为要一些面粉。

    她着急的做着巧克力,泪水滑过脸庞,滴落在盆中,面上却依旧带着笑意。

    一如当初,她为他做巧克力时候的笑容。

    第一次,古神遗迹里,他和她争夺混天链,却合伙把前来打劫他们的团伙给一锅端了,分赃的最后,他把混天链让给了她。

    第二次,朱雀战场上,他是土国皇子,她明明恨不得杀了他,他却为了救她断了一只手臂。

    第三次,补天大陆,她恨他入骨,装作不认识他,他依旧死皮赖脸的护着她。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脑海中会出现他的音容笑貌。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在他不在的时候想着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他有可能会从她的身边消失,她会这样心如刀割。

    公孙千月,你这个笨蛋,为什么现在才明白。

    泪水模糊了双眼,公孙千月一个又一个的做着巧克力,从天亮做到了天黑。

    终于,等到她捧着巧克力,跑到刑场的时候,那个喜欢她做的巧克力的人,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