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580章 【岗前培训】 无中生有
    与此同时,东北某山镇一个不显眼的小院,乔丽看见突然冒出来的韩霆,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乔铁杉的脸色也稍微变了变,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笑容如春风般和煦:“呵呵,韩霆来了,怎么没回家陪你爸妈过年,反倒来到这个贫苦寒冷的地方,是不是还放心不下我家丽丽?”

    韩霆能找到这里来,乔铁杉并不觉得奇怪。

    在乔铁杉和乔丽去Z医院的单身宿舍楼宣扬他们是韩霆的岳父和未婚妻之前,是打听过韩霆的情况的,知道韩霆又谈女朋友了,而且还有个女董事长在倒追韩霆。

    这个女董事长就是李亚迪,所以,韩霆能知道他们父女的住址,乔铁杉觉得在情理之中。

    何况,他们父女来这里,是李亚迪一手安排的,外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住处,虽然有本公司的人和他们在一起,不过那几个人说是照顾和协助他们父女的,不如说是监视和看守他们父女的,那几人绝不会向外人透露他们的消息。

    他们父女在这边开拓市场所要干的,是制定计划和全盘合理统筹,和村民接触收购山珍的事,都是由李亚迪派来的人去做,他们父女很少有机会和村民接触,乔丽因为怕辛苦,也不想去村里奔波,所以村民也就不知道他们的住处。

    韩霆面无表情,没理会乔铁杉,眼睛直盯着乔丽,慢慢地一步步朝乔丽走近。

    乔丽一步步往后退,从院里退进了屋里,直到被炕拌得坐在炕沿上,退无可退,乔丽才战战兢兢第问:“韩霆,你要干什么?”

    韩霆并不说话,依然面无表情,可乔丽眼里的恐惧越来越浓,似乎下一秒韩霆就会变身夜叉将她撕得粉碎。

    她和韩霆相爱过,韩霆自小也照顾她很周到,可韩霆发起脾气来也是很可怕。

    而她自己曾经怎么对待过韩霆,她心里明白。

    女儿被韩霆逼到如此地步,乔铁杉却在院里团团转,不敢轻易进屋去,除了开始女儿问韩霆要干什么之外,再没听到屋里发出一丁点声音,乔铁杉的心越揪越紧。

    实在是忍受不了对女儿的担心,乔铁杉对着屋门轻声哀求:“韩霆,事情都是我哄着丽丽做的,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吓丽丽。”

    他的话音刚落,门帘猛地被掀起,韩霆双眼通红,一脸煞气地俯视着乔铁杉。

    乔铁杉不由打了个哆嗦,强撑着胆子问韩霆:“丽丽怎么样了?”

    韩霆侧过身体,示意乔铁杉自己进去看。

    乔铁杉冲进屋里,看见乔丽脸色惨白半躺在炕上,双腿垂下炕沿,看样子是吓晕了。

    “丽丽,丽丽,”乔铁杉喊了乔丽两声,乔丽没有任何反应。

    乔铁杉急得问韩霆,“丽丽没事吧?”

    韩霆没有回应,双手插进兜里,将头扭向一边,看向窗户上贴的窗花。

    乔铁杉松了口气,他了解韩霆的习惯动作,韩霆这个样子,表示乔丽真没事。

    乔铁杉小心翼翼地将乔丽抱到炕上,用被子把乔丽盖好,这才下了炕,对着韩霆的背道:“让丽丽好好休息,有话咱们去隔壁屋说。”

    回答他的,是韩霆的猛然转身,还有紧盯着他的冰冷而满含讥讽的眼神。

    乔铁杉乞求:“再怎么说,你和丽丽是爱过的,还差点有了孩子,你就给丽丽留点活路吧,去医院找你,也是逼不得已,要不是你出手,我和丽丽早已经饿死街头了。”

    韩霆眼里的讥讽更甚,坐在了炕沿上。

    今天正月初一,这个屋子乃至整个院子却找不到多少过年的气氛,窗户上的窗花是旧的,屋门上的对联是旧的,院门上的旧春联还没有撕,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院里没人。

    乔铁杉叹气:“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过的日子,比起以前东躲西藏时也没好到哪里去,几万块钱的年薪,一分钱都拿不到手,衣食无忧,却没有人身自由,我们住在这里,和坐牢没什么区别。”

    “我给你的钱呢?”韩霆突然幽幽开口,如暗夜里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木木然不带丝毫感情。

    然而,就是这样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才让乔铁杉打心底里害怕,他宁肯韩霆发脾气,对着他歇斯底里地怒吼,甚至不顾他是长辈而对他拳脚相加,也不愿听到这种让人浑身血冷的声音。

    “什么钱?”乔铁杉下意识去看乔丽,肚子里打好腹稿卖惨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乔丽还没有醒,不过,脸色比刚才要好一点了,乔铁杉高兴的同时,又有些紧张。

    “就是乔丽流产后,我给乔丽养身体的钱,我是亲手送到了你的手上,还有卖了房子的钱,我妈当时是要给乔丽的,是你说乔丽还小,你来保管我妈就把钱给了你,那些钱哪去了,十万呢,这可不是小数目。”韩霆也看向乔丽。

    看到乔丽的眼睫毛动了动,韩霆心里冷笑。

    “韩霆,你可不能现编胡话啊,你小子那么精明,不可能不知道丽丽流产是假的,以你的脾气,你怎么可能会给丽丽钱养身体,”乔铁杉气得脸色铁青,“还有,你家人怎么可能让你卖掉房子,就是真卖了,也不可能卖十万,你家也不会让你把钱给我。”

    韩霆的声音更冷:“乔丽流产是假的?一切都是你哄着乔丽做的?这么说,乔丽告诉我她在还不知道怀孕的情况下,就因我对他动手而导致她流产,是你教她说的?

    “还有,男人对女人动手,第一次和第一万次没有区别,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和我分手,房子也必须归她,那是我欠她的青春补偿费,这也是你教她说的?”

    “没错,都是我教丽丽说的,那又怎么样,你小子良心让狗吃了,哪怕丽丽用流产骗了你,可丽丽和你那么多年的感情了,到头来你还不是一分钱都舍不得出?”乔铁杉声色俱厉。

    韩霆突然笑起来:“我明白了,是你拿我给乔丽的钱,全都投进了股市,亏了。”

    乔铁杉突然变得歇斯底里:“韩霆,你小子不要血口喷人,你什么时候给了我钱,你那么对丽丽,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反过来污蔑我,你小子是不是人?”

    “我从没说过我是人,”韩霆收起笑容,“尤其是对你这种无中生有,害人害己,连亲生女儿都骗的人,我就是疯狗,是野兽。”

    韩霆看着乔丽:“我当年到底有没有对乔丽动手,乔丽自己清楚,钱我给了,温饱问题我也替你们解决了,仁至义尽,如果你们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干出什么事,你们自己想!”

    扔下这通话,韩霆干脆利索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