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08章【毕业季】 到底是谁说话不算数
    星期五和星期六的晚上,学校都有舞会,天气冷的时候,在防空洞举办,天气暖和了,有时在防空洞,有时在女生宿舍楼前面的篮球场。

    沃琳回到学校时,天还没有黑,篮球场上已经有学生会的人在忙活。

    现在是三月,H城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人们脱下笨重的冬装,穿上轻便的春装。

    爱打扮的女孩子,甚至不顾倒春寒,迫不及待穿上轻薄的夏裙,彰显自己的美丽。

    今天的天气还算好,即使微风吹起有点寒意,也不会感觉特别冷。

    “沃琳,你这两天去哪里了?”迎面碰上罗玲。

    “去玩了呗!”沃琳打哈哈。

    “你去哪儿玩了,也不给我说一声,”罗玲埋怨,“你上次不是说,要是我进了方便面,先给你留十包,结果你自己说话不算数。”

    罗玲宿舍的人都有做点小生意,罗玲卖方便面,学校小卖部的方便面一块二一包,罗玲卖一块钱,有着秦琴和仇敏的老乡关系,沃琳宿舍的人,也被罗玲发展成了客户。

    沃琳有时候懒得去食堂打饭,就泡方便面吃,一包一包的买嫌麻烦,干脆一次多买一点。

    “对不住,你也知道我这人,一提起玩,啥事都忘了。”沃琳赶紧掏钱,正好她饿了。

    “对不住也没用,方便面都被抢光了,我拦都拦不住。”罗玲甩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这到底是谁说话不算数,沃琳心里嘟囔。

    回到宿舍,沃琳二话不说,直接扑倒在床。

    宿舍里只有秦琴在,不用问,仇敏肯定去了图书馆,另一位去会男朋友了。

    仇敏的成绩不好,可永远做出刻苦努力的样子,穿的也非常朴素,学校筛选贫穷学生名额的时间段,她还会穿上打补丁的衣服,每年的贫穷津贴,都有她的份。

    另一位的男朋友,也是沃琳的同班同学,两人已经见了对方的家长,据说都很满意。

    “喂,怎么样?”秦琴凑过来。

    “还算顺利,签了意向书。”沃琳脑袋趴在枕头上,声音闷闷的。

    这一路颠簸,可累坏她了,早没了签意向书的兴奋劲。

    “那就是成了呗。”秦琴的语气里,也没有替沃琳高兴的意思。

    意向书她签了好几次,还不都是白搭。

    沃琳艰难地翻了个身,仰面躺着,问秦琴:“我这两天不在,有没有人问起我去哪儿了?”

    “有哇,”秦琴坐回她自己床沿上看书,“我就说,我又不是你的老妈子,还管你去哪儿。”

    “嗤——”沃琳喷笑,“老妈子,亏你想得出,看书看多了吧你。”

    肚子很饿,可又实在不想动,沃琳哼哼:“请你吃鸡爪,帮我买碗面,四两。”

    书桌有两个抽屉一个柜子,沃琳的书桌有一个抽屉是从来不锁的,放些常用而又不值钱的东西,有毛票也放在这个抽屉里。

    秦琴犯了鸡爪瘾,又生活费告急的时候,就自己在这个抽屉里拿五毛钱去买。

    五毛钱一串,两个鸡爪,学院路晚上的路边摊有卖,吃了鸡爪能让秦琴兴奋一晚上。

    秦琴动作迅速,拿了沃琳的饭盆就出去了。

    学院路早晚有食摊,南北各地的口味都有,沃琳每天的晚饭都在学院路吃。

    食堂的早饭是稀饭馒头包子之类,还算合沃琳的口味。

    中饭只有米饭和炒菜,每个菜里都有辣椒,而沃琳不喜欢吃米饭,自小一沾辣椒就头晕。

    到外面去吃中饭吧,又比学校食堂贵得多,只有将就着在食堂吃一点,或是吃方便面,每天到了中饭时间就盼着时间过快一点,晚饭她好饱餐一顿。

    而且学院路的食摊有个好处,价钱比较灵活,按分量收钱。

    就比如煮面吧,二两面起煮,一块钱,加一两面,加五毛钱,你想吃多少就煮多少。

    外面的饭店只分大中小碗,价钱又贵又不灵活,小碗三块,中碗五块,大碗七块。

    沃琳平时都吃三两面,这会儿实在是太饿了,顾及到自己的胃病,只敢多加一两。

    等缓过劲来,要是还饿,再买点别的东西吃。

    有人敲门,沃琳懒得动:“进来吧。”

    宿舍门是开着的,门上只挂了现下时兴的方便面包装袋做的门帘,外面的人不用特意看,也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敲门代表礼貌。

    是罗玲,端着一个纸箱子,进门就把纸箱子往沃琳的床下塞:“方便面到了,给你半箱。”

    “太好了,不过我玩得身上没钱了,等下个月家教工资发了再给你。”沃琳还是没动。

    身上倒是还有钱,就是不想起身,要不是罗玲敲门,她已进入梦乡。

    罗玲进的方便面都是50包一箱的,半箱就是25包,这是要让她吃到腻的节奏吗。

    而且吃了三年多的方便面,她已经吃腻了,10包已经是她打算到毕业那一天的数量。

    Z城的家教价钱,不分小学中学,英语课一节课五块钱,其他科目一节课四块钱,只教一门课的话,一周两节课,一个月八节,撑死了工资也才40块钱,就得花25块钱买方便面。

    沃琳现在同时做四份家教,一个月至少两百多块钱的收入,家里每个月给她200块钱生活费,开学时一次性给她,说起来,她在学生里算个有钱人了,可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罗玲的动作顿住:“要不你找别人借点钱吧,我要钱急用。”

    沃琳为难:“我找谁借呀,生活补贴也还没有发下来,而且周末本来就是花钱的时候。”

    像秦琴一样,每个月初家里给她寄当月的生活费,月末是秦琴的钱最紧张的时候。

    学校的现金补贴月末才发,现在还不到发钱的时候。

    “十块钱你总有吧,我看中了一条裙子,就差十块钱。”罗玲不死心,降低标准。

    沃琳摇头:“我刚让秦琴帮我去买面了,面钱我还没给呢。”

    秦琴是有名的吃货,每个月家里给的生活费有120块钱,学校每个月还有30斤的饭票补贴,有十八块九的现金补贴,加上她自己同时搞两份家教,可钱还是不够她花。

    每个月才过一半,她就开始借钱借饭票,下个月的月初还,然后月半再借。

    沃琳能穷到借秦琴的钱,可见是真没钱了。

    罗玲叹口气,把箱子又从沃琳的床底下掏出来,一声不吭走了。

    “呃,饿死了。”沃琳翻了个身,面朝墙,恨不得赶紧睡着,就不会饿得那么难受了。

    又有人敲门,沃琳懒洋洋地坐起,盯着门帘根本挡不住的人:“要钱没有,要命有半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