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554章 【岗前培训】 会如你所愿
    沃琳出了卧室,打量着屋子。

    屋子是平房,客厅面积比较大,中间摆着一个煤炉,上面架着烟囱,炉子上坐着水壶,还摆着几个蒸熟的红薯,两间卧室分别在客厅两头。

    沃琳本想帮忙做饭,却没有看到做饭的灶具,也没有看到菜在哪里。

    “沈老师,你家厨房是不是在外面?”沃琳问沈娴。

    “你不用管了,简燧在忙活呢,你只管等着吃饭就行了。”沈娴在卧室里吆喝。

    简燧在忙活?

    沃琳这才想起,这半天她没有听到简燧的动静,在客厅也没有看到简燧,合着这小子一回来就钻进厨房了。

    “行,那我就等着吃现成的了。”沃琳真就没去帮忙。

    既然简燧已经对她失望,那就让简燧失望到底,这样对简燧也好。

    简燧的忙活,干的是打下手的活,洗菜,洗餐具,等沈娴将沈梦蓉伺候利索,简燧已经把要用的菜洗干净,他自觉切菜的手艺不如沈娴,也就没有自告奋勇。

    沈娴埋怨简燧:“你怎么洗菜不用热水呀,北方水可不比南方,夏天的时候都冷得刺骨,冬天更是能把骨头冻僵了,小心把你冻出毛病来。”

    简燧边对着手哈气边道:“确实够冷的,但是不停兑热水太麻烦,我这不是已经洗完了吗。”

    “去去去,赶紧进屋里烤火去,”沈娴赶简燧出厨房,“记着,不能直接把手放在火上烤,等手回暖之后再烤,否则有你受苦的时候。”

    “不用,我就在这里给你帮忙,”简燧不肯出去,“你切菜,我装盆,你炒菜,我装盘。”

    “别,厨房就这么大点地方,我一个人都够挤的,再加个你,我憋屈得慌,赶紧出去吧,别磨叽了,你再磨叽下去,我就要冻成冰坨了。”沈娴把简燧推出了厨房。

    她租的这个房子没有暖气,冬天全靠煤炉取暖,屋里也没有安装水管,平时就她和沈梦蓉两个人,天冷后,她做饭都是在厨房先把菜洗好,再拿进客厅里做。

    今天为了给沃琳接风,她买了很多菜,如果全拿进客厅做的话,没地方放不说,还把客厅弄得非常凌乱,也有诸多不便,不如就在厨房做好,然后再端进客厅。

    简燧无奈,嘱咐沈娴:“那你炒好了菜记得叫我过来端。”

    沈娴不耐烦地摆手:“知道了,啰嗦,我不叫你端进去,难道等着放冷了再吃?”

    两人的对话,沃琳在客厅听得清楚,她坐在煤炉旁烤火,盯着门口。

    门上挂着厚厚的棉门帘,沃琳看不到门外的情景,但她听得出,简燧在门口踟蹰不停,来回走动,有几次手已经将门帘挑开了一条缝,但又放下了门帘。

    过了没多会儿,沃琳听到门口跺脚的声音,这是简燧在外面站得久了,脚已经冻得难忍了。

    沃琳不忍心简燧再这么折磨他自己,她掀开门帘出了屋子,没有看简燧,直奔厨房。

    “沈老师,我来帮你。”沃琳就着水管洗手。

    沈娴拦沃琳:“要洗手去屋里兑热水洗,小心再把你冻着,回头我没法向韩霆交代。”

    “没事,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没那么怕冷了,”沃琳继续用冷水冲手,“再说,我自己是北方长大的,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说着话她已经洗干净了手,端过装着蘑菇的盆,开始用手将蘑菇撕成小块。

    沈娴嗤笑:“这可真是跟着什么人学什么调儿,你是北方长大的,和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有什么关系,准是平时听韩霆胡说八道惯了,学会了牵强附会。”

    对于沈娴的调笑,沃琳乐得接受:“哈哈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两个人在一起呆的时间久了,自然就沾染了对方的习性,这可是韩霆最大的优点,我当然得学会。”

    简燧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沃琳明明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却还当着他的面夸她的男朋友,可见沃琳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心觉酸楚,掀帘进了屋子。

    沈娴压低声音告诫沃琳:“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再刺激他了,省得他憋一肚子气,回头在和别人打起来,这小子打架是真不要命!”

