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震痛随笔 > 第0015章【毕业季】 赚钱是为了找工作
    张可欣这一觉睡到半下午,起来就喊饿,这个时间研究所路已经有食摊摆起,秦琴去给张可欣买蛋炒饭。

    “哎,肖刚回来了你知道吗?”张可欣趴在床上不动窝,嘴巴却不闲着,八卦心起。

    “知道,昨晚还见着他了呢,他变化挺大。”沃琳摆弄着笔记,整理今天要上的家教课。

    今天的课倒也简单,先是下午五点去古筝培训班接一个小学五年级小女孩放学,将小女孩送回家,然后陪伴小女孩到晚上七点钟,随便干点什么都行,重点是陪伴。

    家长对沃琳的要求是,和小女孩多说话,小女孩可以跟着沃琳学普通话。

    即使国家普及普通话教育,可本地方言口音比较重,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而小女孩的家长给她规划的路线,将来是要走艺术道路的,越早学会说普通话越好。

    陪伴小女孩的这两个小时内,沃琳会用家长储备的食材做晚饭,把她和小女孩喂饱。

    说实话,沃琳虽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女孩,父母和哥哥并没有特别宠溺她,可毕竟她也是最小的,又一直在上学,干活的时间不长,做饭手艺还真不咋地。

    而且南北口味相差太大,开始时她做的晚饭别说小女孩不爱吃,就是她自己都没有胃口。

    慢慢的时间长了,在小女孩纸上谈兵的指点下,一年多下来,沃琳也学会了做几样菜,两人一通乱折腾下,勉强饿不着自己,家长七点钟回到家,也会带回吃的,到时再做补充。

    沃琳从小女孩家出发,七点半到达另外一家教物理,时间也是两个小时。

    第二家除了自家的孩子外,也让同事的孩子一起来听课,两个女孩也是一个班的同学。

    同时教两个孩子,也就能收两份钱,每次这家的家长都是月头提前把工资给沃琳,一节课四块钱,两个小时算两节课,一周上两次课,一个月就是128块钱。

    H市家教的文化课价钱,英语一节课五块,其他课都是一节四块钱,不分小学还是中学。

    每次这位家长都会多给,说是交通费,有时因为解答孩子的问题推迟下课,家长还会开车送沃琳回学校,也算省了沃琳一笔开支。

    第一家的家长不会额外给钱,不过学费是按英语课的价钱,周末固定两天去接送小女孩,晚饭也不用自己花钱,有时周内家长实在忙不过来,也会打电话拜托沃琳去接送小女孩,都是给沃琳算了钱的。

    电话打到宿舍楼宿管那里,沃琳下午下课后从不乱跑,都会呆到宿舍,以备应急。

    每个月只这两份家教就有两到三百块钱(认真算应该是三份),加上家里给的生活费,沃琳花起钱来也算宽裕。

    还有一份不算家教的家教,是陪孩子玩,是个今年上初一的学生,沃琳是偶尔认识的那个初中生的家长,有时家长出差,会把孩子送过来和沃琳一块住。

    不用沃琳和孩子挤在一张床上,沃琳对面本系大二女生宿舍有空床,家长和系里覃教授关系好,覃教授安排孩子住在对面。

    那孩子住在H大期间正常上学放学,只不过放学不回家,而是回H大,沃琳负责她的功课辅导。

    “哎,那你们都说了什么?”张可欣继续八卦。

    “我说我和他单独呆了半个小时,只说了两句话,你信吗?”

    “不信,你以前在他面前可能说了,这次好不容易见面,怎么可能只说两句话。”

    “以前我能说,是为了能让他多关注我,现在还有这个必要吗?”

    “你真的放弃了呀,你那么喜欢他,他也长得真好看,每回他来我都喜欢看他。”

    “现在的他你还喜欢看吗,黑不溜秋的,”沃琳笑着摇头,“以前他是白马王子,现在成黑马了,还是不是王子,那可就说不准了。”

    张可欣沉吟:“以前的他真好看,现在的他虽然没有以前好看,不过多了男人味儿。”

    “什么味儿,汗臭味儿?”沃琳嘲讽,“以前的他是神仙,在天上飘,现在掉到了地上,扎扎实实的,对他来说倒是好事。”

    “你不也从天上掉地上了吗,以前的你全是幻想,现在一脑门都写着赚钱,”张可欣说的很认真,“我倒觉得现在的你俩,更配。”

    “我赚钱是为了找工作,他找工作是为了赚钱,怎么能一样。”

    H大的学生,比起别的学校来,不用为生活费发愁,学校每个月有饭票和现金补贴,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还是够用了,不过这是在毕业后服从分配的基础上。

    如果你要自己找工作,就要把钱还给学校,工作单位在内陆,得给学校交5000块钱,要是你的单位在沿海,就得交7000,否则学校不给你发派遣证,你无法到单位去报到。

    5000块钱对普通学生来说,是一笔大数目。

    哥嫂能供她读大学已经不容易了,沃琳不想因为找工作的事再拖累哥嫂,这5000块钱她得自己想办法。

    说起钱,沃琳看看手表,拿起笔记本就走:“再跟你瞎扯就得迟到了。”

    “喂,我听肖刚的意思,是想跟你再续前缘。”张可欣对着门口沃琳的背影喊。

    她敢对天发誓,她亲自和肖刚八卦过,肖刚话里的意思,绝对就是这个意思。

    沃琳脚步都没停一下,要是再耽搁下去,可就真要断了她的钱源了。

    小女孩学古筝学得很辛苦,每次都喊手痛,脾气也越来越大,跟家长闹了几次要放弃,也几次赶沃琳走,说是她不学了,不再用沃琳接送。

    要是今天接小女孩迟到,想说安抚的话都没有底气,这份家教还真有可能丢掉。

    出宿舍楼碰到常桦和成泽浩在打篮球,沃琳要了常桦的自行车钥匙,急匆匆去男生宿舍楼推自行车。

    H大租自行车一天三块钱,常桦早上有家教课,他用完自行车不急着还,要是有谁要用的话,大家平摊租金,他也能省些租金。

    做一次家教才赚八块,租金就去掉三块,怎么着都划不来,可不租自行车又不行,坐公交车没有自己骑自行车穿街钻巷方便省时。

    若是以往,沃琳会早点出发,步行去培训学校,没有谈恋爱,周末她有的是自由时间,沿途还可以拐进卖小玩意的店子里,就是不买,看一看也是一种享受。

    骑自行车紧赶慢赶,正好五点钟赶到培训学校,小女孩已经站在门口等了。

    “婷婷,提前放学了?”沃琳去门房签字,领小女孩出来。

    “嘿嘿,老师手疼,我出来有半个多小时了。”白雅婷,也就是小女孩,有些幸灾乐祸。

    沃琳好笑:“这也值得你高兴,明天你不还得来上课。”