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周围的邱少泽等人,终于忍不住,爆笑开来。

    有毒,这个丫头简直有毒!

    他们是真的忍不住了。

    “夜轻羽,臭狐狸,是你们两个把人送到我这的,你们要负责!”看着夜轻羽和墨夕,灵缺说道,涨红的脸,满是窘迫。

    然而,不等灵缺话音落。

    “反正都睡过一次了,只要能救命,再睡一次也没关系,这波血赚不亏。”凑到黄泉耳边,夜轻羽和黄泉小声嘀咕着。

    “夜轻羽!!!”忍无可忍,灵缺咆哮出声。

    闻言,夜轻羽这才收回笑意,看向黄泉。

    “这个,虽然睡他能解毒,但是在正常人的社会,你睡了他,只要他还活着,你都要对他负责的。”夜轻羽说道。

    “那我等睡完了,杀了他,就不用负责了。”黄泉认真道,觉得自己再次机智了一把。

    一旁,夜轻羽等人不禁摸着下巴,摇了摇头,“多么狠心的女人啊!”

    “不过,灵缺不能杀,这货是万能医仙,要是把他杀了,以后出了事,找谁去救命去。”夜轻羽说道。

    灵缺,“......”所以说,如果他不是医仙就可以杀了吗?睡了他利用完了就可以杀了吗?

    这都是些什么女人?简直是魔鬼!

    “那怎么办?”看着夜轻羽,黄泉绿色的眸中升起一抹疑惑之色。

    “这个。”摸着下巴,夜轻羽想了想,终于抬起头,看着恼羞成怒的灵缺,眸中升起一抹笑意。

    “灵缺,你想想,我们家黄泉,怎么说,也是一个绝世美女,黄花大闺女,两个人都是清白之人,你也不亏了。

    这次,是黄泉为了解毒,睡了你,算是黄泉的错。

    为了公平起见,我做主,下次换你睡回来,这不就两不相欠了。”看着灵缺,夜轻羽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两不相欠!睡过来,睡过去,这有什么区别!我还是要献身给她解毒。”灵缺怒道。

    “这个当然不一样,差别大了去了,前一种,是你被黄泉强了,你在下,她在上。下一次是你强了黄泉,你在上,她在下。”夜轻羽说道,殊不知,多少基友为攻受之争,打的头破血流。

    “我要在上,别担心,他打不过我。”黄泉说道。

    “嘘,别急,只要能解毒,就让他一次。

    这货虽然不会打架,但是也是个药仙,要是跑了,上哪找去。”拉着黄泉,夜轻羽小声说道。

    听到夜轻羽的话,黄泉似乎很严肃的想了想,随即,抬起头。

    “只有这一次,没有下一次。”黄泉说道,事实上,她并不喜欢做那种事,很累。

    “谁想跟你下一次!再说了,我凭什么一定要睡她!”灵缺怒道,别以为他不知道,夜轻羽那个狡猾的家伙,根本就是故意帮黄泉那个臭丫头。

    “那就没办法了。

    灵缺,你怎么就搞不清楚,我是在帮你呢?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你打得过黄泉吗?

    你打不过?

    你毒得了身为毒门圣女的黄泉吗?

    你毒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