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非常的子夜当时通过和梅有药和千零哥哥的魂将感应,知道夜轻羽当时正在前往古神夜家。

    便急忙追了上去,想要回到主人身边,可是,等到他到达古神夜家的时候,主人已经离开了。

    后来,他又感应到主人到了皇天城,可是第二次,等他到达皇天城的时候,主人救了人已经离开了。

    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皇天城去找主人的时候,却碰上了眼前的人,这个叫云城子的坏人。

    本来,云城子是看重了子夜的实力,难得碰上了一个罕见的大帝级别的灵魂,云城子自然是想契约为自己的魂将。

    只是,耍了小性子,一心想要回到主人身边的子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向云城子表明自己已经是有魂主的魂将。

    而契约不成的云城子,在得知子夜是夜轻羽的魂将之后,直接用锁魂链将子夜抓住,囚禁在了这密室里。

    利用神器读取了子夜灵魂中的记忆,这才知道了,夜轻羽通过御魂珠重生的事。

    除此之外,要知道,同一个魂主的魂将之间,会有灵魂感应,让他们即便不在夜轻羽身边,只要有别的魂将在夜轻羽身边,就能通过灵魂感应知道夜轻羽身边发生的事。

    云城子本来还指望着通过子夜和其他魂将的灵魂感应,知道夜轻羽的所有动向和荒域的战争机密。

    没想到,这个本可以通过灵魂感应传达给其他魂将,向夜轻羽求救的小子,为了不让他们知道夜轻羽的机密,竟然自己把灵魂感应切断了。

    无论他们怎么逼问也不肯重新连上灵魂感应。

    目光落在装昏迷的子夜身上,云城子的眸中升起一抹笑意。

    “好孩子,你的主人两年不召唤你出来,怕是早就已经忘记你了,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你又何必对她这么忠心。

    只要你乖乖打开灵魂感应,等到种族之战结束,我会帮你和夜轻羽解除契约,让你成为我的魂将,要知道,我可没有其他魂将,只有你一个。”看着装昏迷的子夜,云城子笑着说道。

    然而,不等云城子话音落。

    “才不要成为你的魂将,臭不要脸。”抬起头来,子夜当即说道。

    “果然是装昏迷吗?既然怕疼,为什么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呢?”看着子夜,云城子笑道。

    “我是不会连上灵魂感应,让你去害主人的!”看着云城子,子夜冷声道。

    “是吗?我会有办法让你开口的。”看着子夜,云城子说道,抬手之间,手心蓦然蹿出一团白色的火焰。

    感觉到火焰的温度,子夜的面色瞬间一白,透明的灵魂颤抖着想要后退,不敢去触碰那火焰。

    “感觉到害怕了吗?这是幽冥鬼火,当年,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冥族偷了一点火种。

    以你大帝级别的实力,在这火焰之中,撑不过十天。

    你会在火焰的燃烧中,承受着烈火焚身的折磨,一点点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本座倒是要看看,你对主人的忠心,能够撑几天。”看着子夜,云城子笑道。

    抬手之间,手中的白色火焰瞬间向着子夜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