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03章【毕业季】 去医院应聘
    “没为难,”沃琳撇嘴,“我先去的系主任那里,他为难我,不是给他自己找不自在吗。”

    “那倒也是,”秦琴想得比沃琳要多,“你说辅导员会不会告诉其他人,比如,男生?”

    她这是被仇敏坑苦了,想事情先想到阴暗面。

    沃琳心里咯噔一下:“哎哟,这可难说。”

    脚下加速,先是小跑,越跑越快,急匆匆回宿舍拿了钱,一点没耽搁,直奔汽车站。

    系主任先压着消息没告诉男生,不代表男生没有途径知道这消息,她得抢个先。

    实在因为她是女生,抢不过男生,她也没办法,总得试一试。

    出了学院路就是汽车站,沃琳买车票的时候,还不时左看右看,看有没有本班其他人。

    直到坐上去往Z市的大巴车,她的心才放进了肚子里。

    Z市离H市四百多里路,路况也不是很好,沃琳早上十点多上车,下午五点多才到Z市。

    等沃琳找到地区人民医院,天已经黑了,人事科也早已下班。

    人生地不熟,她站在医院门口,脑子一片迷茫,不知该到哪里去。

    为了赶车,中饭她就没吃,现在已是晚饭时间,她竟然没觉得饿。

    她出学校时,把上个月的全部家教工资带在了身上,总共二百二十块钱。

    坐大巴花了45,坐摩托车花了3块,她还不知在这里要呆几天,所以也不敢住宾馆,就在医院门口找了家小旅店住下。

    柜台上服务员报价:“三人间5块,双人间10块,单人间15。”

    沃琳狠狠心,要了单人间。

    她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方言也听着费劲,和别人住一间的话,真不知该怎么应对。

    医院周边的小旅馆,基本都是病人和家属住的。

    看着那些病蔫蔫的,甚至缺胳膊断腿,五官奇怪的人,她觉着瘆的慌。

    还是住单间吧,虽然贵,最起码心里好受些。

    她身上的钱,减去回学校要花的四十八,还有124。

    今天星期三,如果明天办事顺利,她只需要住一晚,如果不顺利,说不定要住3晚。

    三天就是住宿费45块钱,还能剩79块钱。

    她还要吃饭喝水,79块钱,省着花,兴许回到学校还能有节余。

    领了钥匙,按照服务员说的,来到三楼房间,门一打开,沃琳傻眼。

    确实是单人间,因为房间只有一张床,可也仅仅是一张床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桌椅,没有衣柜,没有脸盆,没有毛巾,更没有卫生间。

    没有就没有吧,反正她也没有带行李,有张床能睡觉就行,等下出去买毛巾和牙刷牙膏。

    开旅馆的,总不至于没有水吧,公共卫生间总得有一个吧,只要梳洗整齐能见人就行。

    检查了下门窗,还好,窗户关得住,窗玻璃也不少一块,门插关也是好的。

    虽然墙壁隔音太差,隔壁说话她听得清清楚楚,最起码视线是隔开的,而且她也听不懂人家说什么,就当没听见。

    沃琳松了一口气,把门窗关好,坐在床上休息。

    凑近被子闻了闻,有阳光的味道,看来被子今天晒过。

    身体一放松,就有点犯困,沃琳拉开被子钻进去,先休息一下,等下再出去吃饭。

    不管饿不饿,饭还是要吃的,否则胃疼起来不舒服。

    想着明天可能遇到的情况,不知不觉睡着了,外面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把她吵醒。

    沃琳第二天醒来,已是早上九点多钟。

    在旅馆对面的杂货店买了简易洗漱用具,回旅馆在厕所随便梳洗了一下,来不及吃早饭,先赶去了医院人事科。

    人事科长盯着她,好像要在她身上看个窟窿,老半天,才悠悠吐出一句话:“你们系主任还真是说话算数,说只给女生,真就来了个女生,我就不信你们系没有男生了。”

    沃琳讪笑:“我们系每一届只有一个班,每个班三十个人,我们班是历届女生最多的,也只有四个女生,班上怎么会没有男生。”

    人事科长的眼睛像刀子:“能考上大学的没有蠢子,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这话一点都不客气,摆明了嫌弃沃琳是个女生。

    沃琳不知道这话怎么接,也不敢得罪对方,站着没吭声。

    “我们医院是地区级医院,想来我们医院的人不少,所以我们对应聘的人有要求,男生要求一米七以上,女生要求一米六以上,不说各个要漂亮帅气吧,至少要五官端正。”

    人事科长问沃琳:“你有多高?”

    “一米六二。”沃琳老实回答。

    心里庆幸,自己的个子还不算低。

    “嗯,”人事科长的语气,变成了公式化,“医院以医务人员为重,工程师属于后勤人员,工资可能还没有护士高,你如果真要来我们医院,就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这个问题是关键,不能马虎,沃琳问人事科长:“请问护士一个月工资是多少?”

    科长给沃琳普及知识:“工资按国家统一规定,才参加工作的人肯定没多少,收入主要靠绩效,按资历和职称来的,一两百的有,三四百的也有,六百封顶。”

    说到底,也没有说护士具体的工资和绩效是多少,就一个意思,你还没有资格争工资。

    然后他又说起了生活待遇:“单身住宿舍,同宿舍的人,肯定没有学生宿舍多,结婚后就分房,三室两厅,我们医院的福利还是很好的,别的单位结婚几年都不一定有房分。”

    沃琳对这方面没有经验,她自己找工作,只是不愿去山沟沟里,或是很偏远的郊区工作。

    按她的综合成绩,她要是服从工作分配的话,只能去这种地方。

    她曾经请教过其他学生,也基本没谁有这方面的经验。

    他们是第一批可以双向选择的学生,大多学生的思维习惯,还是等着学校分配,很少有人去了解自己找工作的事。

    沃琳自己来自农村,爸爸是单位工作人员,可单位所处的地方还是在农村,职工家属也基本是附近村里的,上班住宿舍,休息时间回农村的家,不存在分不分房的问题。

    所以人事科长这一通说,沃琳心里基本没什么触动,她只关心人家会不会和她签意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