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383章【六人行】 检验科离心机
    离心机是检验科最常用的基础设备之一,应用非常广泛,分离血清,沉淀有形细胞,浓缩细菌等等必不可少的工具。

    这些标本中血液的标本量最大,并且血液标本都需要离心,分离血清才能检验。

    其他许多标本也需离心,所以检验科离心机的利用率非常大,每天都要承担患者血液、体液、分泌物、排泄物等多种临床标本的检验工作。

    装有血液的采血管,会放到插真空采血管的架子上,等到一定的数量的时候就会放入离心机进行离心,因为一只试管是不可以离心的,离心机在离心过程中需要平衡。

    虽然说有些检验科离心机是自动平衡的,但是也不可能说一只试管就可以离心,只是相对在相差不是很大重量的情况下,就可以保持正常的运行状态。

    离心过程中甩力非常的大,不平衡会导致意外发生,离心机都有保护装置,在不平衡的情况下不能正常运行的,把试管放入离心机的时候都是对称的。

    启动离心机后,转子的速度是慢慢提升的,然后达到设定速度,当到达设定的时间后离心机会自动停止,由于惯性作用,离心机的速度会由设定的速度慢慢降下来,不会马上就停止到零,所以停止后,门盖是不能马上打开的。

    当离心机速度为零时,医生就会取出离心好的采血管,放到试管架上,然后送去检验。

    检验科离心机如果碰到故障,要如何解决呢,一般两种状况:

    第一种情况是轴承损坏或转动受阻:轴承内缺油,或轴承内污垢较多,引起摩擦阻力增大,电机达不到额定转速,应及时清洗或更换轴承。

    整流子表面有一层氧化物,甚至烧成凹凸不平,或电刷与整流子外缘不吻合,也可使转速下降,应清理整流子及电刷,使其接触良好。

    如转子线圈中短路或断路,可用万用表检查,重新绕制线圈。

    转子在使用时可因金属疲劳、超速、过应力、化学腐蚀、选择不当、使用中转头不平衡及温度失控等原因而导致离心管破裂,样品渗漏,转子损坏。

    第二种状况是离心机在使用过程中经常出现电机不能起动的现象。

    如主电源指示灯亮,这时应检查炭刷磨损程度,如炭刷磨损超过总量的三分之一,应及时更换新的炭刷。

    主电源指示灯不亮时,检查指示灯保险丝及室内配电板保险丝是否熔断,同时检查电源线是否接触良好,如保险丝断则应更换保险丝并保持电路畅通。

    还应检查真空泵表及油压指示值,如油压过高而主机也不能启动,必须检查各油路是否堵塞,特别是节流小孔是否畅通,如不畅通应清洗使之畅通。

    昨晚沃琳跟着张主任,把检验科的离心机拆了个彻底,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该清理的清理,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该换配件的换配件,几乎把能换的配件都换了个遍。

    本以为如此大动干戈地伺候过离心机,离心机能让人省心一阵子,谁知事与愿违,它只工作了半天就歇菜了,原因就出在苟延残喘的电机上,转子的线圈短路了。

    “好多年没有自己动手绕过线圈了,”张主任嘿嘿笑,“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张主任打传呼给沃琳之前,他通过检验科技术员在电话里的描述,判断出是离心机电机出了问题,并马上给常打交道的修电机的店子打了电话,要对方赶紧上门维修。