    沃琳嘀咕:“话头是你挑起的,怎么反过来又怪我?”

    “话头是我挑起的没错,可你也没必要这么刺激他吧,”沈娴的声音更低,“看得出,他对你很在意,你想要他对你死心,也要看他是什么性子,不能硬来。”

    以沈娴的阅历,不用问,也猜得出简燧对沃琳的心思。

    “知道了,我会注意方法的。”沃琳点头。

    沃琳把沈娴炒好的菜端进客厅时,简燧已经摆好了桌子,他意味不明地盯了沃琳一眼,然后自己去了厨房等着新菜出锅,沃琳没有跟出去。

    所有的菜上桌,沈娴让沃琳和简燧先吃,她自己端着特意为沈梦蓉熬的小米粥,进了沈梦蓉的卧室去喂沈梦蓉。

    简燧拿了个大碗,每样菜往大碗里装了一些,然后把大碗放在煤炉上,又在大碗上盖了一个碟子,这才自己开始吃饭。

    “看你做的这么熟练,你肯定不止一次这样给沈老师留饭了吧?”沃琳问简燧。

    还有之前简燧和沈娴配合,在巷子口时,将沈梦蓉放进车里,在Q大门口时,将沈梦蓉挪下车,在Q大校园里,再次将沈梦蓉放进车,回到巷子,再次将沈梦蓉挪下车,沃琳都看在眼里,如果两人以前没有配合过,不会每次都那么默契。

    简燧只是默默地吃饭,似乎没有听到沃琳说话。

    沃琳再问:“我以为植物人不会自己吃饭,今天看沈老师喂阿姨喝奶粉,原来是我错了,可是,就沈老师喂阿姨这么频繁的程度,沈老师又要读书,又要开出租,还要做饭,怎么忙得过来?”

    沈娴喂沈梦蓉的时候,先用压舌板将沈梦蓉的嘴巴撬开一条缝,再用汤匙将奶粉喂进沈梦蓉的嘴里,一次只喂小半汤匙,每喂一口,都要给沈梦蓉擦一次嘴,因为总有奶粉流出来。

    简燧继续吃饭,对沃琳的话充耳不闻。

    “我今后可能都没有机会考研究生,所以我对研究生的上学方式很好奇,你们研究生上课也像读本科时一样,周一到周五上课,周末休息吗?”沃琳再问。

    她是真的好奇,心里痒痒的。

    简燧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吃饭,依然没有接沃琳的话茬。

    不理我算了,你不过只是比我年纪小而已,但已年满二十,已是成年人,又不是真的小孩子,非要让人哄着才高兴,沃琳干脆不言声了,自己也开始吃饭。

    或许是南北食材的来源不同,或许是沃琳此时的心境不同,沈娴做的菜式和在医院宿舍时做的菜式没两样,可沃琳吃在嘴里,感觉味道还是不一样,似乎少了些滋味。

    两人吃饭都很慢,都刻意等着沈娴喂完沈梦蓉后,出来和他们一起吃。

    沈娴出来时,看到两人吃饭慢吞吞的样子,责备:“怎么,菜很难吃吗,你们两个吃饭的样子,像是在吞毒药,就是菜再不好吃,也得吃快点,省得吃到菜凉闹肚子。”

    “你们都多大了,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沈娴麻利地把桌子上的菜端上煤炉,围着火摆了一圈,责备简燧,“沃琳的胃不好,你难道不知道,非要憋着让沃琳吃冷菜?”

    凉拌菜也是冷菜,可是和炒熟的菜放冷后吃起来不一样,习惯了吃凉拌菜的人,大冬天吃凉拌菜是一种享受,而冬天吃了冷掉的炒菜,很有可能就会闹肚子。

    简燧默不作声地坐到了煤炉旁接着吃饭,也没有抬头看沈娴。

    少年天才,心智却不成熟,真是让人头疼,沈娴心里摇头,和沃琳也一起围着煤炉坐,边吃饭边说着两人分开后各自的生活,大多是沈娴问,沃琳回答。

    “沈老师,梅阿姨的身体好像出了状况,”沃琳还是忍不住说了梅景琼的近况,指了指自己的头,“梅阿姨的精神,好像有些不对头。”

    “她那个人过于好强,精神出问题是早晚的事。”沈娴并没有觉得意外。

    给一个好好的黄花大闺女,扣上一顶未婚生育的大帽子,扔在没有亲人的山村任其自生自灭,为了她的嫉妒心,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说成是那个未婚而生的孽种,困在身边百般折磨,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本身精神就不正常。

