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447章【闲置】 真误会还是假误会
    四个轮子都换好,沃琳试了试妇检床的稳定性能,结果令她很满意,她去找孙师傅。

    现在的维修组给科室修仪器,每修一次都要签一次单,上面要注明修了什么东西,维修费多少钱,配件多少钱,维修者和科主任都需要签名。

    沃琳只带了配件出来,她没有维修单,她也没有权利核准维修费,不知配件的价钱。

    曹师傅填好单子给沃琳,沃琳拿着单子就去找妇产科海主任签字,她急着完事后去找张萍,也就没有看单子内容。

    反正这次的维修是她和张萍打的私人交道,维修费什么的和她没什么关系,也就懒得操那份心,之前她跟着别人出来维修,也没看过维修单。

    海主任看过维修单,盯着沃琳的眼神不善:“你这是抢钱呢!”

    啊?沃琳有点懵,难道是单子的内容很变态吗?

    张萍看了看海主任手里的维修单,咋舌:“我的天,这费用,还不如申请买个新妇检床呢!”

    她心说,这次的维修活是她给沃琳揽的,是想沃琳赚点外快,可这也宰得太狠了吧。

    可是看着沃琳那一脸迷糊样,她心里哭笑不得,估计沃琳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

    “主任,您看,这单子是孙师傅填的,”张萍替沃琳辩解,“沃琳估计根本没看。”

    “是啊海主任,我是没看。”沃琳赶紧申明,同时探头看了一眼维修单。

    我的妈呀,配件费300,维修费600,合着自己几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才够修一次妇检床的。

    “我就不信了,坑人也没这么个坑法的。”海主任气冲冲去找孙师傅。

    沃琳尴尬地跟在海主任后面,这事她还真做不了主。

    海主任进了B超室,冲着孙师傅就开火:“老孙,你这是要抢钱呀,换几个轮子而已,没多大的技术含量,你大笔一挥就是六百,哪有这个道理?”

    “我看看?”孙师傅拿过海主任手里的维修单,仔细看过后,打哈哈,“嘿嘿,误会,误会,一不小心多写了一个0,我这就改过来。”

    海主任抢过维修单,冷哼:“谁知道你这是真误会,还是假误会。”

    “真误会,真误会。”孙师傅给海主任赔笑,然后看了一眼沃琳。

    沃琳被孙师傅看得有点发毛,瞬间觉着自己呆在这里多余,她自觉地退出了B超室。

    “海主任,你说你这么较真干什么?”孙师傅眼睛盯着B超室门口,小声和海主任嘀咕,“这东西都是公家的,维修费也是公家出,你又不用出一分钱。”

    海主任冷笑:“我和这东西有感情,就是要较这个真,你想怎么着吧!”

    年轻时候的海主任,是Z医院妇产科的技术骨干,因和原妇产科主任意见不合,她负气离开Z医院,自己开了一家妇产科诊所,生意火爆到全市医院的妇产科患者都往她的诊所跑。

    最后Z医院的院领导决定,以五倍的价钱,买下海主任诊所的所有东西,并请海主任做Z医院妇产科的一把手,也就是妇产科的真正当家人。

    海主任当时离开Z医院,本身只是为了争口气,医院领导如此做低伏小,她也就放下架子回到了医院,从那时扛起了妇产科骨干的担子。

    她说是和妇检床有感情,那是真的有感情,因为这张妇检床,就是她开诊所时的妇检床。

    “好好好,我错了,我这里给海主任赔不是了,”孙师傅嘻嘻哈哈朝海主任打躬作揖,“以后写单子的时候,我一定要看仔细了,写完再核对两遍,绝不再出错。”

    “哼,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谁不会做,”海主任不依不饶,“谁知道你会不会回头又把这个0给加上,不行,你这单子得改,大小写数字都得有。”

    孙师傅的笑容维持不下去,脸色变得难看:“海主任,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吧。”

    维修单是他自己设计的,维修费和配件成本费也由他定,别的科室主任不是想不到他事后可能会改数字,不过人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谁挑明了说,今天他算是遇到了硬茬。

    “这事我还就管定了!”海主任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这下更加来了脾气。

    她掏出手机打电话到财务科:“胡科长,维修组的维修单是不是应该由医院统一印制,单子上填写的数字,是不是应该和银行的存款单一样,大小写都有?”

