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418章【正月里】 当年的事
    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沉默,两人都各自陷入自己的心事。

    沃琳先打破沉闷:“沈老师,你在医院里长大不知能不能给我解个惑。”

    “什么,你说,”沈娴发散的眼神再次艰难地聚焦到沃琳脸上,“虽然我和Z医院的渊源不浅,可我毕竟不在院内上班,有些事情不一定清楚。”

    “今天曹师傅教我说,维修工程师也要学会自我保护,杨姐告诉我,曹师傅说的是他自己的事,”沃琳把白天的事大致叙述了一遍,“可是杨姐又不肯告诉我原因,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维修工程师真的危险吗?”

    “怎么,你害怕了?”沈娴在脑海里搜索着沃琳说的事。

    “说不上是不是害怕,就是觉得心里有点不实在。”说起这个,沃琳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沈娴终于从脑子里扒拉出有这么回事:“事情的具体经过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期间的过程都是后来听别人说的,我上大学前,曹师傅是维修组的主任,我大学毕业后,维修组的主任成了张主任。”

    年轻时候的曹师傅性情刚硬,有些冲动但古道热肠,他担任维修组主任的时候,整个维修组的人都被他管教得服服帖帖。

    那时候没有传呼机这东西,维修组的人也没这么懒散,大家一般都会呆在医院,只要有仪器需要维修,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曹师傅吼一嗓子,派谁干活,谁就屁颠屁颠地赶紧过去。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沈娴上大二的时候,那次也是拍片机坏了,具体坏的什么部件,沈娴不太懂仪器维修,也就没有记住。

    当时的拍片机也是由曹师傅维修,那时的张主任才从电机厂调进医院没多久,是由曹师傅亲手带教的徒弟。

    两人在修拍片机,有个中年人在旁边一个劲地问什么时候能修好,说是他的儿子和别人打架受伤,急着要拍片子。

    曹师傅给那人解释,他们已经在维修了,至于具体什么时候修好,他们没法答复,因为问题还在排查中,原因还没确定。

    中年人不罢休,每隔几分钟就进来问一次,后来发展到守在跟前喋喋不休地指责,他一个人指责也就罢了,和他一起的其他亲友也围着各种谩骂,曹师傅和张主任根本静不下心来做事。

    忍无可忍之下,曹师傅吼那中年人:“有你啰嗦的这会儿功夫,你儿子去别的医院片子都已经照出来了,市里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医院有拍片机。”

    那中年人被吼得一愣,反应过来他自己竟然被吼了之后,本就焦躁的他大怒,揪住离他最近的张主任就打,曹师傅向来护短,自然不会让自己人吃亏,立时和那中年人打了起来。

    中年人的亲友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几个人一起围攻曹师傅和张主任,放射科的人也火了,脱掉白大褂就加入战斗,临近放射科的其他科室的人听到动静也赶过去,有拉架的,有上报领导的,这个拉架可想而知是拉偏架,谁也不想自己人吃亏。

    医院领导赶到现场的时候,简单的口角争执已经发展成了几十人的群架,打架现场也已从拍片机室转移到候诊大厅,其他患者以及家属也有加入混战的,说不清是拉架还是起哄。

    场面失控,当时还是神经科主任的李宗荣,通知寿卫国带人过来,场面才把持住。

    混战的结果,曹师傅和张主任都被打成重伤,那个中年人伤得也不轻,其他人也有受伤的,不过都没有曹师傅和张主任重。

    调查清楚事情起始原因及经过后,为尽快平息事态,当时主管业务的秦副院长,也就是现在的秦院长,要求曹师傅给中年人道歉,曹师傅不肯,打架不是他挑起来的,而且在中年人和其他亲友闹事期间,他一句难听的话都没有说过,凭什么他要道歉。

    曹师傅不肯低头,患者和家属不肯善罢甘休,最后秦院长硬是逼着另外一个当事人,也就是后来的张主任向中年人道歉,医院出面补偿了所有患者及家属的医药费和误工费。

    至于曹师傅和张主任,以及其他受伤员工的医药费,全部是员工自理,只要是没有伤得不能动,都要坚持上班,否则照样扣工资和奖金。

    那次的事件,伤了一大批人的心,曹师傅出院后辞了维修组主任的职位,他宁肯做一个普通维修人员,其他人也不肯接替曹师傅的位置。

    最后,在曹师傅的推荐下,张主任这个外来新进人员硬着头皮接任维修组的主任,可是维修组的人心也散了。

    这些年来,曹师傅虽然因领导的做法而心冷,却也没有消极怠工,只要是派给他的活,他都积极完成,但也再没有了当年的冲动和古道热肠,别人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问他,他会帮忙,不问他,他从不主动。

