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393章【六人行】 不得不想
    夜深人静,本来已经很睏的沃琳,脑子里突然出现简慷甩脱她手时的决然,她的脑子瞬间清醒,似乎此刻还能感觉到被甩脱时手上的力度。

    这是她和简慷确定恋爱关系以来,第一次闹别扭,哪怕她再迟钝,也明白简慷是吃醋了。

    吃醋?

    沃琳在被窝里双手交握,曾经的她为了肖钢不知吃了多少醋,可即使被醋蛰得心都要炸了,她还要在肖刚面前装出大度,唯恐肖刚因此厌了自己。

    没想到,现在竟然也有人为了她吃醋,那是不是说,简慷心里真得很在乎自己?

    一直以来她都忙于工作,也习惯了简慷的各种周到照顾,不过她但凡有闲余时间,也都尽量陪着简慷,仔细想想,她的陪伴,其实只是为了在恋爱关系上的对等弥补,至于她对简慷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她从来没有深想过。

    而今晚发生的事,让她不得不想。

    之前简慷不是没有对她发过脾气,也不是没有给过她冷脸,可是都该怎么照顾她,一点都不耽搁,今晚的简慷,是第一次把她一个人丢下,自顾自走了。

    当她追到通往医院的大路时,她看到了简慷的不时回头,那应该是简慷在担心她吧。

    或许,简慷一直都看到她在追他,只是他刻意躲了起来,不让她发现,就像她发现简慷回头时,刻意躲在两个店子之间的阴影里,不让简慷发现一样。

    想到这里,沃琳的心奇迹般地静了下来,睏意重新回归,很快进入梦乡。

    早上刚一上班,沃琳就被张主任叫进了办公室:“小沃,你会打字吗?”

    “会啊,不过打字不快。”沃琳的办公室有台电脑,因平时不是修仪器就是睡觉,电脑就成了摆设。

    张主任拿了几张写满字的信纸给沃琳:“按常规,昨晚高压氧的事得要给领导写个报告,我稿子都写好了,你给打印出来,也省得麻烦文印室的人了。”

    沃琳惊讶:“师傅,您这是连夜写的呀!”

    张主任的脸色不好,比以往连着几天熬通宵还难看。

    “是呀,不写报告我干啥,反正睡不着。”张主任说着话揉了揉太阳穴。

    别看他昨晚当着李院长和其他人的面指挥有度,聊天时也是谈笑风生,回到家后却是因后怕而一身一身地出冷汗,昨晚要是高压氧在治疗期间起火,后果真得是不堪设想。

    十几条人命呀,医院的领导层,甚至市领导机关的领导层,都绝对会发生地震级的变化,而他做为维修组的一把手,自然是首当其冲,要对此事负起责任。

    这责任要怎么负,就是以命抵命,他的一条命也不够抵一舱人的命呀。

    翻来覆去,越想越是后怕,想要睡觉是不可能了,不如做点事给自己减轻压力,张主任连夜赶写报告,因思绪不宁,写了撕,撕了写,直到天亮,他才写出这几张纸。

    沃琳低头看着张主任给他的手稿,写了划掉,划了又写,字迹潦草,可辨识度很低。

    “是不是字写得太烂没法看?”张主任问沃琳,“要不,我誊写一遍给你吧。”

    他的文化不高,却有着一手值得骄傲的好字,他写报告从来都不用打印,直接上交手写稿,可是今天不行,他的手抖得厉害,根本无法静心好好写字。

    他也不想去麻烦文印室的人给他打字,不想被八卦地问来问去。

    “不用,我自己先猜吧,实在猜不出了再问您,”沃琳回之以柔和的笑容,“打好了不是还得要您复核吗?”

    “嗯。”张主任没再多言。

    沃琳坐在电脑前,眉头皱成了一疙瘩,猜,能猜出一半她都要给自己竖大拇指了,可是看张主任的精神状况,要是真让张主任誊写一遍,效果不会比现在好到哪里去。

    算了,昨晚的事情经过自己也大致了解,半猜半想象吧,先打出一个半成品再说。

    用了一个多钟头,沃琳才算把稿子拼凑出来,她拿着打印出的稿子去张主任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关着。

    沃琳刚要敲门,小杨从维修室探出头来朝她招手,表情有些神秘,略带凝重。

    “杨姐,怎么了?”沃琳走过去,轻声问小杨。

    小杨示意沃琳跟着她进了维修室,对沃琳咬耳朵:“陈科长来了,在和咱们主任谈话。”

    陈科长?沃琳这才想起,张主任虽然被称之为主任,其实他只是设备物资科的其中一个副主任,陈科长才是正儿八经的主任,设备物资科的当家人,张主任的直接顶头上司。

    沃琳不由为张主任担心,和小杨嘀咕:“你说,陈科长会跟咱们主任谈什么?”

    “还能谈什么?”小杨撇嘴,“昨晚高压氧差点起火,李院长都亲自到了现场,陈科长却没露面,他还不就是来了解下情况,顺便放几个马后炮。”

    这倒是很有可能,领导在谈话,沃琳只能耐心等待。

    今天的维修组是沃琳来维修组以来最热闹的一天,除了昨晚值班的人今天休息外,整个维修组的人今天都到齐了,沃琳从来都不知道,维修组原来有这么多人,有好几个她从来没见过。

    人是不少,可没几个在干活,除了沃琳常见的那几个人在修东西,其他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在玩游戏,秀才是雷打不动地在犯迷糊。

    而维修室内,除了沃琳和小杨之外,其他人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有个小伙子嚼着口香糖,冲沃琳嬉笑:“你就是咱们科唯二的大学生呀,还是个女生,久仰大名呀,怎么样,修机器好玩吗?”

    沃琳冲小伙子笑笑,没有回答。

    估计是因为昨晚差点出事,这些人才会来点个卯,事情过去之后,这些人还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露面,下一次她见了这些人都不一定认得出来,她没兴趣和他们多说。

    “嗨呀,不愧是大学生啊,架子这么大。”小伙子不依不饶,“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累得跟死狗一样,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跑到维修组来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