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553章 【岗前培训】 你们吵架了?
    第二天来接沃琳的,只有简燧一个人。

    “沈娴姐每天早上固定给她母亲做全身按摩,然后推着在附近晨练的人多的地方走动。”简燧边说着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我坐在后面。”沃琳自己打开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简燧伤心:“你至于做得这么绝吗?抛却我喜欢你这一点,我们总还是朋友吧,好朋友坐副驾驶座,理所应当。”

    沃琳说得毫不委婉:“既然你贼心还不死,我就得绝了你的念想,臆想都不行。”

    “好吧,随你高兴。”简燧无奈,只能由着沃琳。

    周末,路上车多,街上人多,车子走不快,简燧怕惹沃琳不高兴,不敢主动和沃琳说话,而沃琳一路看风景,故意晾着简燧,也没说话。

    没忍多久,简燧实在忍不住了,笑话沃琳:“我这两年是感觉自己长大了,脾气好了很多,怎么反倒你越活越倒回,耍起小孩子脾气了。”

    沃琳反驳:“这不是耍脾气,是坚持打消你不该有的想法到底,彻底杜绝后患。”

    简燧保证:“我想你,只会在心里想,别人又不晓得,哪来的后患?”

    “昨天是谁当着沈老师的面说想我,还付诸于行动来着?”沃琳冷哼。

    “沈娴姐是特例,”简燧辩解,“以前我还恨她把老大从你身边抢走来着,后来我发现,是老大对沈娴姐自作多情,沈娴姐是一个睿智的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狡辩!”沃琳对简燧的话嗤之以鼻,“总之,你不能控制你自己的话,我只能离你远一点了!”

    “这还不都怪你?”简燧埋怨,“当初你明明对老大没那个意思,干嘛不拒绝得彻底一点,我也就没有多少机会了解你,不至于对你产生想法,更不用跑这么远读书,搞得我家都不敢回,就怕刻意遇到你,或情不自禁去找你。”

    “嚯,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了?”沃琳给气笑。

    本来她并不生气,只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简燧这一番言论,倒是让她对简燧刮目相看:“半年没见,你别的本事没见长,赖皮的功夫倒是越发利索了,合着咱俩就不该认识,那当初在舞厅,是谁先和我说话来着,不是你吧?”

    简燧被噎得张了几下嘴,愣是不知该怎么接话。

    当初在H大舞厅,是他第一次见沃琳,当时他也说不上什么原因,就是觉得这女孩子和其他女孩不一样,于是怂恿老大和沃琳搭腔,他和哥哥在旁帮腔,而沃琳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们,是他拉着哥哥死皮赖脸推着老大接近沃琳。

    后来有个男人强迫要和沃琳跳舞,他和哥哥明明知道,就是他们不帮忙,那个男人在H大的地盘上也不敢把沃琳怎么着,也是他怂恿老大出手相助,后来又故意让沃琳发现是他们送沃琳回宿舍区的。

    现在沃琳提起这个,不知沃琳是早就看出他当初的把戏,还是临时起意,拿当时的事堵他的嘴。

    沃琳不依不饶:“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能耍赖的吗,咋哑巴了?”

    “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作孽不可活,”简燧嬉笑,“都怪我不该招惹你,把我自己搞成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样说你满意了吧?”

    沃琳长叹一口气:“简燧,你算算,从你最后一次去Z市到我来到首都,你我已经多少时间没见面了,加上从你我第一次见面到你去Z市和我道别,我们总共认识多长时间了,这么长时间里,我在变,你也在变,你一直抱着最初的想法不放,傻不傻呀你?”