    由于当时的事件,维修组的人心存怨气,接替主任职务的张主任直接成了背锅侠,维修组的人不止不服张主任的管理,还到处惹祸让张主任收拾烂摊子,如果不是曹师傅出面把那些家伙收拾了一顿,局面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即便有曹师傅出面,也没法完全扭转局面,秦院长不敢再像处理曹师傅那样苛责张主任的办事不力,其他人惹祸,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不知道,实在装不下去了,只有委屈张主任背锅,然后在其他方面给张主任予以补偿。

    这些年来,张主任的日子过的是如履薄冰,他的开朗乐观和积极向上,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有多少次他想要卸去维修组主任的职位,可院领导都不批准,他又做不出像曹师傅那样的绝然,也就一直强迫自己憋屈而又表面乐观的坚持着。

    “可能张主任这样的日子不用坚持太久了,”沈娴在躺椅上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姑父说,医院搞改革,不止动临床科室,机关和后勤也会有变动。”

    “什么变动?”沃琳替张主任和曹师傅憋屈的慌,期待地问。

    沈娴摇头:“我只是听姑父提了一句,有关怎么个变动法,姑父没有具体说。”

    她嘱咐沃琳:“这话你可不要给别人说,你总不想看着你师傅提前被放在风头浪尖上吧?”

    “这个我知道。”沃琳频频点头,还没影儿的事,她才不会说呢。

    “既然维修组原来并不是这个样子的,维修组的人心散慢也事出有因,为什么大家对维修组还要存有偏见。”沃琳不明白。

    沈娴苦笑:“十多年过去,真正清楚当年事情真相的人还有几个?旧人走,新人进,如今真正服曹师傅的人又还有几个?即使曹师傅现在有心,估计对维修组如今的局面也无力了吧?”

    沃琳默然,确实,她这个身处维修组其内的人,都对维修组的有些人看不惯,何况外人。

    沃琳问沈娴:“沈老师,你能给我说说维修组以前的事吗,我怕我因不知情而得罪了人,或是破坏了大家的心情,大家在一起做事,相处愉快才好做事。”

    “你想知道什么?”沈娴觉得和沃琳聊天不会沉闷,也省得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

    “说说维修组里各人的情况吧,沈老师你在医院长大,维修组的人又大多是医院子弟,你对他们应该比较了解吧,就是另外几个不是子弟的人,你在医院呆的时间比我长多了,总比我更加了解吧?”沃琳说这些时的语气并不肯定。

    沈娴摇头:“说实话,我对他们的了解不比你多多少,自小到大,我的时间除了上学就是练习各种才艺,连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是挤了再挤,哪有时间去关注别人的事,除非医院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我不去关注它也往我耳朵里钻。”

    看到沃琳脸上略带失望的眼神,沈娴心有不忍:“不过,就像你说的,至少我在医院里的时间比你长,多多少少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的,你要知道谁的情况,我来想想看。”

    “沈老师,如果你觉得为难,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沃琳不想强人所难。

    “没事,”沈娴轻笑,“只要你不觉得我这人八卦,你尽管问,我能回答的绝不隐瞒。”

    这话说得沃琳更是感觉羞愧,可又实在不想放过这难得的了解维修组的机会,硬着头皮问:“先给我说说杨姐呗,她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除了在科里接个电话,做个登记,其他的什么都干不了吗?”

    沈娴问沃琳:“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是杨姐自己说的。”沃琳好奇:“怎么了,是不是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了,”沈娴好笑:“你知道当年曹师傅出事,维修组闹的最厉害的是谁吗?”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是杨姐?”沃琳猜测。

    “当然是她,要不是当年她使劲闹腾,医院对曹师傅的处分可就不止自请辞职这么简单了,”沈娴笑着摇头,“咱们医院从那个时候起才有的保安,也是因为她闹的太厉害,医院意识到了没有保安的严重性,如果说她以一己之力改写了医院的历史,一点也不夸张。”

    “这么厉害?”沃琳震惊。

    “你知道维修组那么多闲人,张主任为什么偏偏让她留守吗?”沈娴再问。

    “为什么?”沃琳更加好奇。

    “就是为了让她镇场子呀,无论谁对维修组不满,她在电话里都能把对方骂得哑口无言,就是对方找上门来算账,她也能让人家闹个灰头土脸。”沈娴哈哈乐,“说白了,她就是一个隐形泼妇,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到了关键时刻,院长都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