    电话那边传来胡科长的声音:“海主任,有什么事咱们等下再说,我这里正在开科务会。”

    “不行!”海主任毫不客气,“我这里都要当冤大头了,等不了,这可是你们财务科的失职!”

    “什么事这么严重呀?”海主任这么大一顶帽子给扣过去,胡科长那边不敢大意。

    医院里稍微有些年资的职工都知道,海主任较起真来连院长的面子都不买,胡科长这些年来的做事原则是,能不得罪海主任,就少一桩麻烦。

    “行,海主任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胡科长暂停科务会,亲自去了妇产科。

    孙师傅因为一时贪心,闹了个骑虎难下,继续修B超的心思也没有了,可也不敢现在就离开妇产科,那样的话海主任更是会和他不死不休,他只能在B超室干耗时间。

    他有时间干耗,海主任可是忙得很,和他较真的这几分钟内,就有医生和护士几次在门口大声请示事情,胡科长那边一说要过来,海主任扭头就去忙活了。

    孙师傅心里那个怄呀,可暂时又没办法,维修组重组只是医院经济改革的第一步,随后还有大的动作,他从今以后的收入,全靠各科主任的金手,所以他哪个主任都不敢得罪。

    沃琳从B超室出来,去找张萍聊天,张萍站在曾依依身后,指点曾依依给患者做妇检。

    “本来是想给你弄点外快来着,看来这个愿望要打水漂了。”张萍和沃琳嘀咕。

    沃琳耸肩:“谢谢你有好事想着我,不过以后这种事咱还是不要想了,你不知道,刚才我差点没被孙师傅的眼神给吃掉。”

    张萍为沃琳打抱不平:“他凭什么呀,又不是你让我们主任去找他麻烦的。”

    “这还不简单,”曾依依插话,“别人给主任签维修单,都是哄得主任直接签,不去看数字,只有沃琳傻乎乎的,把单子递给主任,啥话也不说,可不就漏了破绽了吗。”

    原来是这样啊,沃琳和张萍对看一眼,沃琳调侃曾依依:“没想到呀,见识挺丰富呀你,这个道道你也懂!”

    “是你自己傻!”曾依依怼沃琳。

    沃琳没吭声,照曾依依的说法,自己是挺傻的,不过就是事情重来一遍,自己还是不会做出混淆视听的事,是什么就是什么,要是真拿了不该拿的钱,自己会过得心里不安。

    妇产科的医生和护士各个都忙,全都是走路带风的,妇检做完,产房那边又叫张萍有事,说是其中一个产妇的宫口已开,情况不太好,主诊医生让张萍去帮忙。

    沃琳背着工具箱离开妇产科,该她做的事她已经做完,曹师傅和海主任扯皮的事,就不是她能掺和的了,而且她也不愿意被扯进去。

    把工具包送回维修组,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沃琳打算参考秀才写给她的游戏程序,按照自己的想法修改一下自己的游戏程序。

    还没有开笔,秀才蔫头耷脑地进了她的办公室。

    “怎么了你这是?”除了木然和傻笑之外,沃琳这是第一次在秀才脸色见到第三种表情。

    “李院长说,医院要成立计算机室,问我能干不,能干就干,干不了就走人。”秀才瓮声瓮气说着,习惯性伸手去怀里摸酒瓶子。

    “那你到底能不能干?”沃琳刻意忽视秀才没有摸出酒瓶子的手,没有给秀才思考时间,紧接着秀才的话头追问。

    “能。”秀才说完,想了想,又摇头,“不知道。”