    简燧沉默了很久,也叹了口气:“我知道我们都已变得不是最初的自己,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想你,也许,再过几年,我会把你慢慢淡忘,但是,现在你别强迫我好吗,我做不到,除非我失忆,或者像沈娴姐的妈妈那样,成为植物人,再或者,我死了。”

    “好,我不逼迫你了,给你时间。”沃琳缓缓点头,看向车外。

    爱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忘掉的,就像她对常桦一样,时间过得越久,那份痛彻心扉的感觉越强,哪怕是她尝试着和简慷开始新的感情,依旧无法将那份痛楚从梦中赶走。

    现在她有了韩霆,韩霆允许她保留心底的秘密,想方设法试图纾解她曾经的感情为她留下的创伤,如今再想起她和常桦在一起的情景,已经不再那么心痛,也已经很久没有在梦里寻找常桦。

    “当你遇到真正在意你的人,那时的我,对于你来说,会成为偶尔的回忆,最后甚至有人向你提起我时,你已想不起曾经有过我这么个人。”沃琳看着窗外的人流,缓缓叙说着将来的场景。

    简燧问沃琳:“那,你现在还能想起老大吗?”

    “你想听说实话吗?”沃琳将视线从车外收回,看着简燧的后背问。

    “想!”简燧点头,心里有些打鼓。

    沃琳摇头:“别说现在,就是和简慷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想不起他,他在我面前晃,我能看到有他这么个人,他不在我面前,我的心很宁静。”

    “那,你想起过我没有?”简燧问这话时,紧握方向盘,紧张得手心都是汗。

    沃琳轻笑,“简慷不在我跟前的时候,我一点都想不起他,你和你哥不在我跟前的时候,我反倒会想起你们,每次你哥去我们医院,我都会向他打听你。”

    “是吗?”简燧心里彻底松了口气,沃琳没有忘记他。

    “可是,我哥和你的说法不一样,”简燧疑惑,“我哥说你从来没有提起过我,即使他主动向你说起我,你也爱搭不理,顾左右而言他。”

    沃琳很赞成简赋的做法:“你哥用心良苦,我向他问起你时,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是想让你对我彻底死心,如果我是你哥,我也会这样做,你年纪还小,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了你的大好的年华。”

    “你们都用心良苦,可是你们想过我的感受没有?”简燧有些烦躁。

    “我们都比你年龄大,比你经历的多,自然想得到你的感受,”沃琳劝说,“也许你会说,我们又不是你,怎么可能切身体会到你的感受,可是你反过来想想,你不是我,也不可能体会到我的感受,你在我眼里心里,都只是个恣意妄为的小孩子,我对你,甚至有隔代的感觉。”

    简燧突然大吼:“说来说去,你们做这么多,还是为了你们自己安心。”

    沃琳也来了脾气,暴喝:“我们都自私,都是为了我们自己,不顾你的感受,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你这不是自私又是什么?”

    简燧愣住,在他的印象里,沃琳一直都是个温和的人,从没有像他见过的那些泼妇一样大声嚷嚷,当初拒绝他的时候说话很不客气,但也说的平心静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沃琳发这么大的脾气,也是第一次听沃琳说话这么大声。

    沉默了片刻,简燧才慢慢说出:“你,真的变了。”

    语气带着悲伤。

    沃琳把头视线转向窗外,没有说话,车内陷入沉寂。

    直到车子开到一个巷子口,两人都再没有任何的交谈,简燧摁了几下车喇叭,沈娴用轮椅推着一个老妇缓缓从巷子里走过来。

    沃琳和简燧下了车,沈娴给沃琳介绍老妇:“这是我母亲,我带她一起去。”

    沃琳和沈梦蓉打招呼:“阿姨,我是沃琳,和沈老师是曾经的室友,我会在这边呆一段时间,可能会打扰到您,还要请您多多包涵。”

    沈梦蓉的身上裹着厚厚的毛毯,头上戴着棉帽,整个人只露出一张脸,虽然消瘦,脸色却也红润,丝毫看不出是一个病人,倒像是一个安详睡眠的健康人。

    沈娴弯下腰,温柔地对沈梦蓉道:“这就是我给你说起过的沃琳,咱们现在准备出发了。”