    这个型号的电机已经不生产,而其他型号的电机无法代替,每次线圈烧坏,维修组的人都拿到那家店去修。

    那家店修这个电机次数多了,驾轻就熟,转子的线圈绕好后不用再反复测试,基本上只测试一遍就可以通过,直接可以安装使用,比另外找店子维修效率要高得多。

    接电话的老板娘告诉张主任,早两天店里就不接活了,年前也都不再接活,她和老公要回家给儿子筹备婚事,她老公早两天就回去了,她留在店里扫尾,今天也要回家了。

    不得已,张主任只能自己动手绕线圈,总不能因为修电机的店不开门,检验科就不开工了吧。

    前面提过,因教学条件所限,沃琳自小到大的实验课,都没有亲自动手做过实验,即便是带课老师,也基本都是照本宣科,教材上有什么就让记什么,老师也很少有做实验的机会。

    这才有了沃琳她们组毕业设计做实验时,蓝教授因不放心,一遍遍强调实验注意事项,像教小学生一样手把手教过沃琳他们如何做实验后,毕业设计实验才算正式开始。

    所以,别看沃琳是学过电子专业的大学生,她的实际动手能力,根本没法和高中没毕业,但已工作多年的张主任比。

    “师傅,听您这话的意思,您以前经常绕线圈?”沃琳听出张主任话里有话。

    “废话,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张主任一脸得意。

    “既然您以前就是干这个的,那这次肯定能成。”沃琳嬉笑,“这对您来说就是小意思。”

    秀才清醒时,也会和沃琳聊天,秀才对张主任很是佩服,说张主任曾经只是电机厂的普通工人,高中都没毕业,能进了Z医院当了维修组的主任,那是有真本事的。

    检验科的技术员卓迪哈哈大笑:“小沃,你拜张主任为师这些日子,你维修的本事有没有长进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技术咋样,但你拍马屁的本事可是与日俱增呀。”

    沃琳在人事科帮忙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不少人,卓迪就是她那时候认识的。

    这位卓迪说起来算是Z医院的一朵奇葩,有两大特色。

    一是他四十多岁了没有结婚,据说是因他年轻时对女方的要求太高,可他本身又长得又不咋地,因此和哪个姑娘都看不对眼,后来年龄渐渐大了,他也没了结婚的想法。

    再就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职称不是正高,也是副高了,至少也是中级职称了,而他呢,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二年进了初级后,就再没动静了,而他的业务能力呢,早十几年在检验科就是数一数二的了,这些年来一直与时俱进,很少有人超过他。

    别人每次问起他不进职称的原因,他的回答永远都是,他只对检验感兴趣。

    沃琳听裴科长私下里说过,但凡卓迪能有个中级职称,检验科副主任的头衔都会落到卓迪身上,而在Z医院,想当副主任,至少得是副高以上职称,可见医院对卓迪的器重。

    俗话说皇上不急太监急,说的就是卓迪这号人,医院想方设法想给他委以重任,可他呢,却永远是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姿态,让医院领导也是头疼。

    “卓叔,我这咋能是拍马屁呢,我是实话实说。”沃琳嬉笑着问张主任,“对吧,师傅?”

    “一定得对呀,要不我这张脸往哪儿搁?”张主任说着话把转子递给沃琳,又指着旁边搁在地上的一卷漆包线,“我说,你来。”

    “啊?”沃琳没想到,张主任这就让她动手了,她可还没见过绕线圈呢。

    “啊什么啊,”张主任说着,又递给沃琳一个打火机,“把漆包线头上的漆先烧掉,再用刀刮干净,把线焊在转子头上。”

    “哦。”沃琳按照张主任的话,一步一步来。

    先焊好线头,接着按张主任的指点,把漆包线绕在转子上,直至把漆包线的另一头焊好。

    “成了,哈哈。”张主任乐呵。

    “这就成了?”沃琳不相信这是自己绕的转子。

    张主任指导沃琳组装电机,边道:“样子是做成了,能不能用还得试试。”

    “哦。”沃琳松了口气。

    这才正常嘛,第一次就成功的天才行为,好像从来没有降临到她自己身上过。

    经过反复修改实验,当电机能够正常驱动离心机运转时,已是凌晨时分。

    连着打了几个大哈欠,沃琳这时才想起向张主任请假的事,吞吞吐吐说了出来。

    “就是你不请假,我也打算明后天放你两天假,”张主任问沃琳,“你火车票买到没有?”