    “那就是能!”沃琳替秀才下结论。

    简赋给她讲过,从心理学上来说,通常下意识说出的那个答案,是真实答案,而后续经过犹豫或是思考后的答案,是含有水分的,至于水分的多少,要看回答者的经历。

    “你说我能?”秀才眼巴巴地盯着沃琳。

    “能,你当初进医院,就是按计算机室的人才标准招进来的。”沃琳说得斩钉截铁。

    连影响你这么多年的酒你都能戒了,其他哪里还有什么不能的。

    不过这话沃琳只能在心里说说,如果真要说出口,表面上是在鼓励秀才,实际上的效果却是提醒秀才喝酒,就像大人对待小孩子一样,你越是提醒孩子不要做什么事,他越是会做。

    “是哦,那我现在要干什么?”秀才满眼的迷茫。

    “编程序呀,你的程序编完了吗?”沃琳指了指电脑。

    不给秀才找事做,秀才因迷茫又会去怀里摸酒瓶子,那可就坏了菜了。

    可是自己不是简赋,不能总跟着秀才,沃琳去维修室给简赋打电话。

    电话打通,沃琳首先听到的是李磊的无赖声音:“你不答应,我就毁了他。”

    “喂?”然后才是简赋的声音。

    “喂,”沃琳告诉简赋:“秀才看起来不对劲。”

    简赋安抚沃琳:“你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回事,你不要让秀才闲着就行。”

    沃琳点头:“嗯,我让他接着编程序了。”

    挂掉电话,简赋恨不得把手机砸到李磊的脸上:“你他妈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不惜害人,把秀才逼到这种地步。”

    “我这哪是害他呀,我这是帮他,就你和沃琳慢悠悠的步子,什么时候他才能有出息,”李磊一副我是好心的神情,“我可是神经科的医生,知道什么时候该下猛药。”

    “我看你他妈就是个神经病!”简赋气得大骂。

    今天李宗荣来了个院长突击大查房,去的是神经内科,也就是以前的神经科。

    现在神经科已经分为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神经内科就在原来的楼层不搬,神经外科计划要搬到外科住院楼去,只是外科住院楼还没有腾出空楼层,神经科也就暂时保持原状。

    因为是突击查房,已经上交病案室的病历,有需要查看的,神经内科的医生还得去病案室临时借出来,来回跑,浪费时间,也很不方便。

    李磊想起他在省医院实习的时候,临床科室需要查看什么病历,只要在医院内部计算机网络上搜索就能看得到,根本不用去病案室这么麻烦,他顺势提了这个问题。

    医院本来就打算建立计算机室,只是这两年由于领导班子内部的原因,这事一直拖着,今天李磊这一提,李宗荣又想起了这档子事,也想起了秀才这个人。

    查房结束后,李宗荣没有回办公区,他让李磊把秀才找去神经内科,具体他和秀才谈了什么内容,因当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别人都不得而知。

    谈完话后,李磊看见秀才从主任办公室时神情就有点不对,他没敢刺激秀才,而是旁敲侧击去问他自己的老爸。

    李宗荣对李磊没有好气:“你要是搞得定你妈,就好好准备考研,要是搞不定,就老实待着,别再给我出什么幺蛾子。”

    这都哪跟哪呀,李磊心里撇嘴,老爸不知在老妈那里受了什么气,拿自己来消遣。

    聪明如他,从老爸的习惯里猜测得出,老爸和秀才的谈话内容,应该也是二选一的问题,再根据秀才的情况,他觉得是让秀才要么好好干,要么就滚蛋。

    事情的真相,还真就让李磊猜对了。

    李磊以此事为借口,狐假虎威去吓唬简赋,说他虽然不能左右整个医院领导层的决定,但影响老爸的决定肯定做得到,要是简赋不答应借宿舍给他,他就让老爸赶秀才走。

    简赋心知李磊虚夸的成分比事实要多,可他不敢赌,如果李磊狗急跳墙,倒霉的是秀才。

    李磊不就是想占用空宿舍看书吗,那就如他所愿吧,反正李磊在宿舍看书的时候,自己不在,眼不见心不烦。

    “这宿舍是秀才的,你问我没用。”简赋还是气不过,不肯轻易答应李磊。

    李磊招牌式耍赖:“只要你答应,秀才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