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05章【毕业季】 这奶粉哪敢喝
    沃琳出了医院才想起,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说来也奇怪,她的胃有毛病,饿了就要赶紧吃东西,只要饿得稍微时间长点,就会胃疼。

    这次是怎么了,一天时间过去,她竟然没有一点饿的感觉。

    不饿也不能不吃呀,沃琳沿路走下去。

    这一路走到尽头,除了三家旅社,两家杂货铺,一家药店,一家牙科门诊,其他门面都是饭馆,倒方便了她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人。

    现在时间不到十一点钟,早就过了早饭时间点,午饭时间还不到,她一路问过去,几乎每家饭店都说早饭已经卖光了,只有盒饭,而且米饭还没有蒸。

    沃琳只想吃一碗热乎乎的面条,而且她也不喜欢吃米饭。

    路的尽头是丁字路口,沃琳朝两边望去,沿路没有饭馆标志,她只得拐回去。

    她记得早上买洗漱用品的那家杂货店有奶粉卖,先将就着冲杯奶粉喝,到了饭点再吃饭。

    买了一包一杯的小包奶粉,问店家要了个一次性杯子和热水,沃琳冲泡奶粉。

    在搅拌过程中,沃琳觉得不对劲:“老板,这奶粉怎么化不了呀?”

    搅拌时,奶粉漂浮,停止搅拌,奶粉就沉淀在水底,水是水,粉是粉,奶粉颗粒明显。

    老板过来看了一下:“是水不够热,不好意思哈,没有热水了。”

    沃琳看了看生产日期,没有过期,摸了摸杯子,很烫手,再闻了下味道,确实是奶粉味。

    可她不敢喝,也不想再重新买了,怕钱不够花,也怕再买到假的。

    无奈,她只有熬时间,熬到饭店里的米饭蒸熟。

    这样干熬着很无聊,沃琳干脆又拐回医院,沿着大路慢慢逛悠,打发时间。

    大路两边区别明显,一边是医疗区,一边是家属区。

    医疗区楼层高,最高的楼目测有二十多层,家属区的楼层不用目测,直接数出最高三层。

    感觉还没有走多久,已经到了路尽头,正对面是一栋看起来很旧的四层楼。

    说是办公楼吧,大门上没写字,说是家属楼吧,看起来又不像。

    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沃琳认识,是人事科长。

    人事科长也看到了沃琳,等着沃琳跟他打过招呼后,指着医疗区那边:“你要上班的机房正在建,你去看看吧。”

    “哎,谢谢科长!”沃琳沿着人事科长指的小路,拐进医疗区。

    大约走了二十多米的距离,看到前面有个又大又深的土坑,坑里有几个带着安全帽的人在拉钢筋。

    沃琳不懂得这是在干什么,想来和村里盖房子一样,挖出坑来先打地基,村里房子地基用的是砖和石头,这是要建机房,可能还是楼房,要地基结实,就得用钢筋水泥。

    沿着小路继续走,前面是医院食堂,沃琳下意识迈腿就要进去。

    “十一点半开饭,现在还不到时间。”有个人堵在门口和沃琳正对面,谁也前进不了。

    “哦。”沃琳没了进去的兴趣。

    食堂正对面是过道,过道尽头,和过道垂直是一条长走廊,沃琳两边看了看,左边走廊尽头是她在大路上看到的那栋高楼,写着红色的字:内科住院楼。

    鉴于自己一天没吃饭,沃琳还是放弃了上楼参观的想法,往右继续往前走。

    前面走廊两边,外科住院楼,医技楼,门诊楼,出了门诊楼,就是医院大门了。

    和家乡的县城医院相比,这个医疗区占地面积真心不大,Z城沃琳去过的医院,比这个医院是大些,但也比家乡的县医院小很多。

    说它们是城里的大医院,沃琳没有每层楼去看,想着应是它们是楼层高,分工细致吧。

    这么大个地区级医院,没个专门的办公楼,人事科所在办公区域,就在住院楼一楼。

    想起被几栋楼包围着的那巴掌大的园子,还有家乡的县城医院,每栋楼前面诺大的花园,沃琳觉得,真不是她没见识,这只能体现在,越是大城市,越是寸土寸金。

    沃琳很好奇医院的后勤处在哪里,不过她已没有精神再逛,浑身发软,头晕,饿得。

    就近走进一家饭馆,店里已经有人在吃饭,沃琳观察了一圈,发现一个令她为难的事。

    她问服务员:“有没有不辣的菜,我不吃辣椒。”

    平时都不怎么吃辣椒,胃空了一天,她更不敢吃。

    服务员回答她:“你要想不辣,只有点蔬菜,其他菜如果不放辣椒,厨师炒不出味道来。”

    沃琳看了一下墙上写的菜单,点了一份西红柿炒蛋。

    西红柿和鸡蛋都是天然调味料,两者合在一起炒,不用放辣椒,还比光蔬菜下米饭。

    如果只吃面食,没有菜沃琳也吃得下,可要是吃米饭,没有下饭菜,她实在吃不下。

    饭菜很快端上来,沃琳只看一眼就觉得倒胃口。

    米饭颜色发灰,比稀饭只是少了些水分。

    西红柿炒蛋的分量倒是很足,怎么看着都是用油浸泡出来的。

    她尝了一口,果然,油多得腻得慌。

    沃琳腹诽,店家的油不要钱吗,这么舍得放油。

    可是现在让她再换店,或是换菜,她又舍不得钱。

    沃琳问服务员要了一杯热水,边吃饭边喝水,总算吃下去一大半饭菜。

    兴许是之前胃空得太久了,本来没有感觉的胃,东西吃下去,反倒疼了起来。

    剩下的饭菜是不能继续吃了,沃琳又坐了一会儿,待胃疼的感觉稍微缓解,她回了旅社。

    房间门打开,她顿时觉得自己进错了门。

    原本除了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的房间,现在有六张床,大包小包,锅碗瓢盆,塑料桶塑料脸盆,衣服架子,堆了一地。

    退出房间,抬头看看门上的号码,三楼三号,没有走错房间呀,钥匙也对得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