    简燧打开后车门,沈娴把沈梦蓉从轮椅上抱起,放在后座的一边,她自己坐进另一边,让沈梦蓉靠在她身上,简燧收起轮椅,放进车后备箱,然后坐进驾驶座。

    两人的配合相当默契,看来已不是配合一次两次了,后座有沈娴母女,沃琳只得坐进副驾驶座。

    车子开出巷子。

    “你们两个吵架了?”沈娴感觉出气氛不对。

    沃琳和简燧都没有吭声。

    沈娴微微一笑,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给沃琳介绍起沿路的景色。

    他们第一个去的地方,是沃琳仰慕已久的Q大,

    简燧把车子停在Q大门口,沃琳下车后,以景仰的心,好奇地打量Q大古色古香的大门,简燧从后备箱拿出轮椅,将沈梦蓉从车里抱出放在轮椅上,沈娴下车推着轮椅。

    见简燧又坐回驾驶座,沈娴问简燧:“你不进去?”

    Q大是允许出租车进出的,校园占地面积很大,游客可以坐在出租车内游览。

    “不进去了,我在另一个门口等你们。”简燧说完,开车走了。

    沈娴问沃琳:“你把他怎么着了?”

    “他这么大个人了,我能把他怎么着,不过是说了他几句,他觉得没有面子。”沃琳说着,向大门内走去。

    沈娴推着轮椅缓缓跟上来,给沃琳介绍:“Q大是百年老校,园林建筑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独一份,不过咱们来的不是时候,冬天叶子大部分都落了,没有其他季节好看。”

    她在首都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来过这里很多次,早已没有最初参观时的激动。

    “哇,这还叫不好看,简直是太好看了好不好!”沃琳惊叹于校园建筑的壮观,宏伟和清幽共存,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倒让人升起满心的豪气以及敬畏。

    “这才刚开始呢,你就激动成这样,再往里走,你还不得激动得飞起来?”沈娴边和沃琳玩笑,边指着路边某一样东西告诉沈梦蓉那是什么。

    沈娴和沈梦蓉说话的模样,完全是大人在教呀呀学语的婴儿认识这个世界,这份耐心和温柔,让沃琳又看到了曾经沈娴身上的仙气。

    沃琳忍不住喃喃出声:“神仙姐姐。”

    沈娴笑得淡然:“神仙姐姐也罢,泼妇也罢,现在无论哪一面,都是真实的我,以后我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思活着,再也不想被别人左右。”

    他一个人照顾植物人的母亲,从南方到北方,要读书,要为生计奔波,免不了有撒泼吵闹的时候。

    Q大占地面积本来就大,沈娴又推着轮椅,怕走路太快颠着沈梦蓉,两人以散步的速度慢慢沿着大路走逛游,而且,期间沈娴还喂沈梦蓉喝了奶粉,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比较久。

    所以,三个钟头过去,两人只游了校园的一半还不到。

    此时已是寒假,学校里的人不多,环境静谧。

    “饿了吧,让简燧把车开进来接咱们。”沈娴打电话给简燧。

    兴许是沃琳的暴喝,真的打破了简燧对沃琳所有的美好幻想,简燧从开车进来接两人,到回到沈娴的住处,都再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正眼看过沃琳。

    沃琳也没搭理简燧,只是尽自己所能,帮沈娴把沈梦蓉在床上安置好。

    沈娴让沃琳到客厅休息:“你先去客厅坐着吧,我等下就出来做饭。”

    出门之前,沈娴给沈梦蓉垫了尿不湿,这么长时间过去,尿不湿该换了,也得给沈梦蓉擦洗一下,否则既不卫生,也容易长湿疹。

    沃琳问:“要不要我帮忙?”

    沈娴摆手:“不用,我母亲会不好意思的。”

    她把沈梦蓉从山村接出来的时候,沈梦蓉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所以,虽然她现在和沈梦蓉在一起,但实际论起来,她和和沈梦蓉并没有真正一起生活过,她不了解沈梦蓉。

    哪怕是这样,从一般人羞耻心的角度来讲,沈娴觉得,沈梦蓉应该不会愿意别人看见她被擦洗时的样子,即便看到的人同样是女性,是对她表现的很尊重的晚辈。

    所以,沈娴还是拒绝了沃琳的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