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02章【毕业季】 决定去试一试
    走在路上,沃琳压低声音给秦琴说了她偷听到仇敏的话:“要不你先去试试,她抢了你几个单位了,你也抢她一个。”

    在宿舍说这事,要是门外有耳,防不胜防,露天说,反倒不怕被人偷听。

    “不去,我还是要回本省,离家近,要不你去试试,算是替我出一口气。”

    她们就读的这所大学,在南方H城,以前听说过Z城,据说比H城还靠南,离秦琴的家乡差了五千多里路。

    想起被仇敏抢走的那几个单位,秦琴就恨得牙痒痒。

    那几个单位都是她本省的,仇敏自己不去找,都是她找好后,仇敏去捡现成的果子,还到处向别人说是因为她的成绩不好,怨不得人家单位。

    其中有个中专学校是她最中意的,部队院校,当老师,教她最擅长的英语。

    仇敏拿着成绩单去那家学校,英语成绩比她的还好,那家学校就换成了要仇敏,意向又不是正式合同,她申诉也没人理她。

    她还说了,仇敏的英语成绩全是抄别人的,可人家让她拿证据。

    她上哪儿拿证据去,四年都快结束了,她也不可能拐回头给仇敏摄像呀。

    不管怎么说,成绩单在那儿摆着呢,系里的大红章盖在上头,比她的话有说服力,说来说去她反倒成了遭人嫌弃的小人。

    “那我真去了啊,要是人家医院要了我,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我就只想回本省,其他地方都不考虑。”

    两人到岔路口分手,沃琳去了系里,秦琴直奔图书馆。

    秦琴被抢了意向单位,虽然气,却不是十分着急,实在找不到别的单位,她还可以回老爸工作的单位,以子弟的名额安排工作。

    沃琳家在农村,哥哥已经接她爸的班参加工作,她能上得起大学,可是全靠哥哥嫂嫂供她呢。

    “是有这么回事,人家医院人事科的人说了,只要男生,我说要不就是女生,要不就等下一届了,你们选人请早。”系主任笑得豪爽。

    有核专业的院校,全国没几个院校有,除了H大在地区级城市,其他的不在首都,也在直辖市或省会城市,以Z市医院的级别,也只能问H大要人。

    所以,系主任说这话特有底气,你要人,我说了算。

    读理工的女生虽然少,却不好找工作,他当然要先把女生推销出去了。

    具体Z市医院的情况,系主任让沃琳去找辅导员。

    辅导员更干脆,把去Z市的乘车路线,还有Z市医院的联系方式给了沃琳,就把沃琳打发走了。

    他是一眼都不想看见沃琳,要不是沃琳是从系主任那儿来的,他理都不会理。

    沃琳往宿舍走,刚好秦琴也抱着几本书出图书馆,俩人就相跟着一起回宿舍。

    “你都看多少遍了,看不厌呀。”沃琳随手从秦琴手上拿起一本张爱玲诗集。

    秦琴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吃,家里给她一个月一百块钱的生活费,她几乎全用来吃了,钱不够,就做家教,工资也都吃了。

    再一个爱好就是看书,但从不花钱买,图书馆是她的书库。

    她爱看书,但也不是什么书都看,看的都是些知性读物,给人的感觉这人特有学问,特深沉,特哲理,反正就是和文化人挂钩就是了。

    不过她不说话还好,一张嘴就本性毕露:“要不怎么说我当初头脑发热,选错了科呢,要是学文科,我现在就是一文豪。”

    人都说,爱读书的人,看起来气质就不一样,所谓腹中有书气自华,秦琴广读书的最终效果,都用在吹牛和狡辩上了,一般人都说不过她。

    “行行行,知道你博学多知行了吧?”沃琳不和秦琴耍嘴皮子,告诉秦琴她马上就去Z市,最好周末之前能赶回来。

    “那你赶紧去吧,我保证守口如瓶,给她一个惊喜。”秦琴幸灾乐祸。

    至于那个她是谁,两人心照不宣。

    沃琳一脸不在乎:“你说出去我也不怕,咱们就四个女生,可欣去首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坚决要回家乡,她是老师面前的乖乖女,不可能旷课出去找工作。”

    其实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她说的都是事实,可要是出个万一呢?

    大四也没多要紧的课了,学校支持学生出去找工作,只要你提出要求,学校绝对一路开绿灯。

    除非这个学生恶略到学校怕学生毁了学校的名誉,一般不会卡人。

    秦琴好奇:“辅导员没为难你?”

    她们大二的时候,辅导员刚从大学毕业,意气风发的他,第一次在沃琳班上发展学生会干部,下午放学后把全班人留在教室,不选出干部人选,不准出教室。

    这一举动引起大家的不满,食堂里的菜,中午份量还行,晚上做的可就没那么多了,天气热,省得剩下了坏掉。

    等定出人选来,菜渣子都不剩了。

    和学校连通的研究所那条路,到了晚饭时间有不少人摆摊子,味道好花样多,可也贵呀,煮一碗面条的钱,够在食堂吃一天了。

    辅导员不止让同学们必须选人选,还指定了必须选某个同学,说这是任务,谁要是不选,或选别的同学,就要扣综合评分。

    迫于这个压力,有的同学听话乖乖选了那个同学,有和那个同学不对付的,就是不选,年轻气盛的学生,和同样年轻气盛的辅导员,就这么杠上了。

    沃琳也是不服气的一个,但别人虽不乐意,却没有离开,沃琳是起身就走。

    辅导员个小腿短,一个人和十几人对抗,想堵沃琳硬是差了一步。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沃琳这一开头,没几分钟,教室就剩下一半人不到。

    后来系里调查这事,沃琳实话实说:“我饿得时间长了就胃疼,这个班里很多人都晓得,医生说要吃饭定时定量,否则胃出血就麻烦了,要是换个时间,我不会冲动。”

    不用找班里其他人问,系书记自己就给沃琳作证,是她亲自带沃琳去市第一医院找熟人看的,她也用医生的话叮咛过沃琳几次。

    这事不了了之,但辅导员自那之后就没给沃琳过好脸色,不过再也没有强迫过学生,反倒和同学们称兄道弟,无比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