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410章【正月里】 兔子不吃窝边草
    今天是春节假期最后一天,回家过年的人陆陆续续返回医院,留下来值班的人,自然少不了搜刮返回者带来的好东西,聚餐也就成了亘古不变的节目。

    肖虹从家里带来不少特产,她拉开沃琳的抽屉准备往里塞,看见蜂蜜渍姜片,问沃琳:“你是不是就没有吃呀,我看着瓶子里的姜片根本没有少。”

    “忘了。”沃琳随口答道,其实她就是没忘也不会吃。

    她本身就对吃生姜没有兴趣,去年韩霆送她的那瓶蜂蜜渍生姜,有肖虹强往她嘴里塞,她吃就吃了,让她自己自觉吃生姜,那是绝对提不起兴趣的。

    “哎哟,这么好的东西你不吃,你不是浪费我的一番心意吗?”肖虹把特产塞进沃琳的抽屉,顺手拿出蜂蜜渍生姜,用牙签挑了一片送到沃琳嘴边。

    沃琳拗不过她,张嘴接住了。

    连着喂了沃琳三片姜,肖虹才罢休,又给沃琳冲了一杯生姜蜂蜜水,递到沃琳手里。

    沃琳调侃肖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请的老妈子呢,伺候地这么心细。”

    肖虹撇撇嘴,小声和沃琳嘀咕:“听说李磊在追求你?”

    “你听谁说的?”沃琳觉得心里怪怪的。

    “哎呀,你别管我是听谁说的,你只管说是不是吧。”肖虹盯着沃琳的眼睛,她要确认沃琳有没有说假话。

    “不是。”沃琳否认,没有的事她当然不会承认,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我怎么听人说,你和李磊都已到了见家长的程度,就差李磊去你家拜访了?”肖虹边说边打手势,“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李磊还亲自下厨给你做菜。”

    沃琳气得咬牙:“李磊这个祸害,沾上他就没好事。”

    “这么说,这事不是真的?”肖虹看沃琳的表情不像作伪。

    “当然不是真的了。”沃琳恨不得把传谣言的人揪出来烫个几烙铁。

    “这么说,你和简大哥还好着呢?”肖虹追问。

    “当然好着呢,我们俩又没闹矛盾。”沃琳觉得真是无奈。

    肖虹心里撇嘴,我倒希望你们俩闹矛盾呢,这样的话,韩医生就有机会了。

    沃琳的传呼机响,肖虹凑上去和沃琳一起看信息。

    传呼是简慷发来的,说他开学后去学校报了到才会过来,要沃琳注意身体。

    “看来,还真是传言不可信呀,你和简大哥确实好着呢。”肖虹都说不清她说这样酸溜溜的的话,是出于什么样的立场。

    “那当然了。”沃琳随口应和。

    心里对简慷抱有歉意,过年这几天,她根本就没有想起过简慷这个人。

    简慷的传呼是从亲戚家打来的。

    从来舍不得女儿受委屈的简父简母,因为简答怂恿简庄偷简慷毛衣的事,除夕夜简答被简母好生骂了一通,简答心里不得劲,刚过正月初一就闹着要走。

    简庄在除夕夜被简父狠狠抽打了一顿,这也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挨这么厉害的打,他不敢像姐姐那样明着闹腾,可也一直没有好脸色。

    简父简母舍不得女儿和小儿子太早离家,可又怕要是再拘着两个小的,三兄妹难免又会发生冲突,心里也是犹豫不决。

    有他们在跟前看着还好,要是他们不在跟前呢,老大心狠,保不准把两个小的往死里打。

    最终简父决定,让两个小的提前两天返回打工的城市,简父亲自送女儿和小儿子上火车,完事后去H市,花了一天的时间寻找春节假期开门的衣服店,给简慷买了一条和新毛衣相配的裤子。

    和沃琳给简慷织的毛衣相比,新裤子无论从材质还是样式上,都差不到哪里去,为了儿子不被女方看不起,简父这次也是花了血本了。

    简慷穿着新毛衣和新裤子走亲戚,无论到了哪里,见到他的人都会夸他,不仅人长得帅,衣服也妥帖,什么马儿配什么鞍,这身衣服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夸奖的话多少有些夸张的成分,却也基本是事实,简慷自己也觉得精神倍儿增,感慨于沃琳给他带来的福气,今天借亲戚家的电话,简慷给沃琳打了个传呼。

    聚餐活动如期进行,参加聚餐的人都不用买菜,把各自带来的特产聚到一起,就是一桌了不起的大餐。

    聚餐自然少不了酒,也少不了李磊这个专门凑过来闹腾的,酒是李磊带来的,三大箱啤酒。

    有人起哄:“李磊,听说你和沃琳的好事将近,咱们是不是应该喝一杯庆祝一下?”

    “放屁!”李磊笑骂,“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老子是那种夺人所爱的人吗,你们别他妈胡说,沃琳有男朋友,要是因你们的胡说八道让人家的男朋友误会,你们就他妈该以死谢罪!”

    有人不信:“沃琳脸皮薄,你该不会是为了不让沃琳难为情,打肿脸充胖子呢吧?”

    “我要是真承认了沃琳是我女朋友,那才是打肿脸充胖子呢,”李磊信誓旦旦,“我是那种扭捏的人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老子这么厚的脸皮,什么时候死撑过呀?”

    不管别人怎么起哄,沃琳就是不搭腔,只管挑自己看中的菜吃。

    不喝酒的人就安心吃菜,这是沃琳总结的酒桌箴言,不喝酒陪别人干坐才是傻子呢,这又不是那种应酬场合。

    可就是有人不让她安心吃菜,梁颖朝沃琳端酒杯:“沃琳,李磊嘴里从来没有一句真话,你说,只有你说的话我们才信,李磊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要你说话,这杯酒我干!”

    “好啊,那我就说,”沃琳环视一圈,哈哈笑,“我宿舍里的焊锡丝和电烙铁都是现成的,谁要是再胡咧咧我和李磊好事将近的话,我立马把他的上嘴唇和下嘴唇焊到一块。”

    “哇,好彪悍呀,这样的女孩子我可不敢要!”李磊很是配合地怪叫,“梁颖,沃琳已经发话了,说话算数,你这杯酒干了。”

    “干就干!”梁颖很是干脆,咕嘟咕嘟把一次性杯子喝了个底儿朝天。

    聚餐为的是热闹,不会总揪着一个话题不放,很快就又说起别的他们感兴趣的事。

    人兴奋,酒正酣,李磊瞥见一抹人影,他悄无声息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