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刑场,只剩下鲜血和遗骸,一片冰冷刺骨。

    “千月,玉子染已经死了。”看着捧着巧克力,看着刑场上玉子染躺过的位置,愣愣发呆的公孙千月,夜千寻忍不住开口。

    玉子染死了,他们亲眼看着他在战船上闭上了双眼。

    然而,公孙千月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夜千寻的话,愣愣的抬起头。

    “我想起来了,我又把盐当成糖放在巧克力里面了,我再回去重做一遍。”公孙千月说道,捧着自己手中的巧克力,转身离开。

    她要去做巧克力,做很多很多的巧克力,很多很多的巧克力......

    公孙千月念叨着,一点点走远。

    站在原地,看着公孙千月一点点走远的落寞背影,夜轻羽的眼眶变得湿润,心不由得开始动摇。

    “墨墨,我这样执意要反抗高等人族,为夺回低等人族的自由开战到底对不对?

    碧落死了,玉子染死了,下一个会是谁?

    这场战争,最后还要牺牲多少人?

    我是想要解放低等人族,为什么最后却在一个个伤害着身边的人。

    我是不是做错了?”站在冰冷的角落里,夜轻羽茫然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流血的战争,无论是在人族,还是在妖族。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自己要过的劫,你帮不了,也不能帮。有时候,眼前的劫难,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机遇的开始。

    玉子染和公孙千月之间,隔着两个民族,两个国家,牵扯到数千万人的仇恨。

    对于他们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至少,玉子染终于不再是土国皇子。

    那个屠杀了十万低等人族,背负着国仇家恨的土国皇子,独孤玉染已经死了。”墨夕说道。

    “那玉子染也会像碧落一样,在另一个世界投胎转世吗?”看着眼前的大衍城,夜轻羽问道。

    闻言,墨夕却是摇了摇头。

    “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机遇,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墨夕说道。

    “机遇吗?这个老天爷是真的很会折腾人。”看着头顶的天空,夜轻羽说道。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随着记录着七国联盟屠城的影印石,通过大陆时讯传遍整个人族世界。

    整个人界,无数的低等人族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仇恨和愤慨!

    无数的低等人族,疯狂的涌入荒域,加入反抗七国联盟的革命大军。

    东洲之上,虽然大衍城的危机解除了,玉子染死了,但是以云城子,金少晔和月流觞率领的三大古国联盟军依旧控制着大部分的东洲国家。

    土国皇宫。

    看着眼前被士兵抬回来的玉子染的遗体,土国国主生生吐了一口血!

    “云城子,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一把揪住云城子的衣领,土国国主怒道!

    这可是他最优秀,最器重的儿子!

    “陛下,这可真的不能怪小人,是公孙千月和夜轻羽那伙人杀的染殿下啊!小人就是想救回染殿下的命,也实在对付不了他们啊!”云城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