    “李磊也不开心。”沃琳觉得碗里的饭越发淡而无味。

    曾经阳光痞帅的大男孩,越来越变得强颜欢笑,神色日渐阴郁,眉间渐渐显现出一个“川”字,相貌跟着日渐趋于平常。

    这大概就是奶奶曾经说过的,心情,能影响人的相貌。

    沈娴轻笑:“他已是大人了,有他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懂得该怎么做,我不可能一辈子陪在他身边,我也有我自己要尽的义务。”

    沃琳和沈娴说话,简燧只默默吃饭,吃完饭,简燧收拾好碗筷去了厨房洗,沈娴随后给简燧送去一壶热水,然后拐回头继续和沃琳聊天。

    原本说好今天参观两个名校的,看这个情形,肯定是无法成行了,沃琳也就没有再提,在沈娴家又呆了一会儿便告辞。

    “我开车送你。”沈娴问简燧要车钥匙。

    “还是我送沃琳姐吧,沈娴姐你在家里照顾阿姨。”简燧说完,先出了门。

    沃琳一愣,简燧改口教她沃琳姐,这转变太突然了。

    沈娴送沃琳到门口,拍拍沃琳的肩膀:“今天我食言了,下次补上。”

    车子就停在门口,简燧已经上车,沃琳和沈娴道别后,坐到了车后座。

    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快到加速器厂时,简燧突然加快车速越过加速器厂。

    “你想带我去哪儿?”沃琳问简燧。

    简燧减慢车速,将车子停在路边,回头问沃琳:“我叫你沃琳姐,感觉怎么样?”

    沃琳扬眉:“感觉挺好的呀,我比你大好几岁,本身就是你姐。”

    “你就那么想当姐,那么想把你自己变老。”简燧气呼呼地道。

    “我不想把自己变老,可我比你大这是事实,你叫我一句姐也不为过,”沃琳打开车门,“如果你不想叫我姐,可以,那咱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说完,她就要下车。

    “等等,”简燧叫住沃琳,“我叫你姐,我已经叫你姐了,你还要怎么样?”

    这一声姐,憋得他的心生疼,嗓门疼得冒火。

    “我没有要怎么样,我到了。”沃琳说着,下了车。

    简燧下车拦住沃琳:“沃琳姐,你不要赌气了,我也不赌气了好不好,你在首都呆的时间不长,我要做课题,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你看到了,沈娴姐很忙,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你,趁着我这两天没事,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好不好?”

    沃琳摇头:“我怕你再抽风,所以,我不相信你。”

    简燧双唇紧抿,直视沃琳的眼睛,沃琳毫不退却地和他对视。

    小样,姐从小被人欺负,就因为敢于对视,这双眼睛吓退了不少小屁孩,难道还怕你不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沃琳的眼睛始终一眨不眨,而简燧的眼睛已经酸涩难忍。

    最终,简燧先败下阵来,闭上眼睛。

    他再不闭眼,眼泪就要给憋出来了,一个大男人,在女人面前流泪,太没面子了。

    等眼睛的酸涩劲消失,简燧睁开眼睛,往后退了两步,邀请:“沃琳姐,我保证,我绝不抽风,绝不会再对你做超出姐弟情分的事,就请你让我尽地主之谊吧。”

    “好,我答应你!”沃琳返回车上坐好。

    有人当向导,可以省很多事,姐又不是傻子。

    看沃琳又坐回了车后座,简燧心里难过,不过没有提出异议,讲解着沿路的景色,说着听来的典故,介绍着当地的民俗和小吃。

    两人逛了一下午,到了晚饭时间,简燧带着沃琳沿路吃当地的小吃,然后接着玩到吃过夜宵,才送沃琳回住处。

    第二天,简燧没有开沈娴的出租车,他带着沃琳挤公交车,坐地铁,打出租车,坐人力三轮车,又整整逛了一天。

    把沃琳送回到加速器厂门口,简燧向沃琳伸出手:“沃琳姐,咱俩认识这么久,还没握过手呢。”

    沃琳微笑:“咱俩已经这么熟了,就不用来握手这个虚套了,我进去了。”

    说完,扭头就走。

    小子,别以为你心里想什么姐不知道。

    看着沃琳背影越来越远,简燧自己的双手紧握,再见,琳姐,我会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