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的话,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无论怎样,在这种关键时刻,面对这样危险的人,能够交好,绝对不能交恶。

    看着云城子,月流觞笑的温和。

    “月殿下客气了,保护金殿下和月殿下的安全,也是小人的责任。

    而且,这次任务失败,皇者大人难免大发雷霆,还要劳烦金殿下和月殿下在皇者大人面前帮小人美言几句。”看着两人,云城子说道。

    “这是自然。”月流觞笑着应道。

    与此同时,白色的战船已然向着皇天城的方向飞去。

    傍晚,七国联盟总部。

    “云城子,流觞,少晔无能,没能夺得东洲,还请皇者大人恕罪。”跪倒在几位皇者面前,三人低头说道。

    “夜轻羽阴险狡猾,善于煽动人心,你们夺不到东洲,也情有可原。

    决战很快就要开始,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你们能活着回来,已经让本座很欣慰了。”看着云城子,月流觞和金少晔三人,金国皇者笑着说道。

    他可是都已经抛弃这三人,还有那五十万残兵了。

    没想到,在夜轻羽五百万大军的包围下,让夜轻羽恨之入骨的云城子,竟然还能活着回来,而且把月流觞和金少晔一块带回来了。

    看着云城子,金国皇者的眸中划过一抹狐疑之色,自然知道,大衍城中,玉子染屠城的事。

    这个云城子,不好用啊!

    “皇者叔叔,我们被困在明国帝都的时候,我明明都跟您联盟总部发了求救信号了,可是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接收到支援?”不等月流觞拦住,抬起头,看着金国皇者,金少晔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他不相信,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叔叔,会真的忍心抛弃他的生死,让他在明国帝都自生自灭。

    “求救信号?本座没有收到什么求救信号啊?难道是接收信号的士兵出错了?”看着金少晔,金国皇者说道。

    闻言,金少晔当即一喜。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者叔叔怎么疼我,绝对不会不管我的,原来是皇者叔叔根本没有收到我的求救信号,都怪那个接收信号的士兵,我差点被他害死了。”看着金国皇者,金少晔抱怨道。

    “这是当然,叔叔怎么会不管少晔的死活,来人,把负责接收讯息的士兵砍了,这么无用,留着也没什么用,还差点害死了我的侄儿。”金国皇者说道。

    “我就知道皇者叔叔是最疼我的了。”金少晔说道,笑的灿烂,已然忘记了在明国帝都时的恐惧。

    摸着金少晔的头,金国皇者笑的慈祥。

    看到这样的一幕,和笑的开心的金少晔,月流觞和云城子眸光微闪,又低下头去。

    也只有这个傻小子,会在差点被害死之后,还以为金国皇者会在乎他的死活。

    七国皇者中,如果说水国皇者是狼,狠辣,狡猾,下手凶残。

    那金国皇者就是笑面虎,永远都微笑着,看起来和蔼,仁慈,宽和,却有着比狼更锋利的牙齿,更加危险和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