    “还没有。”提起火车票的事,沃琳有些沮丧,春运的火车票哪是那么好买的。

    张主任满脸认真:“买不到就别买了,春节七天假,我排你的班,每天有三倍加班工资,还有额外奖励,算下来,春节加七天班相当于平时上一个月的班,春运过后我批你修探亲假,到时票好买,车也不挤,还能用加班工资给家里多买些东西。

    “你跟着我这段时间,我对你还算了解,以你的性子,值班时就是没有事,你也不会随便离开医院,所以你的值班不会过得轻松,明后天就当是给你提前补休了。”

    “排我的班?”能挣加班费当然好,不过沃琳有自知之明,“我的技术不能单独值班吧?”

    张主任不在意:“能修的就修,修不了的就登记好,等假期过后再说。”

    当地人讲究,正月初一到十五,不是要命的急病不进医院,否则这一年都没有好兆头,所以春节假期那几天,每个科室都比较清闲,即使有报修仪器的,也不是很急。

    所以每年的春节值班,维修组都有人主动请缨。

    毕竟维修组每个人都配有传呼机,不用像别的科室值班人员那样必须守在科里,只要没有需要紧急维修的仪器,他们走亲访友娱乐狂欢全不耽误,值班和放假没啥区别。

    “好,谢谢师傅!”沃琳答应。

    值七天班,拿的工资相当于平时上一个月的班,沃琳不动心才怪。

    何况,火车票真的很难买,她也没有时间像别人一样,为了买票去火车站排几天的队。

    回到宿舍,沃琳看到自己的床,就像看到了几十年没见的亲人,牙没刷,脸没洗,外套没脱,连睡前要先上个厕所的习惯也没顾上,黏到床上就不想下来了。

    还好,她还知道习惯性地蹬掉鞋子,否则得穿着鞋进被窝了。

    闻到饭菜的香味,沃琳睁开眼,头顶上亮着灯管,转头看看四周,似乎天还没亮的样子,沃琳闭上眼继续睡,心里奇怪自己这么快就醒了。

    “喂,你再睡就变猪姥姥了。”床头前方响起李磊戏谑的声音。

    沃琳懒得睁眼,回敬:“你才是猪八戒呢,扛着搅屎棍子的猪八戒。”

    “嘁,不识好人心!”李磊照着沃琳的床腿就是一脚。

    “你干什么?”沃琳气得瞪眼。

    正好对上头顶沈娴哭笑不得的脸:“你俩属鸡的呀,见面就掐,沃琳,醒了就起来吃饭。”

    “这也太早了吧,天还没亮呢,沈老师,你怎么这么早做饭?”沃琳不想动窝。

    “你还真是猪姥姥,”李磊嗤笑,“你看看时间,几点了?”

    沃琳不想理李磊,可也被李磊吵得心烦,就想着要反驳得李磊无话可说,抬起手看手表。

    看清楚时间,沃琳嘟囔:“这表要修了,天还没亮,咋就九点多了。”

    沈娴喷笑:“你表没坏,现在是九点多没错,不过是晚上九点多,你睡了一天。”

    “什么,晚上九点多?”沃琳惊得坐起来,问沈娴,“简慷来过没有?”

    沈娴点头:“小简来过几次,叫不醒你,晚上还来过,刚走没多久。”

    “啊?”沃琳有些沮丧。

    只有两天假呀,竟然一半给自己睡了过去,自己答应今天陪简慷出去玩的,又一次食言。

    李磊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不就是没陪男朋友玩,心里过意不去吗,不用担心,你还有机会补偿,我和神仙姐姐已经和简慷约好了,明天一块去给你俩做电灯泡,反正已经有了曾依依和简赋那两个灯泡,再多我和神仙姐姐两个,也没多大区别。”

    李磊昨晚跟着老师一起值班,早上交完班,查完房,回宿舍的路上,碰到简慷和维修组的张主任正在说话,简慷对张主任是殷勤而恭顺,让李磊觉得有些意外。

    自从简慷和沃琳确定恋爱关系,简慷对沃琳身边的男生就变得表面热情,骨子里疏离,李磊以为,对于让沃琳的日子过得黑白颠倒三餐都不正常的张主任,简慷也好不到哪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