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402章【六人行】 我在吃中药
    继沃琳后不久,又来了几个客人,都是男生,和沃琳一批来医院上班的医生。

    沃琳因比其他人晚一个月报到,和这几位不太熟,但也都认识,相互攀谈下来,大家没回家过年的原因,也都和沃琳差不多,无外乎就是没买到火车票,或是过年时要值班。

    不过值班和值班不一样,沃琳是单独值班,这几位医生是跟着带教老师值班,才上班半年的医生,还在轮科中,是不能单独值班的。

    李磊一直呆在神经科没有去轮科,是因神经科实在缺人手,而且李磊自己也发狠,半年不到,他的医师执照和处方权已经考到手,可以单独值班了。

    除了卢老板外,其他人年纪大小都差不多,人多热闹,李磊本身就是个喜欢闹腾的性子,一时间满屋子都充斥着笑闹的声音,引得李宗荣不时从厨房出来凑个趣。

    嘻嘻哈哈间,李磊盯了一眼卢老板,眼神不善,卢老板识趣地带着儿子告辞。

    原本卢老板是打算趁着吃年夜饭,和李宗荣提一下给他儿子换工作岗位的事,可看如今这情形,这事今晚是说不出口了,不如再找机会。

    沃琳凑到厨房:“李院长,梅阿姨,我能帮忙做点什么?”

    梅景琼盯着沃琳,眼神挑剔而露骨,嘴上客气:“你去和磊磊他们玩吧,这里用不着你。”

    李宗荣摆手:“你想帮忙也帮不上,厨房就这么大点地方,多个人转不开。”

    这话还真不是夸张,厨房里呆一个人正好,两个人就得挤着了。

    李磊跑过来凑趣:“爸,既然沃琳要帮忙,咱也不能辜负了人家一片好心,沃琳别的都不在行,洗碗最厉害,一会儿吃完饭,洗碗的事就交给她吧。”

    “没问题,一会儿我洗碗。”沃琳赶忙应承。

    李宗荣哈哈笑:“别听磊磊胡说,你们只管吃好玩好,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

    饭菜做好,大家从客厅转到餐厅,李宗荣兴致很高,提议大家喝点酒,梅景琼拗不过他,开了一瓶白酒,大家边喝边聊。

    “小沃,你也喝点酒吧,这酒度数不高,女孩子也可以喝。”梅景琼劝沃琳。

    别人喝酒,沃琳不喝酒也不喝饮料,只喝红茶,虽说女孩子应该矜持,可在梅景琼眼里,沃琳这是不合群,北方的女孩子就应该爽快,她怀疑丈夫夸沃琳的那些好,是丈夫一厢情愿。

    而且今晚的沃琳,相貌比平时还不如,她都后悔让丈夫邀请沃琳来家里吃年夜饭了。

    医院里有那么多漂亮又条件好的女孩子,她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让儿子跟沃琳相处呢。

    何况她听说沃琳已经有了男朋友,她还真是犯不着折腾。

    “梅阿姨,我在吃中药,不能喝酒。”沃琳找借口,其实进入腊月后她就没有吃中药了。

    论起喝酒,沃琳的酒量不比在场的人差,可她有个毛病,别人喝了酒嗜睡,而她喝了酒的后遗症是失眠。

    倒不是喝酒后完全睡不着,她也会像别人那样喝酒后昏睡,但她睡得时间不长,最多三个小时后就自己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而且喝酒越多,醒来后的脑袋越清醒。

    长夜漫漫,大过年的,自己一个人呆在宿舍,睡不着觉该多难过呀。

    “吃中药?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这么黄。”梅景琼盯着沃琳看,这女孩的身体该不会是有什么缺陷吧。

    “阿姨,我的脸色打娘胎里出来就是这样,”沃琳解释,“看过很多医生,吃过很多药,也做过不少检查,就是检查不出原因是什么,因为所有化验结果的指标都正常。”

    “不知道病因,那你吃的什么中药?”梅景琼觉得沃琳不诚实。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药,药都是已经配好的,我不知道方子。”沃琳实话实说。

    简慷后来给她煎的药,都是在药店配好后拿过来的,她不知道配方,大多药她也不认识。

    梅景琼还要问,李磊打断她:“妈,单身楼的人谁都知道沃琳是个药罐子,三餐饭不一定要吃,但三餐药是一定要喝的,大过年的,咱就不要老揪着这个问了,多影响心情呀。”

    改天一定要找高阳那小子算账,拜托了那小子记着告诉他老爸请哪个女孩来家里,那小子竟然没有告诉他,要是提前知道老爸请了沃琳来家里,他一定先就把这事给搅黄了。

    老爸明明知道沃琳已经有了男朋友,怎么就还不死心呢。

    不过,老爸还好说,老妈真的是太闲了,整天给他折腾这种事,真累呀,心累。

    李磊边应对着热情的同事,边在心里快速盘算着,很快,他的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

    “来来来,喝酒,”李磊心情大好,举起酒杯,“这是在我家里,不怕大家喝多了没人管,兄弟们,只管放开了喝,你们看我爸干啥呀,今晚他不是院长,他就是一个普通长辈。”

    “喝!”李宗荣首先举起杯子,“没错,今晚上没有院长,大家只管放开了喝!”

    梅景琼不放心:“过年嘛,开心喝酒是应该的,但也要适可而止,喝多了伤身。”

    自家老伴是有年纪的人了,怎么能和一帮小伙子比。

    “对对对,爸,我们喝酒,您和我妈多吃菜,吃好了春晚也该开始了,”李磊也跟着劝,“我们年轻人喜欢看的春晚节目不多,今晚我不和您抢电视,您和我妈可劲看。”

    李宗荣笑骂:“小子,说来说去,还不就是嫌弃你爸妈了,行,你们喝你们的,我和你们阿姨就不在这儿碍眼了。”

    说完,李宗荣和梅景琼各自往自己的碗里添了饭菜,端着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李宗荣小声问梅景琼:“看也看了,聊也聊了,你觉得沃琳怎么样?”

    梅景琼撇嘴:“不怎么样,就她那张脸,蜡黄蜡黄的,带出去我脸上也无光呀。”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李宗荣往餐厅瞟了一眼,继续说,“她刚到医院的时候,脸色比现在还黄呢,你没听说她一直在吃中药吗,她的脸色只会越来越好。”

    梅景琼撇撇嘴,没说话。

    李宗荣继续吹耳边风:“主要是呀,这孩子心地好。你说说,女孩子长得再漂亮,心肠不好的话又有什么用,何况她长得并不赖,只要用心调养,再过个几年,那样貌,肯定不会差了。”

    可是无论李宗荣说什么,梅景琼就是不接话茬,到后来李宗荣干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