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403章【六人行】 你哪来的钱
    沃琳虽然找借口没有喝酒,却是灌了一肚子茶水,回到宿舍,她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没有一点睡意。

    心里不禁苦笑,相比之下,她还不如喝酒呢,最起码刚喝完酒时能睡一会儿。

    听着外面零散的鞭炮响,瞪眼看着漆黑的房间,沃琳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这会儿爸妈和哥嫂他们在干什么,饺子包完了没有,有没有开始卤肉。

    在老家,过了小年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忙活过年时的吃食,炸麻花,炸各种菜,做点心,做豆腐,卤肉,蒸花馍,邻居之间互相帮忙,今天给你家做,明天给他家做。

    吃食已经做出来,每餐的饭菜自然就比平时多了花样,相比来说,油水也就多了。

    连着吃几天油腻的东西,大年三十晚上吃的饭,便以清淡为主,稀饭加馒头,外加两个凉拌菜,和平常日子没什么两样。

    吃完饭开始忙活包饺子,一家人凑在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包饺子,有说有笑。

    北方的冬天,大自然就是天然冰箱,吃食放在没有炉火的房间,绝对不会坏。

    哪怕是这样,家里也不会包太多饺子,毕竟饺子放的时间久了,吃起来就没有那么新鲜,所以每次除夕包饺子,最多只包够初一和初二两天要吃的饺子。

    饺子包好,爸妈会让其他人休息,他们自己忙活着卤肉。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沃琳兄妹嘴最馋的时候,躺在被窝里,眼睛已经睏得睁不开了,硬是撑着不肯睡,非要等到肉卤好,爸爸往他们嘴里塞块肉,嚼吧嚼吧咽下去,才肯睡着。

    呵呵,沃琳想着卤肉的香味,嘴砸吧几下,笑出声。

    现在他们兄妹已经长大,哥哥娶了嫂子,生了侄子,可哥哥那个馋卤肉的劲头依然没改,嫂子带着侄儿去睡了,哥哥还守在爸妈身边,就等着那一口肉到嘴。

    当然,她也好不到哪里去,馋肉的劲头没有哥哥表现得那么明显,可也会一直竖着耳朵听爸妈屋里的动静,只要听出肉卤好了,她绝对屁颠屁颠跑过去。

    回想着过年时的种种情景,时间慢慢过去,曙光微露时,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伴随下,沃琳进入梦乡。

    相比于沃琳除夕夜的快乐祥和,简慷这一晚上就过得煎熬了。

    腊月二十九和沃琳一起吃完饭后,简慷搭曾依依的顺风车回家,到H市时天已经黑了,曾乂给简慷和简赋在宾馆开了房,大年三十早上,简慷和简赋往家赶。

    简慷回到家里,面对的是对他爱搭不理的妹妹和弟弟,埋怨他不回家帮忙办年货的妈妈,对他刨根问底的爸爸,经历过披荆斩棘,他才得以进入爷爷的房间。

    “回来了?”爷爷的一句问候,让他的心瞬间被暖意充斥。

    “爷爷,我回来了。”简慷坐到爷爷身边,握住爷爷的手。

    爷爷的手很暖和,简慷的心放在肚子里,看来爸妈对爷爷照顾得不错。

    简慷拿出《史记》给简爷爷:“爷爷,这是沃琳给你的过年礼物。”

    “哈哈哈,”简爷爷接过《史记》,手指一点点摩挲着书封,“老孙有一本《史记》,他炫耀说是他孙子给他买的,现在我也有了,比他的书还好,我看他还能得意起来不。”

    简慷好笑:“爷爷,您都没有看过书呢,怎么就知道比孙爷爷的还好。”

    “肯定好呀,书这么厚,纸张又好,装订精细,”简爷爷一样样数着,嘿嘿笑,“老孙那是一本,我这可是一套,加起来厚度就顶他的好几本,能不好吗。”

    “那您再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简慷要从简爷爷手里拿书,替爷爷翻开。

    “别动!”简爷爷挥开简慷的手,“我自己会看。”

    那模样,像是生怕别人抢走糖的小孩子,简慷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和爷爷寒暄过,简慷回自己房间换衣服。

    回到家自然不能穿在外面的衣服,省得干活时把衣服给弄脏弄破了,他的体面衣服就只有那么几身。

    刚脱下毛衣,简母提了一桶热水进来:“阿慷,你先洗个澡,吃过饭再贴春联。”

    “不用了,妈,干完活再洗澡,省得白洗了。”简慷说着话,用衣架把毛衣挂在床头。

    “这是你买的新毛衣?”简母放下手桶,上前用手去摸毛衣。

    简慷用身体将毛衣挡在身后:“妈,一件毛衣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穿这么好看的毛衣,而且还是全羊毛的,妈妈的手皮粗糙,手上还有烧火时蹭到的草木灰,毛衣经妈妈一摸,就是不刮出线头,也会弄脏。

    “走开!”简母突然变得厉声厉色,“我一辈子都舍不得买这么好的衣服,你倒是大方,这一件毛衣得要多少钱,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乱花钱。”

    简慷不拦她,她还只会以为毛衣的样式好看而已,简慷这一拦,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因为毛衣太好,好到简慷舍不得别人碰。

    简母这一吼,简父和小儿子简庄一起冲进简慷的房间,两人一左一右,抓住简慷就扯到了一边,几人对眼前的毛衣一览无余。

    简庄的眼睛都直了:“妈,我拼死拼活打工赚钱,都舍不得买这么好的衣服,我哥凭什么出手这么大方,这衣服一看就值好几百,我几个月赚的钱都不够买这一件毛衣的。”

    “说,你放假不回家,是不是出去乱花钱了?”简母红着眼睛质问简慷。

    简父比较冷静:“阿慷,你哪来的钱买衣服,是不是假期打工了。”

    “不是,这是沃琳给我织的毛衣。”简慷实话实说。

    他本来不想说实情的,可过年的时候简赋肯定会来家里拜年,到时候实情一定也会败露。

    “沃琳?这名字一听就是女孩子,”简慷的妹妹简答慢悠悠走进来,“哦,怪不得哥哥你放假不回家,原来是去吃软饭了,那女孩子还真是出手大方,这一件毛衣得她几个月工资吧。”

    “放屁!”简慷大怒,挣脱开简父和简庄的手,上去一把就抓住简答的头发。

    他不愿说出毛衣是沃琳给他织的,就是怕妹妹这么看他,果不其然,他还是料对了。

    “啊——”简答痛得大叫。

    “松开我姐!”简庄大吼,冲上来掰简慷的手。

    自小这姐弟俩就一致对付简慷,不管其中哪一个和简慷起了争执,姐弟俩都一起上。

    “阿慷,松手!”简父简母也急得大叫,一起从简慷手里解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